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插曲:爷爷的遗嘱

作者:笔哥哥是个奇葩 字数:342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一年的高俊熙,有着花一样年纪,在英国的一所名牌大学里面留学已经是两年了,在学校郁郁葱葱的小道上,用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与身旁同性的同学们,开心的聊着天,说着今天的天气,前几日的聚会,即将迎来的校庆的化装舞会,这一切是多美美好幸福的存在。

高俊熙青涩的帅气,优异的成绩,虽然是国外,在学校里也是小有名气,每年领着全额奖金,这样一个他,正享受着青春带来的朝气磅礴,竟不想被一个电话打破他所有的梦想,所有的规划未来。

那是一个下雨的深夜,熟睡的高俊熙接到高明骏的一通电话,电话里那个焦急的声音,说的那些内容,他什么也不顾,就这样穿着睡衣,拿了护照和春节前爸爸给的那张银行卡,踏着外面的雨水的哒哒声,赶到了飞机场,匆忙的定了最早的一班飞机票,就在飞机场等待的休息区焦急了一夜,浑然不管身上湿透的衣服。

跪在爷爷的床前,看着爷爷最后一口气残喘着,高俊熙满眼的泪痕,他去英国留学前,爷爷的身体还很康健,如今怎么会衰老的这么快,从小爷爷把高俊熙捧在手掌心疼着,高俊熙和爷爷的感情更胜他和高明骏的。

高明骏:“爸,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俊熙他回来了,你看见可吗?”高明骏握着爷爷的手,爷爷虚弱而又费力的抬起胳膊,指了指高俊熙,眼睛也努力的想看着高俊熙,奈何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将自己的头转过来,再看一眼他的宝贝孙子。

高俊熙:“爷爷,爷爷,我在这里。”高俊熙站起来,脸凑到爷爷的眼前,让爷爷能够清楚的看着他,爷爷浑浊的眼珠转动着,仿佛在将自己的宝贝孙子,最后一眼要瞧个仔细,“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也一定会继承家业,不会再抵抗爸爸的。”高俊熙跪在爷爷的床前,低声的呜咽着,爷爷说过,不论遇到什么事情,男人的眼泪只能留在心里,流出来必须是血汗。

他不敢像旁边的叔叔婶子哭的那么大声,还有站在床边不懂人事的小妹,也哭泣着,她是爷爷最小的孙女,前几日才满的四岁。高俊熙咬着嘴唇,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爷爷,他相信,爷爷一定能够看得见他,他要笑着,他要让爷爷知道,他现在过的很好。他不能让爷爷失望,让爷爷带着一丝丝的遗憾离开。

爷爷努力的扯着嘴角,露出微笑来,回应着高俊熙,爷爷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他想说话,他想跟高俊熙说最后一句话,最后一句关心的话,过了此时,今生的缘分就尽了,来生谁能够说得准。

高明骏:“爸,你就放宽心吧,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愿和睦的生活在一起的,你教诲我们的一切,我们都记得呢,绝对不会忘记的。”高明骏说完,转身给后面站着的一个弟弟还有两个弟妹使了个眼色,他们也都纷纷附和着,高明骏最小的弟弟去了非洲出差,还在飞机回来的路上。

高明骏的话里有话,只有他和爷爷知道,因为遗嘱里面多了一条关于高俊熙的婚宴大事。爷爷他是最了解高俊熙脾气的人,倔强,再加上他与高俊熙妈妈的离婚,给高俊熙带来了不少的阴暗,高俊熙对感情很珍惜,非常的慎重,曾经他有一个女同学追求了他六年,他也没有答应这个女孩,不是不喜欢,只是害怕自己守不住这段感情,最后将两个人毁的面目全非。

爷爷现在又将高俊熙的婚姻大事当做遗嘱,他很担心高俊熙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这个儿子跟他根本不亲近,他猜不透儿子的心里究竟是想什么,这些年待在英国有没有有所改变,有没有过的很好,每次与他通话,都是一句“我很忙”打发了。

爷爷听到这个话,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握在高明骏手掌心的手也失去了力道。高俊熙嘶吼的一声,撤痛了在场的所有人的心,大家最尊敬的爷爷,一生德高望重的老爷子,一生征战商场无人能及的高海宁就这么在癌症的面前屈服了。

