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插曲:沈美正的挣扎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43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美正在家里大闹了几天,摔了家里能摔的所有的杯子、瓷器,不吃也不喝,只是哭着喊着反抗着,她父亲的意思丝毫没有动摇,这个婚必须结,母亲无能为力,只能在沈美正和沈美正父亲之间调和着,用尽她所有的柔情在旁边尽力的抚慰着沈美正。

沈美正现在被父亲锁在房间里面,不得出门,因为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沈美正她跑出家门,企图自己撞车自杀,他们就是这一个宝贝女儿啊,虽然现在是自由婚姻恋爱,可是他们不得不还了当年那个恩情呀。

当年还是沈美正爷爷的时候,也是商战上的一名老将,可惜啊遇人不淑,小人栽赃陷害,一家人男人都被抓去审问,女人只能在家哭泣的份儿,生意上面的事情,哪个女人能懂。那个时候高俊熙的爷爷还算是沈美正家里的商场敌手,但是爷爷说,做人要光明磊落,赚该赚钱的钱,他竟然亲自去帮沈美正的爷爷打理公司,还帮忙找好的律师,交代警察好好的查查此案,他们家这才沉冤得雪。

两家人从此为至亲好友,两家公司也成为合作公司,可惜沈美正的爷爷命苦,没有几年便离世了,高俊熙的爷爷将公司暂时归为他的名下,便与沈美正的爷爷定下类这门亲事,倘若是两男或者是两女,便认作干兄弟、干姐妹;倘若是一男一女便结为夫妻,到时候再将那个公司分离出来。

沈美正的爸爸为什么会同意呢,很简单,谁不爱钱的,虽然他对生意上面不精通,但是他知道,高俊熙他们一定也会帮忙打理公司的,这样他也算是一个白白得来上市公司的老板呀,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同意的。沈美正的妈妈呢,当然是听老公的话了,性格恬静娴熟,虽是爱女儿,但在老公的威仪之下,还是得帮着老公劝诫女儿,而且高俊熙家里条件优越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呢,高俊熙的学历又高,又懂礼貌有教养,怎么看都是完美女婿,即使没有这样的婚约,作为父母还是非常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家,想一辈子的福,连同家人一起,不知道比那些自命不凡的穷酸人强多少。

而在沈美正的心里,再帅再有钱又怎么样,不是自己爱的,自己是连正眼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她与郑伟两个人在一起已经两年了,从未吵过架,一直恩爱未减,现在竟然平白无故多出来一个什么娃娃亲,她怎么可能会接受,她会反抗到底,即使是要她的命,她也绝对不会屈服于那个所谓的契约,现在是婚姻自由,她的未来她自己做主。

沈美正:“妈,求你放我出去吧,妈”沈美正虚弱的敲着门,喉咙已经被喊的沙哑,她已经苦苦哀求了很久,只是门外的妈妈只有陪着她哭,爸爸照常上班下班,根本不管她,让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在父亲面前竟然比不上金钱、权利、地位,真是她心寒。

沈美正妈妈:“美美,你就同意吧,爸爸不会改变注意的。”妈妈在门外对着里面的沈美正心疼的劝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沈美正:“妈,我不会同意的,除了我死了,我都不会同意的。”沈美正倔强的撑着,惨白的脸蛋,让她说了几句话,便喘的不行,长大嘴巴大口喘着气。

沈美正妈妈:“美美,我的宝贝,你就不要在倔强,为难我们了好吗,你就替我们的下半辈子考虑考虑吧。”沈美正的妈妈,敲着门,眼泪已经不足以表达她内心的那份伤了。

沈美正:“妈,你们为我下半辈子考虑了吗,你们考虑了吗,你们不知道我和郑伟的感情么,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人吗?你们为我考虑了吗?”

沈美正妈妈:“美美,妈就对你实说了吧,你爸爸之前的投资亏了,现在欠了一大笔债,就等着你这几百万的礼钱呢。”沈美正的妈妈说完后,那个叹气声弥漫着整个曾经和睦欢笑的家里,讽刺着曾经以为永远会拥有的幸福。

沈美正:“哈哈哈哈哈,原来我在你们眼里只是筹码,你们这跟把我卖了有什么区别,哈哈哈,我亲爱的父母,你们竟是对我如此的疼爱。”沈美正发狂的笑着,一字一字的戳着沈美正妈妈的心,因为钱,他们的家竟变成这样。

沈美正妈妈:“美美,爸爸妈妈对你好吗,爱你吗,是不是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你扪心问问,你真的愿意看着我们这个家支离破碎吗,真的愿意看着爸爸去牢里待几年,让我们一家从此后再也无法在人前抬起头么?”

