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天是福儿的六岁生日,因为有娘亲和爹爹在身边,虽然这个爹爹不熟悉,但是福儿可以感受的到四张对她眼中的疼惜,姚奶奶曾经说过:认得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张姑娘,带着福儿去镇上?”迎面走来一位扛着锄头的老伯。

张思瑜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李伯,今天是福儿的生日,我和她义父带她到镇上玩去?你可有什么要我带的?”

李伯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我家老婆子前个儿才去了镇里,今天是福儿的生日啊?福儿等你回来我让你李奶奶给你做你爱吃的鸡蛋羹,好不好?”

坐在四张肩膀上的福儿很开心的点了点头,眼睛小的眯成了一条缝了。

张思瑜看了眼福儿笑着对李伯说道:“那就谢谢李婶,福儿可是和我说过李奶奶做的鸡蛋羹最好吃了。”张思瑜虽然走南闯北的走过很多地方,不过她还是喜欢这里,这里平静舒服,人们互相帮助,和平友好,村里物质匮乏,母鸡和鸡蛋对这个村子来说算的上是好东西了,可是这群人总是隔个几天就会给福儿一个两个的,还有些好心的婶婶奶奶,干脆做好了,送给福儿,所以这也是张思瑜放心让福儿生活在这里的原因。

李伯摆了摆手说道:“你这丫头,客气什么,叫我一声李伯是白叫的?好了,别耽误时间了,早去早回啊!”说着就扛着锄头离开了。

四张看了看李伯离开的背影,一边走一边对张思瑜说道:“我们要不要一会上镇上买鞋东西给李伯。”做人要饮水思源不是!

张思瑜点了点头:“是应该多买一些,昨天姚姨和我说了,村子里的人对他们两个都很好,我正想着要买些什么送给他们呢!对他们来说又不会不舍得,又要用的上的。”

福儿笑嘻嘻的拍着巴掌说道:“娘,福儿知道,福儿知道。”说着把手举得高高的。

四张一边小心翼翼的抓着她的腿一边说道:“福儿知道?好聪明啊!快告诉爹,是什么?”

福儿笑嘻嘻的说道:“冰糖葫芦,最好吃了,酸酸甜甜的,爷爷奶奶们一定喜欢吃。”

张思瑜笑着说道:“你个小馋猫,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说着还掐了掐福儿的小脸蛋儿。

不远处的树上有一个人一致的看着他们,他看到张思瑜的笑容的时候,心脏不知不觉的有了一样的感觉。

出京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在快速的前进着,可是马车里确实没有什么颠簸的感觉。

“小姐,您直接杀了张思瑜不行吗?何必那么麻烦杀了些江湖名门正派的人赖到张思瑜的头上。”阿左看着躺在贵妃榻上的梁思朴,她从十岁被小姐所救就跟在小姐身边,知道只要是小姐想办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却唯独这件事情她不懂了?

“小左,要是我的心思你都能猜到,我就应该担心你想代之了吧!”梁思朴玩着手里的帕子说道。

阿左跪在地上说道:“小姐,阿左错了,请小姐责罚!”是的,她逾越了,小姐的心思不是她能猜的?

梁思朴笑着放下了手帕坐了起来,扶起了阿左说道:“你这丫头,都跟了我多少年了,还这么小心翼翼的,我刚刚不过是句玩笑话罢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杀一个人很容易,也有很多种办法,但是求死不能才是让人最痛快的!她这么多年在江湖上树立这么多的仇家无非也就是想求死,可是我现在这么做激起了武林人士的愤慨,我倒是想看看她被她当年就过得那群人杀了,是什么滋味。”说着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阿左看着梁思朴点了点头,她很同意她家小姐的想法,那个张思瑜当年弄得自己跟女娲娘娘似的,在江湖上救这个门派,那个帮派的,可是当年她弄得那么惨也没见到哪个门派帮派的替她出头,可不就是个傻瓜吗?

梁思朴看了看阿左,很是满意,她对待阿左和阿右着两个身边的丫鬟是不一样的,这两个丫头像她一样,心肠狠,想得到的东西一定要得到,所以她才会一直把她们两个带在身边。

“小姐,阿右真的去抢那个男人啦?”阿左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梁思朴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许是,反正她和我告了假,说是没有急事不要叫她回来。”

阿左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远在沙漠入口的神算老人和张冠李坐在小茶社里喝着茶,看着风向“我说张冠李,你的好徒弟不是说了吗?他和思瑜现在没事,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要是不愿意和老头子去沙漠现在就说,这一路上让你弄得胃口都不好了。”

张冠李有气无力的看了神算老人一眼说道:“神算子,我现在没精神和你吵,虽然前天厚朴传书来说他和思瑜没事,但是我还是担心,我知道思瑜和厚朴的武功加起来在江湖上算的上是厉害的了,但是他们两个还是年轻啊,当年我也是告诫过他们,可是他们还是帮助各派邦德太彻底了,树敌太多,要不哪有那么多闹心的事情了。”

神算老人叹了口气说道:“话是这么说啊,我虽然是会看五行八卦,但是却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两个本来来就是善良的人并不是蠢顿,其实有些事情他们体会过了,比我们给他们经验要有说服力,年轻人,不要怕他们失败,吃亏,这样才会成长呢!”

张冠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各人自有各人命,虽然他们是我的徒弟,但是我却不能替代他们活着,算了不想了,想来他们也不会有事的,等我们出来再说吧!”

神算老人看到张冠李终于有了些生气说道:“你这老东西,我总算没有白劝,要不然我在沙漠里的这半个月天天面对着张苦瓜脸,得多闹心啊,好了,你不要和我激动了,我昨天看过你两个徒弟的本命星了,都很好,放心吧!”

张冠李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神算老人,不过听到了徒弟会平安的时候,也就自己嘟囔了一句没有说话了。

可就算是这样,当两个老人精从沙漠里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现在先不提。

张思瑜和四张带着福儿在镇上的街道里逛着,看杂耍,吃小吃,玩的很开心,当福儿看到小贩手里的冰糖葫芦的时候拍了拍四张的头顶说道:“爹,爹,糖葫芦,福儿要糖葫芦。”四张笑着带着肩膀上坐的稳稳的福儿过去,后面的张思瑜本来几次想要纠正福儿的称呼的可是想到孩子从小就没有爹爹,自己这个娘亲又经常不在身边于是也就没有开口,就在她走到他们身后的时候听到了四张说道:“福儿和你娘一样,只要看到冰糖葫芦就会开心的不得了,以前小的时候,偷偷下山都要给你娘带上一串然后哄她说不许告诉师父。”

四张可能是因为太开心了,所以一定也没有感觉到张思瑜离他并不远,而且武功不低的她一字一句都没有漏掉的都听进了耳朵里。

张思瑜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那些事情是师兄和她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也只有师兄知道她小的时候最喜欢冰糖葫芦,当年求亲还是用的冰糖葫芦呢!可是为什么他会知道?而且说得好想他就是他一样!可他明明就不是啊!他真的不是吗?其实张思瑜也迷茫了,他的心里既渴望,又担心,这种复杂的情绪一直萦绕着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