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大叔噩耗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2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们懂得,一大家子坐着,吃着饭,那个聊得话题就是学业、工作和对象,其他的无话可说。特别是老妈这个话唠和事婆儿,尽瞎扯那些有的没有的东西。居然让老板叔叔在公司多多留意,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男孩子介绍给我,有没有搞错啊,现在是婚姻自由,恋爱自由,干嘛要别人介绍呀。而且我还小呢,这事儿根本不用着急。

我翻了老妈无数次白眼,她是直接无视我,眼珠子都要翻出来了,我就换咳嗽话题打岔,终于她在我的肺快要咳炸的那一刻,缓过神来,我要表达的意思,很可怜的朱姝成了我的替罪羊。老妈意识到,一直说我,已经把我说的不高兴了,就立刻把话题转到朱姝身上,朱姝那一脸的无奈,我心里的那个狂笑啊。

更好笑的是,朱姝的爸妈还跟着老妈一起起哄,说让老爸老妈看见好的赶紧介绍一下,她也老大不小的了,到现在还从来没有看过她带对象回去呢。我是一边狂笑,一边感叹啊,这社会经济现代化科技是往前面前进,这人的思想怎么退后了,才成年多少年呀,就这么着急了,深怕我们嫁不出,也不用这样吧,本来大叔的事情就让我心情很不好了,现在搞得更加不好了,面对一桌子的美食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了,我放下了碗筷,看着那盘水晶虾仁发呆。

朱姝:“发什么呆呀,赶紧吃完了,赶紧撤。”朱姝用胳膊肘子推了我一下,小声的对我说着,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给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说不通他们,我们还躲不起么,耳不听眼不见心不烦。

我夹着一个鸡大腿以最快的速度啃完,准备嘴一擦就要溜之大吉,国际惯例呀,每次这种聚餐都是和朱姝吃到一半就跑了,然后玩累了,随便睡到谁家去。大人的世界小孩永远都不懂,而且我也不想懂。

朱姝妈妈:“哎呦,小笔笔你慢点吃,别噎着了。”朱姝的妈妈看见我狼吞虎咽的在干掉一个鸡腿,连忙关心的对我说道。没错,朱姝的性格随她的妈妈,心地善良、性子安静。说道这,我就说一下朱姝的名字含义吧,她的爸爸姓朱,喏,就是我对面那个秃顶男人,长相不错丑,只是做了几年的生意,就谢顶了,从前茂密乌黑的头发就跟他说拜拜了,他现在正举着杯子跟我爸干杯呢,两酒鬼弄一块儿去了,估计这个吃到人家餐厅打烊,他们还得继续。接着收,然后朱姝是个女孩,所以取了姝(shu)这个字,意思就一目了然了吧。他爸妈还有点水平呢,名字有着不一样的含义。

但是我问我爸妈,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哇,我妈直接给我来一句啊,新华字典上面随便翻的,看哪个字顺眼就选了哪个字。苍天呐,你们还能够再草率点吗,不求你们像我一个初中同学的父母,取个名字招人算生辰八字、五行八卦什么的样子,好歹你也有个美好的寓意呀。我现在真的是信了,我是你们充话费送的,我先去厕所难过儿会儿。

好了,我从厕所出来了,现在我要开始恢复正常人的模式,回应朱姝妈妈对我的关心了。

我:“谢谢阿姨,没事的,江湖人士,就是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用面纸擦擦嘴上的红烧鸡腿的酱油汁,嘴巴里面还没有嚼完,含糊不清的说道。

朱姝妈妈:“对了,小笔笔,你上次伤着了的那个同事现在都好了吧,她没有事后来找你麻烦吧。”朱姝妈妈怎么突然扯到这个事情上来了呀,我以为大家都忘了这件事情了呢,毕竟过了有几个月了,我妈一开始还天天在家跟我唠叨呢,只是唠叨没有骂我,自从我上次晕倒后,我发现老妈不骂我了,唠叨是她的病,一天不啰嗦浑身难受的。现在老妈是只字不提,估计是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因为我长这么大,闯祸的大大小小的祸,三天三夜说不完,marry这个还不算是闯祸闯的最严重的一个。

老妈:“小茵,那个事情早就处理好了,这个事情既然过去就不要提了嘛,这丫头整天闯祸,管都管不住。”老妈抢了我的话头,我刚准备张嘴说些什么,老妈迅速的替我回答了,到最后还不忘损我一句,算了我也是习惯了。

