第三十七章 破碎的记忆苏醒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6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在病床了躺了三天三夜后,才慢慢的苏醒。昏迷的期间,我的脑海里一直闪现着零碎的画面,都是关于我和一个男人之间的甜蜜,伤心,背叛,哭泣我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脸,都是模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朦胧,我想要努力看清,可是我的眼睛就是被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雾霾,我分不清那只是梦境还是来自于我的记忆深处,我一直感觉我的大脑很空洞,特别是最近,感觉自己的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好像被抽离了什么一样,我偶尔会发呆想象,我是不是失去了什么,但是我自己却不知道呢,我是不是得了人格分裂症,我在网上查找心理测速,结果显然,我很正常,不应该会有这样的情况,我很苦恼,我想知道这一切,但是生活的相安无事,找不到任何有关记忆的破绽。

我能感觉到那个男人身上的气息,我对他的感觉好熟悉,好像就是我身边的某个人,我很爱他,我爱他我感受不到他的爱,我痛苦的挣扎着,我的心如针般的刺痛,我一直陷在梦境里面不愿意出来。

我在梦境里的爱恨情仇的感受,都在现实中痛苦的表现出来了,我用力的呼吸着氧气管道里面给予我呼吸的氧气,眉头紧皱着,眼角的泪水就没有停止过。

在现实生活中,爸爸妈妈站在床前,看着我在痛苦的挣扎着,他们却无能为力,他们一直在尽力的呵护着我,守护着我,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种坏结果的一步,断绝了我的一切,封锁了我所有有关失去那五年的一切,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弄人,一切不希望发生的事情,都会如同戏剧般的产生,将你的那一点点的勇气和意念彻底击碎。

妈妈几乎是要昏厥的依靠在爸爸的怀里,爸爸搂着妈妈的肩膀的那个手用力的握着,似乎是握着那仅存的一丝丝的残念安全感,看着主治医生的助手,一遍遍的进出我的病房,在病例本上记录着我的生命轨迹,护士也是一直进进出出,帮我换挂的药水,药水的颜色也是越来越深,瓶子越来越小,换得速度越来越频繁。帮我测血压、测体温、抽血化验,一堆人围着我,用着他们的职责手段将我从梦里拉回现实,而我却在梦境里面苦苦的挣扎,不愿意轻易放弃。

之前我低血糖晕倒,把我按在医院三天的孙医生走进来了。一脸的疲惫,他刚刚给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儿做了一个心脏的手术,是一个大手术,做了有十八个小时。可是他下手术台片刻没有休息,就急匆匆的赶到我这里了,从上次来看,我爸爸应该是和他是老相识了。

他看了我爸妈一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便走到我的床边,拿下他挂在脖子上的听筒,在我的心脏部位,仔细的查病因了。爸爸一脸的羞愧的看着孙医生,他答应孙医生会好好照顾我的,结果还是让我步入的痛苦折磨的边境。

孙医生大概的看了一下我的状况,就把爸妈喊道办公室里,坐下谈话了,我目前是昏迷,没有人暂时在,也没多大的关系,仪器表上面的指示在医生办公室都可以看得到。

爸爸坐在孙医生对面的凳子上面,一副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等着爸爸训斥。妈妈还是一直留着眼泪,整个人瘫在椅子上面,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脸色,好久没有喝水的嘴唇,竟开裂的有些许的血丝溢出来。孙医生坐在他的椅子上,不停的叹着气,按着太阳穴。

孙医生:“你们还记得你们当时跟我说了什么,我才同意做了这个手术的。”孙医生的口气虽然看似平静,可是内心的怒火已经被这个紧张的气氛表现的淋漓尽致。

爸爸:“孙叔叔,您说的我们都记得,只是这个情况突然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真的很不知道。”

孙医生:“小赵啊,为了这颗心脏,你们付出了多少你们的心里应该知道,我救她是出于我医生的职责,你们究竟是怎么搞得啊。”孙医生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是愤怒的拍着桌子说出来了。当年为了能够找到鲜活的心脏给我换上,我爸可是给那个脑科那个下了病危通知的孩子,跪了一天,抱着人家父母的大腿求了三天,人家才心软的,也为了补偿人家,将自己经营20年的一个小店铺给人家了,要不然哪会轻易的答应呀。

妈妈:“孙叔叔,咱们的交情不是一年两年了,求你救救我的女儿啊,她已经受过一次苦了。”妈妈说着说着,从椅子上起来,一下子跪在孙医生的面前,苦苦哀求着他。妈妈虽然经常损我、骂我,好像很嫌弃我的样子,其实她爱我胜过天下所有的一切,包括她自己,当年如果再找不到适合的心脏,她就准备自己死,换我生。

