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李厚朴一手捞过了张思瑜笑着说道:“你这个坏家伙,干嘛啊,想谋杀亲夫啊!”

张思瑜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对不起啊,我只是觉得好玩啊,才带着孩子们玩的,要不然你再睡一会吧!吃早饭的时候我叫你。”张思瑜也为自己打扰了李厚朴睡觉的事情内疚着。

李厚朴拉着张思瑜一起倒下说道:“好啊,那你陪我一起睡一会吧!”天晓得,每天抱着软软香香的思瑜他有多少次想把她拆吞入腹了,可是那两个小鬼,自从思瑜好了之后,他们两个就粘着思瑜,到睡觉的时候也赖着不走。

张思瑜推了推他,然后坐了起来说道:“你想让师父他们笑话我吗?”你一个人睡还说的过去,两个人都不起来,师傅还不笑死啊,一想到自己想偏了,张思瑜不由得脸红了起来,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不过自己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六岁的时候,和师兄成亲的总总自己早就不记得了。

李厚朴看着张思瑜红红的脸蛋就知道她想歪了,搂过张思瑜亲了一下说道:“娘子,你知道不知道你有多可爱啊!”真是的希望以后都这样下去。

张思瑜不好意思的推开他说道:“难道我没有失去记忆的时候不可爱吗?”

李厚朴的笑容凝结了,那个时候自己别说这样亲思瑜了,就是手也没拉过几次,张思瑜很紧张的把手在李厚朴的眼前晃了晃说道:“怎么了?难道我真的那么难以相处了?”本来对自己失去记忆的这几年还比较好奇,现在看来还是不知道的好,师父和师兄都在就好了。

李厚朴回过神来笑着揉了揉张思瑜的头说道:“你别乱想,没有,只是在想今天带你们去哪里玩比较好。”这些天李厚朴带着“三个孩子”可是玩疯了。

张思瑜马上像是小狗似的,趴到了李厚朴的怀里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厚朴说道:“想到了吗?”

看到这样可人的张思瑜,李厚朴觉得有些折磨了,就在他忍不住化身成狼把张思瑜扑倒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咳咳,厚朴,思瑜,那个天都亮了,你们晚上再继续吧!大家都等着吃饭呢!”张冠李说完急忙的走了,今天真是点背儿啊,和他们猜拳猜输了被弄了个这么个任务,费力不讨好还受埋怨。三十六计走为上吧!

张思瑜恼羞成怒的捶打着李厚朴的胸膛“天啊,我是不要见人,都怪你,都怪你,没脸见人了。”

张思瑜的手本来也是没用多少力气的,李厚朴就是当挠痒痒似得了。

等两人穿的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大厅的时候,看着大家挪揄的眼神,张思瑜有些不自在,不过李厚朴倒是后者脸皮的拉着张思瑜走到自己的座位。

柳飘飘笑着说道:“你们出来了啊!我还以为还要再去热菜呢!”

杨天星看着柳飘飘说了声:“飘飘做人要厚道。”虽然他也在偷笑。

李厚朴看了看杨天星说道:“你也是,做人要厚道。”不要以为自己没有看到他悄悄翘起的嘴角。

张思瑜连连点头说道:“可不是吗?天星你和漂漂不一样,她也就是那样了,一辈子就只会调侃人,你可是个好的,不要因为近朱者赤就学坏了啊!”本来就是调侃的话难为张思瑜说的一脸认真的样子,大家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张冠李说道:“好了,不要在开玩笑了,开吃饭吧,要不然吃完就该成午餐了。”

张冠李很开心的看着桌子上的人,终于他的小思瑜又开心起来了,真是太好了,真相是压在心口上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这个时候冲外面走进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看到一桌子的人,直到看到李厚朴身边的张思瑜,他们的脸变得柔和了。

张思瑜也看过去,然后伸手拉了拉李厚朴的衣袖小声的说道:“师兄,我以前认识他们吗?”

赛西施走上前去白了她一眼说道:“你这丫头,真的不记得我啦,还难为我们急着忙着来看你呢。”最近真是忙坏了,江湖就那么大,可是小事却很多,尤其是堂主找到思瑜之后更是把江湖事情交给他们暗箱操作了,累的他们今天终于可以闲一会儿了。

李厚朴拉着张思瑜起来说道:“你以前认识他们,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她叫赛西施,那边穿白色衣服的事古言,另外一个是顾明,他们是两兄弟。”

张思瑜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赛西施说道:“堂主,这次可得把人看好了吧!”接到李厚朴的双眼飞刀之后,她笑了笑就是让你忐忑,哼,让你奴役老娘。

张思瑜一伙的看着李厚朴说道:“什么叫看紧我?我会逃跑吗?还是有些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

李厚朴心里叫了一声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然后笑着想解释还没等他解释呢,赛西施拉过张思瑜亲热的说道:“没什么啦,就是你以前总是翘家,来早我玩。”

张思瑜笑的很无良的说道:“是吗?”这倒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赛西施笑着说道:“可不是吗?走走我们去别的地方聊聊,飘飘,走啊,不过你得慢点啊。”

柳飘飘点累点头说道:“我这就来,你们等我会儿。”等着三个闹哄的女人离开,如君夫人哄着两个孩子去屋里玩,只剩下这群大男人在这里,顾言笑着说道:“堂主,你放心吧!小施虽然看着口没遮拦的但是他不会乱说的。”

李厚朴点了点头,但是心里的担心一点也没有变少,那个赛西施以前就总让思瑜捉弄自己,现在一肚子的怨气,自己会会不会很惨啊!

张冠李看着顾家兄弟说道:“厚朴和我说让你们去查那两梁思朴,有什么情况吗?”

顾明挠了挠头说道:“前辈,那个梁思朴一直躲在自己京城的宅子里没有出来,不过弟弟说有些怪怪的。”

张冠李和李厚朴的目光转向了顾言,顾言说道:“就是太安静了,我终于查出了,那个念郎其实就是农家的孩子,父母全被人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查下去都会失去线索,我估计是那个梁思朴搞的鬼,而且梁思朴背后的力量不可小看啊。”

“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好东西,还领个孩子说是厚朴的。”开玩笑,厚朴当年可是托自己去找神算子给他找五年内不让怀孕的药,而且还是自己看着他吃的,怎么会多出个孩子呢,要是那个孩子真的是李厚朴的,那真是神算子不要活好了,一点小事都办不了。

神算子想了想说道:“这个女人不简单,我按你们给我的生辰八字算过,她是天霸五虎命,命理带着煞气,为人应该也是心狠手辣的,才对,这个人你们要小心这个宫格的命,一定要在五虎画一之前灭掉,否则将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顾明说道:“天霸五虎命!弄了半天那个女人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呗,也太会装了吧!”

顾言笑着看了看自己出线条的大哥,然后说道:“大哥,你有没有发现他家的树长得都挺好的啊!”

顾明想了想说道:“有些挺好,只是看土色应该是新移过来不到一年的。”

顾言笑着说道:“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她的化肥下了功夫而已,如果你把死人也埋在树下的话,我保证你种的树也会长得那么好。”也是一次无意的发现,这个女人戏演的到时挺像的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