朱姝妈妈:“哦,不要生气啊,我只是问问,就是之前我看到小笔笔和那个同事送我家姑娘回来的,我以为是什么事情的呢,所以今天就问了一下。”朱姝妈妈有点尴尬的说道,不管谁说,都会觉得有点尴尬的,毕竟这算是一个人家的伤处吧,有些人还挺计较的,老妈总说传出去我的名声会不好什么的,但是我从来不在乎这些东西,好不好是要人与人相处了之后才会知道,只会道听途说的人,这种朋友不交也罢。

老妈:“那个marry还找过你啊,你爸爸事情不是都已经谈拢了吗,老杜那边也说好了呀,她找你干嘛呀。”老妈对这个话题有兴趣了,因为很怕marry会来讹诈我家钱呀,老妈你真的是井底之蛙啊,如果告诉你marry家是干嘛的,你估计会让我去抱人家大腿。

沈美正:“那天正好我和我家老杜宝贝去玩,遇到笔笔,然后又遇到了marry。”沈美正也抢了我的话,怎么都抢我的话了,还让不让我说话,我这一口气堵着好难受啊。虽说沈美正也是好心帮我解释,但是我可以自己说啊,不要抢我的话说,让我说话说话。

我:“是啊是啊,然后就一起玩了,玩过了就顺路把朱朱送回家咯。”我立刻接着沈美正的话说下去,绝对不要把话再咽回去,嗓子快爆炸了。

老妈听了我们两个这个话,才安心的点点头,继续她的没营养的话题了,我依旧是以一个白眼给她。这三个女人还是沈美正最有气质修养,一直是,要么低着头很文雅的吃着饭,要么就是静静的坐着,看着老妈和朱姝的妈妈两个人说的唾沫满天飞,时不时的还会笑一笑回应她们。

我吃的差不多了,为了延续我吃饭只吃七成饱,要随时保持饥饿感,既可以享有吃货的美名,还可以很养身。我拿起衣服和包包准备和朱姝出去玩了,要是小屁孩再大了8岁以上,我可能就会考虑带着他一起,可是他太小了,尽管聪明,但是毕竟那个代购在这里呢,小孩子的思想还是跟我们这种小年轻很大的,不要带过去给自己徒增麻烦。小屁孩儿拜拜咯,姐姐不带你玩了。结果小屁孩儿沉浸在老板叔叔的手机游戏的海洋里面,根本没空搭理我们。

朱姝先站起来,走到桌子边上等我出来,我们做的是大圆桌,我是坐在最里面的,出来的话要经过朱姝和老妈还有老爸,老妈关照我别吓跑,还关照朱姝要照顾好我,有没有搞错,这大晚上的有什么情况,应该是我保护她才对呀,还是老爸好,就对我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就没有,老爸不啰嗦,成熟稳重。

我还没有完全离开座位,抓在手上的手机就咿咿呀呀的响了起来,震动的我的手都麻了,让我猜一猜,最起码有五条信息。我把手机解锁一看,果不其然是6条信息,都是marry发过来的,marry终于给我来信息了,是不是大叔那边的有什么情况了,我立刻点开信息。

信息的内容是一句话一条:“笔笔,我好无助,哥哥插着氧气管的样子我好害怕。”“你说哥哥会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医生说哥哥的情况非常不好。”“他得癌症了。”“不知道能够活多久。”

我看着这一连串的短信,眼睛的泪水夺眶而出,大叔大叔,你要离开我了吗,你要彻底离开我了吗,我的双手颤抖着,双腿发软,我想给marry回信息问题的情况,可是我的大脑早就被着突如其来的消息冲昏,只有慢慢的悲伤、疼痛。

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伤心,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大叔你要彻底断了我的念想吗,大叔可以不爱我请不要阻止我爱你,大叔你问问你的心,你的心究竟有没有我,脑海里一直蹦出这样的话语了,我何时对大叔永清如此之深了,我的头好疼,我的心好疼,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话,这绝对不是我大脑所控制的,它像来自于某些地方,在我的脑海里面放映着,还有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这些画面我和大叔的三次见面里面都没有的,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周围的嘈杂声的刺激感一点一点的被我大脑屏蔽,我隐隐的感受着,我的胸膛被某双宽厚的手,有节奏的按着。

渐渐的我什么都感受不到,看不见了。因为晕过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