孙医生立刻扶起妈妈,无奈的说道:“算了,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等她苏醒了以后再说吧。”

爸爸:“什么时候能够苏醒呀?我为什么她其实是醒着的,只不过是被什么牵绊住了。”

孙医生:“是啊,她现在在自己的记忆轮回里面呢,我刚刚看了一下化验单子,自己也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心脏的情况还好,应该是急火攻心导致的昏迷,被什么刺激到了,导致大脑出现记忆画面。”孙医生了一口桌上泡的浓缩咖啡,依然用力的按着他的太阳穴,太阳穴被按得通红,也没有缓解他的疲劳。

妈妈:“她出去后我们一直努力的随着她的性子,让她活得开心,从来没有给她过什么负担,这个刺激是从何而来啊。”妈妈急得除了哭就是哭,脑海里面一直回想着,我身边究竟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会刺激到我。因为我的日子真的是过的幸福甜蜜,一直相安无事,实在是让他们想不到,我会有什么不满,我怎么会受到折磨大的刺激呢。

孙医生:“我的想法是,应该是那个男人,是不是她见过那个男人。”孙医生提示我爸妈。

爸爸:“可是我们都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呀,也没有听过她回来说啊,最近见了什么陌生人那。”爸爸努力的回想着,我最近在家跟他们说的,在外面玩工作所发生的趣事,的确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这件事情呀。

孙医生:“孩子大了,总有一些事情不会跟父母说的,你们自己掂量这件事情吧,要么彻底决断,要么就是告诉她真相,这个事情处理不好,总会有一天会夺走他的命的。”孙医生语重心长的说道,说完满眼的忧伤。世间唯有情可以让人生让人死,心疼我这个孩子,用情至深。

妈妈:“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忘不掉啊,这个男人为何阴魂不散啊,我可怜的女儿啊,被他害的还不够惨吗。”

爸爸:“你冷静一点吧,等女儿醒来,我们就坦白的说了吧,孙叔叔说的没错,这是个炸弹,我们要谨慎处理,我记得我曾经拿过他的名片,我回去找出来,约他谈谈。”爸爸还算是比较理智的,只是妈妈还没有从我这种病态的伤痛中走出来。

孙医生:“这件事情你们回去好好商量吧,我这儿医病不医心,小赵啊,人生苦短,有些事情坦然面对比较好,藏着掖着,总有一天会被知道,到时候的伤害会更加大的。”孙医生拍拍我爸爸的肩膀,如同一个父亲对儿子的那些人生哲理忠告一样,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白大褂,挂在衣架上,回家了。

孙医生本来是今天休息的,只是这个大手术来的突然,就像当年的我一样,孙医生果断的放弃了难得休息,赶过来做手术了,因为,命太脆弱,年轻太可贵,大家都希望能够有个圆满的结局。

爸爸点点头,对孙医生说了一句谢谢,便又回到了病房,病床上的我紧闭着眼睛,排斥着外面的一切,只沦陷在自己的世界里。

妈妈:“她真的要想起从前的一切吗,我好害怕她会支撑不住。”妈妈依偎在爸爸的怀里。

爸爸:“不怕,我相信女儿,她一定会挺过来的,不要怕,我们要相信她,她一直是不屈不挠,有困难从来不逃避的,就像五年前一样,凭着自己的意念让自己挨过来了。如今也会一样的。”爸爸安慰着怀里已经哭不动的妈妈,对,爸爸他相信我,他一直很相信我。

妈妈:“恩,吉人自有天相,咱们家的小笔笔,一直是心善向佛,这一次也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妈妈似乎放宽心了,冷静下来。

不过就一会儿,妈妈像突然想起什么来,在病房里找着东西,翻遍了我所有的衣服的口袋,还有包包。

爸爸:“你在找什么?”爸爸跟在妈妈的后面也一起帮忙翻着,虽然他不知道妈妈在寻找些什么。

妈妈:“我们家小宝贝儿的手机呢,我记得宝贝儿是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手机之后,才晕倒的,肯定是手机上面有了什么东西刺激到她了,她的手机呢。”妈妈把我所有的东西翻了个地儿朝天,也没有找到我的手机。

爸爸:“是不是落在饭店了,我现在回去找一下,你在这里一定要冷静啊,不许冲动,有什么事情找医生找护士啊。”爸爸关照着妈妈,女人嘛在这种危机时刻总是容易感性,不受控制的。

爸爸一出门打了的车,就急匆匆的赶到那家泰国餐厅,不知道手机还在不在,找回来的希望大不大,妈妈说的很有道理,肯定是手机里面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了,现在一定要找到手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