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303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四张看着给正在熬鱼汤的张思瑜的背影陶醉着,他真的觉得能看到思瑜为了他做汤,就算让他死了也心甘情愿了,何况留那么点血呢!

“来,给你喝吧!”张思瑜把盛出来的汤递给了四张,四张接过汤,看着熟悉的汤和人,不自觉地就说道:“思瑜,一会让我刷碗吧!”

张思瑜愣住了,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只是为什么语气和说话的神态也是那么的相似,以前每回自己做完饭,他都会说,一会要洗碗,他总说自己的手用来做菜可惜了,何况是洗碗呢!

正在四张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张思瑜冷冷的说道:“你的胳膊能动吗?不能动汉成什么强。”你又不是他!我不需要你的心疼,后面的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四张干笑了几声说道:“我不就是客气一下吗?这么这么不幽默。”

杨天星一屁股的坐到了椅子上,喊道:“快上茶,渴死本少爷了,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柳飘飘拿着茶杯出来,把茶杯重重的茶几上说道:“杨大少爷是走出门了,还是吃枪药了啊,泡我的胭脂铺来发火了,不过我这可不是杨家的产业,可不容你和我发脾气。”说着也做了下来。

杨天星看了柳飘飘一眼,没吭声。他可是知道的论钱可能自己多,要是论嘴皮子自己也要给她写个服字了。

“姑奶奶,算我不对,好不好?我们现在说些正经事吧!”

“什么正经事?是李厚朴去找过你?还是思瑜现在被人追杀?”柳飘飘摆弄着茶杯盖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都知道了?厚朴来找过你吗?你有告诉她思瑜在哪里吗?”杨天星问道。

柳飘飘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杨天星说道:“你那么激动干嘛!你是想让我告诉李厚朴思瑜的下落呢?还是不想呢?”

“当然是想了,有厚朴保护思瑜,我就放心了。”杨天星顿了顿,是啊,其实他重来都是个局外人,一直都没有进去过。

“口是心非的家伙,失落就失落呗,装什么没发生过?”柳飘飘小声地说了一句,不过杨天星自己想自己的事情没有听见。

“我告诉他思瑜下个月会去林夕村,要不你去那里等吧,思瑜每年都会去那里的。”

“不用了,有厚朴在,我就放心里,店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说着杨天星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柳飘飘看了看苦笑的自语:明明心理舍不得,但是又不争取,缩头乌龟,不过自己好像也没有资格说他,自己不也是吗!

“老板娘,李夫人来了,说要见你呢!”伙计喊道。

“来了,来了,这就来。”柳飘飘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

夜色渐渐笼罩了整片的树林,火堆旁边是已经睡着的思瑜和四张,四张看着熟睡的思瑜,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睡着后的她还是那么不安,眉头皱的紧紧的,哪里还有当年玩累了就睡的样子,想到刚才心里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刚才自己睡在那里,感觉有人靠近,从气息上能感觉的到是思瑜,正在纳闷她靠近自己要干什么呢?突然间脸上有些痒痒的,才知道原来思瑜还是怀疑自己,是啊,她多聪明啊,自己和她接触的时间越久漏洞就越多,真希望在她知道真相之前自己就解决掉她身边所有的危险,不过谈何容易啊,着看来就是有心人想要至思瑜于死地啊,当初就不应该毅然决然的解散了梨落堂,那可是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收集消息的组织啊,当年以为江湖平静了,所以就解散了。

回想当日自己被思瑜扔在那里,本来想去追,却被赶来的师父和神算老人拉住了,师父说就算自己怎么接近也抵不过在她身边,只不过思瑜又怎么愿意自己在她身边呢,还是神算老人说有一种办法,就是老人三十年前偶然间在天池边找到的易容果,此树天下只有一颗,长在天池边,喝着天池水成长,每十年才会开一次花每次只有三朵一个时辰后就会变成果实,果实成熟一个时辰后就会自己烂掉,然后再等上十年才会开花结果。但是易容果含有剧毒,吃了他的人不死也会只剩下半条命,不过神算老人已经研究出来了解药,不过这个解药还有缺点那就是不能让使用的人的碰到枇杷果,只要碰到必定会变回原来的样子,自己吃了易容果后就成了神算老人的徒弟,四张,思张也!

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睡着的?有多少人是醒着的?

“我都说了你们四个家伙就是四个废物,你们还当我是开玩笑的。”一个一身白衣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正玩着一把匕首和对面的四个人说着,嘴边噙着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说什么笑话呢。

“无命,你别太过分了,如果不是张冠李和神算老人还有那个不知道来历的臭小子来了,现在我们早就那这张思瑜的人头去找堂主领赏了。”阿敌说道。

“阿敌,多说无益,我们的确没有杀了她,是我们无用了。”阿天身为天下无敌的首领,当然不会像阿敌那么冲动“无命,我们都是一起出这次任务的,我们办不成差事,回去你也要受罚,我们联手吧!回去的酬金,大不了我们四,你六总行了吧!”

“主意我出!我还要参与?我六你们四,我好像吃亏了些?”

“那你要多少?”阿下盯着无命说道。

“我九你们一”无命玩着匕首。

“你开什么玩笑,黑吃黑也没有你这么吃的?”阿敌跳脚的说。

阿无拽住了阿敌,阿天看了看身后的三个兄弟,想了想说道:“好,就这么定了,两天之后,我们在这里再约,你把东西准备好,我要一次成功,要不然你别想多拿一分钱。”

“成交。”说着就拿住了匕首,一跃消失在夜色中,阿敌气呼呼的说道:“大哥,这小子未免太气人了,赏金都给他算了,还要我们几个干什么?”

“你这小子,就不能动动脑子,张思瑜本来武功就不差,我们对付她就只能仗着人多,可是她现在身边有个更厉害的,我们人多取不了胜,我们回去也是受罚,你忘记了那些天从五蛇洞里抬出来的那一堆堆的白骨啦!”阿天说道。

阿无看了看也说:“有点总比没有还要去受罚好,再说了,杀了张思瑜我们兄弟在江湖上的名气就更大了,以后找我们杀人的也会越来越多,我们不算吃亏。”

“对啊,而且主意不是我们出的,就算杀不了张思瑜也不会被责罚的太狠。”

阿敌看了看三个哥哥,听了他们的话也开始觉得他们没有吃亏,可是有些事情想的太复杂反而挺糟糕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张思瑜晚上去查看四张之后就彻底的放心了,他不是他,如果他要真的是他易容的还真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去面对呢!

四张也就是李厚朴经过昨天晚上的心理调适之后,也能好好的面对张思瑜了不用担心张思瑜发现自己的真是身份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的找回以前的下属,重新建立起梨落堂,好查出是谁想要伤害思瑜,到时候自己绝对会好好的“报答一下”他!

“想什么呢!天都大亮了,快走吧!”

“好的,思瑜妹妹,不过我的胳膊挺疼的,你来扶我一下好不好?”四张笑着说道。他知道自己等不来张思瑜的回答,不过这个时候张思瑜把嗜血剑的剑尾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别扭的说道:“你拽着它吧!”

四张笑了笑,拉住了剑尾,心里想着:这个别扭的小家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