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9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其实那个梁姑娘梁思朴还有别的身份就是江湖第一邪教东霸天的教主,那个斩魂堂的堂主也得听命于她,这个时候他正坐在书房的躺椅上,一边让丫鬟捶着腿,一笔那挺瘦下的人报告者江湖上的事情。

“你说,张思瑜还活着?”梁思朴问道,态度虽然很随意,可是下的屋子里其他的人一身的冷汗。

“是的,教主。”跪在下面的人擦了擦头上的汗。

“废物一群的废物,我养你们吃干饭的不成?”突然她拍了一下身边的花梨木的茶几说。

“教主息怒。”屋子里的人都跪在地上低着头,梁思朴看了看身边跪着的丫鬟说道:“等什么呢?还不给我捶腿,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的手扔到油锅了zha得外焦里内的喂后院的听话啊!”

一想到油锅,一想到后院的那条大狗,那个丫鬟不由得泪流满面,不停地磕头:“请教主饶命啊,教主饶了我吧!教主饶了我吧!”

梁思朴看着心里烦的很,挥了挥手,就上来了两个人“把他拖下去把,听话这个月好像还没活chi物呢吧!送给听话活动活动体力吧!要不然我又得多养一只没用的东西了。”说着自顾自的拿起一杯茶喝了起来。

那名丫鬟还没再次的求情就被身后拉起自己的侍卫捂住了嘴巴,拖了出去。下面跪着的人,心都凉了半截,是人都知道他们的主子教主长得美艳,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美艳的背后,十毒如蛇蝎般的心,活在她身边都是提心吊胆的,只要被他看中的任何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就算是得不到也会毁了它。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告诉那些蠢货,快点动手,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还有别的事情也别耽误了。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不要拖慢了我的进度才好。”

“是”下面跪着的几个人出去后,都常常的出了口气,劫后余生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几天来真是让张思瑜无语了,这个四张是他见过最无赖最脸皮厚的男人了,而且油盐不进,不骂他他也能当你夸他然后和你说句谢谢。

“四张,我再告诉你一遍,不要再和我说些有的没的了,你想吃什么你自己去,我不想去吃。”是的,这家伙就和饿死鬼投胎一样名义到了饭点就要吃东西,而且还要拉着张思瑜一起去,要是不去去,他就会里吧嗦的说的你脑袋疼。

四张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加的灿烂了说道:“思瑜妹妹,你师父走的时候可是千交代,万交代的让我把你照顾好,我师傅也说了如果没有照顾好的你话,会打断我的狗腿的。”

“我没有听到我师父的交代,还有如果我师父怪罪你的话,我会和他解释的。”

“那怎么可以呢,思瑜俗话说的话,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人亏待谁都不能归带自己的肚子,干粮什么的最难吃了。”说着他抢过张思瑜手里的馒头扔了出去,然后还一脸求表扬的样子说道:“你看我没有浪费,我给了叫花子。”是的热乎乎的馒头送到了交互子的碗里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神仙显灵了,还不抱着碗快跑。

说起来上次四张和张思瑜走在郊外,洪武的时候司长说去补只野兔回来烤着吃,但是张思瑜却觉得麻烦,于是就把包袱里的硬馒头拿来吃,四张生气的就把馒头扔到了湖里,张思瑜也很生气,因为她去过沙漠边上的小镇,那里谁和粮食都很宝贵,她不会忘记就算是一个硬馒头在那里都是珍贵的。

“这位公子,快给夫人买支钗哄哄吧!”大街上的小贩最是会看眼色的了,一看两人的穿着就不是差钱的人,而且之歌女人冷这张脸,一定是在耍小脾气呢。

四张一脸赞赏的看着小贩说道:“大姐,你这句话太有道理了。”他低下头,在那堆钗里拿出了一支比较简单的,上面只有一小块翠绿色的泪型玉镶在上面,旁边还有两支蝴蝶。

“公子可是好眼力,这可是从暹罗来的东西,我们现在还做不出来呢,我也不跟你说谎,咱们定个缘分价,就四十五两,一分也不多要你的。”

四张看了看都快走远了的张思瑜,急忙扔下银子拿起钗追了上去,他把钗递到张思瑜的面前说道:“认识这么久了,好像还没送过东西给你呢,看着这个你应该会喜欢,送给你。”

张思瑜本来开口拒绝的话,就在她看到那只钗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她抬头看着四张,看的四张怪不自在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东西我不要,你留着吧!”说着又走了起来,只是他的心已经乱了,为什么会这么的巧合,如果不知道这个人不是他的话,自己一定会以为是他呢!只有他知道自己喜欢玉,只有他知道自己喜欢蝴蝶钗。

四张看着张思瑜的背影,低头看了看钗,苦笑了一下,就追了上去。

他们最终做到了一家酒楼的大堂里,酒楼里大多都是各派的弟子,他们旁边正好坐的是大清帮德弟子,出生的都是捕鱼的世家,因为常年在海上,所以嗓门都特别的大。

“我说,因为张思瑜那个臭娘们,用把我们个个帮派都叫来吗?不是说什么斩魂堂已经派了杀手了吗?还折腾咱们干什么。”

“我说你小点声不行吗?弄得咱们大清帮的弟子像是多没素质似的,现在张思瑜杀了江湖上好几位掌门或是门派中重要人物了,所以这件事情已经不是那些富人买凶杀人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现在张思瑜是武林的公敌了,我看她这次是难保了。”

“我说你们这群人有没有良心啊,七年前是谁毅然决然的站出来拯救了武林各派啊,是张思瑜和李厚朴,现在你们居然这么对她。”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坐在隔几桌的位置上,听到他们说的站起来反驳。

“我有说错吗?这功不能抵过吧!难道你吃一次饭能顶一辈子吗?再说了,你认为张思瑜是冤枉的是来干嘛啊!”

“我就是来证明张思瑜的清白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张思瑜要立誓杀便天下负心人,不过他杀的都是该杀的人。”小姑娘理直气壮地说着,不过她身边的人应该是担心她成为众人的公敌,所以硬是把她拉坐下来了。

张思瑜笑了笑,因为她戴着面纱,所以倒不怕被人认出来,那个小姑娘她有些印象,是峨眉派的,当年她才十岁吧,自己当时把她从死人堆里挖了出来,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也有好心有好报的啊!

“你认识那个小姑娘?”四张看恶劣看那个还在气鼓鼓的小姑娘。

“嗯,以前救过她,没想到她还记得。”张思瑜淡淡的解释道。

“得人恩果千年记,是个好孩子。”四张看了看那个小姑娘心里眼里满是欣慰啊!

“可是这个世界上懂得感恩的还是少啊,现在坐在这里的大部分都参加了那场战斗,亲眼见过死亡,都看到过堆积如山的尸体,我们也一起战斗过,那又怎么样,事情过去了,大家都忘记了,还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是一起长大的,人也是说变就会变的。”张思瑜说着,掀开面纱,喝下了一杯酒,不知道为什么,这杯酒没有熟悉的辣辣的带点回甜的感觉,而是苦,很苦涩,可能这就是他现在的心情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