高氏家族虽然的人多,但是因为爷爷管理得当,霸气公正,所以正常电视剧中的那些兄弟争夺家产,斗的死去活来,各种阴谋诡计的都没有。

三兄弟相处的都很和睦,爷爷的遗嘱也早在他刚查出癌症的时候立好了,他们也有虚心接受了。

爷爷的丧事的三天,高俊熙是人生最黑暗的三天,他如同回到了10年前,8岁的他站在楼梯口,看见爸爸和另外一个男人厮打在一起,妈妈站在旁边帮着另一个男人。爸爸重伤在医院,妈妈拖着行李根本不管在后面追着车子的高俊熙。

站在爷爷的墓前,看着照片上面微笑着的爷爷,曾经的过往如同涌泉一样,在高俊熙的脑海里翻腾着。

高明骏:“这是爸爸留给你的信。”高明骏将手中的信交给高俊熙。信纸是爷爷最爱用的,纸上的字迹虽清晰,到已经不是爷爷曾经写的那么强硬了,这恐怕是爷爷病后写的。

信里的字里行间,无一处不是表现出一个爷爷对孙子的疼爱,和百般的不放心,给予厚重的期望。只是信的最后五行字,高俊熙捏着信纸边的力道用的更强劲了。

爷爷竟然将他的感情,他的下半辈子,交给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高俊熙将信揉成纸团,捏在手掌心,就这么站在坟前,不言不语,胳膊上的青筋禿爆出来,如同他此时压制着的心。

爷爷,这当真是你想要看见的么,看着孙儿迎娶一个孙儿从未见过的人,我敬重你,你倘若说是,孙儿毫不犹豫的便答应。爷爷,何时对孙儿如此残忍了,爷爷

高俊熙泣不成声,他这辈子最不能触碰的就是他的爱情,一个唯爱至上的人,竟是如此草草得到他所谓的人生伴侣。

高俊熙双眼通红的看着身旁的高明骏,高明骏一眼就懂了他什么意思,点点头。

高明骏:“儿子,爸爸尊重你的选择。”高明骏拍拍高俊熙的肩头,高俊熙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真正的对他好过,这封信他一直藏着,也求着爷爷不要告诉别人,他给高俊熙一场联姻,只是希望能够给儿子一点点尊重,不要让别人觉得,高俊熙的一切都是他爷爷给的,什么时候都是爷爷做主的,高俊熙就是个在爷爷臂弯里躲着风雨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高俊熙低着头,揉了揉手里那封已经成为纸团的信,停止了哭泣。天空开始下起小雨,送行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直到最后,只有高俊熙和高明骏两个人。

雨并没有停的意思,越下越大,渐渐打湿了他们那身穿的笔直的黑色西装。

高俊熙:“爸,什么时候见见那个女孩。”高俊熙缓缓的开口。声音很快被淹没在雨声中,语气中没有带有任何的感情,从今日起,他的心随着爷爷一起离开,或许没有爱情的婚宴,没有那么容易在乎,也就不用担心失去后会伤心难过后悔。

高俊熙就这样自我催眠者自己,自我安慰着,因为这一切他别无选择。他不会反抗,多年的疼爱之恩,养育之恩就此还过吧。高俊熙对着爷爷的坟墓磕了一个头,便拉着高明骏的手,离开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第二天,高俊熙便与那个叫沈美正的女人见面了,就在沈美正的家里,准备的是沈美正的闺房中。

高俊熙看着眼前这个眼睛红肿,头发蓬乱,缩在床的最角落的女人,心真的是越来越疼,一份恩德,一份遗嘱就这样毁了两个人。

沈美正不管说什么都在挣扎着,看着高俊熙的眼神了充满了憎恨,而我只能安静的坐着,就这样看着她,瑟瑟发抖,眼泪不断的划过脸颊。双方父母坐在客厅里面,操办这婚礼的事宜,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如此仓促,让高俊熙一颗强大的心变的不堪一击。

沈美正:“你爱过一个人吗?”沈美正瞪大了眼睛,眼睛里的红血丝冲击着高俊熙的全身血液。

高俊熙:“没有。”高俊熙简单的两个字,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情感,却换来了沈美正的怒吼。

沈美正:“难怪你会屈服于这样的婚姻,因为你根本没有心,你根本不懂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你给我立刻滚出我房间,我是绝对不会跟你结婚的。”沈美正向高俊熙砸来她手中的枕头,撕心裂肺的吼着。高俊熙没有让开,硬生生的被枕头砸歪了眼镜,他扶正了眼镜后,便起身开门离开了。

高俊熙:“不管你怎么挣扎,结局永远不会变。”高俊熙就给她留下了一句如此冷淡的话.

沈美正蒙过被窝,大声的哭着,他说的没错,她现在除了哭,也只能哭、伤害自己来悬系,来反抗,其他什么事情都得不到任何的改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