沈美正听着妈妈的话,哭泣声小了下去,她把她妈妈的话听进去了,是的,爸爸妈妈一直把她当做宝贝,她要什么,爸爸从未拒绝过,她也隐隐的感觉到,父亲回来的越来越迟,眉头的皱纹也越来越深,烟草的味道也在家里弥漫着,味道越来越重。

只是,她的感情怎么能就这么轻易舍弃呢,她如何割舍这些年对郑伟的海誓山盟。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誓言总是能轻易说出,做到的究竟有几个,沈美正没想到,自己信心许下的诺言,就被这现实的社会所以摧毁。

沈美正爱郑伟,但她更爱养她育她的父母。

她只能背叛爱情么,她真的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选择么,她真的就这么屈服了么现实就这么冲击着她脆弱的灵魂,她蜷缩在房门后,无力的叹息着,她已经没有资格哭泣了。

郑伟对不起,我答应你,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沈美正看着镜子里穿着婚纱的自己,美丽的令人心碎,她现在的美丽本来是属于她的郑伟的,现在却给了她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他坐在椅子上一直玩弄着手机,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

也好,你不爱我,我心里没有你,以后的日子,你过你的,我活着我的,我们不用相互牵绊,以后离婚也不会有任何的不舍。

或许,这该是这件荒唐的事情,最好的结局吧。

沈美正:“你挣扎过吗?”沈美正一袭婚纱,精致的脸蛋上面,即使画了浓妆,可是她的憔悴却一点也没有掩盖住。

高俊熙:“没有。”高俊熙翘起二郎腿,放下手机,看着眼前的女人,呵呵,就见面三次,以后就要留在自己家的族谱上了,真的是可笑啊,可笑。

沈美正:“你就这么逆来顺受么,你就不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么?”

沈美正生气的看着眼前这副无所谓样子的男人,她为了反对这桩婚姻,做了多少的努力,不吃不喝到晕倒住院,他竟然就这么接受了。

高俊熙:“你挣扎了,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高俊熙深邃的眼睛,看着沈美正,嘴角扯扯,“不能改变的,顺从让大家都过得好点。”

高俊熙正了正自己的西装,又走到沈美正身边,若无其事的欣赏着这身婚纱。

沈美正:“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沈美正对高俊熙开始产生了好奇,是什么让这个男人这么冷静,他为何能够轻易的看透这一切,不悲不喜,猜不透他。

高俊熙:“你看见什么就是什么',不要相信感觉。”高俊熙摸着沈美正的婚纱,若有所思的样子。

高俊熙轻描淡写的回答着沈美正的疑问,沈美正就这么站着,看着他绕着她转,摸摸上面的钻,下摆的面料材质。

高俊熙:“你过来。”高俊熙指着站在门边整理婚纱的女店员,“这个婚纱你们能在一个星期内改出来么?”

店员很为难的看了这件婚纱,摇摇头,他们家这里的婚纱就算是预订也要提前一年,更何况是这种成品修改呢,再者,他们家设计出来的婚纱,从来没有顾客不满意,要求修改过。

沈美正:“不喜欢就换一件,这就是一个仪式,没有灵魂的走场。”

高俊熙:“既然决定这么做了,就要做好,自己选的路必须无有遗憾。”

高俊熙冷冷的丢给她这一句话,对着女店员勾勾手指,掏出怀里那张金光闪闪的卡,女店员的表情立刻变了。

女店员:“对不起先生,冒犯了,马上叫经理过来与您协调。”女店员对高俊熙一个深鞠躬道歉后,急急忙忙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便捷号码,紧张的语气,证明了高俊熙的好高贵冷艳,家庭地位的。

沈美正就站在高俊熙的身后看着高俊熙,心中的那份排斥减了一半,眼睛里只有好奇,好奇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切。

高俊熙转身,给沈美正不明原因的微笑,沈美正怔怔的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深邃的眼睛看不到他的心,密长的睫毛看不清他眼里的心情,,郑伟的开朗温暖跟他的冷艳神秘完全不一样。

他们的婚后会如何呢,她永远会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