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30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思瑜眨了眨眼睛看着李厚朴,李厚朴紧张的看着张思瑜,他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骗过思瑜啊,真是紧张啊!

张思瑜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然后偏着个头说道:“不是说真的吧!好啦,我认了,你们比我厉害,我认输了好不好?不要吓我啦!”开玩笑我才十六岁怎么会有个五岁的女儿呢!

柳飘飘在众人的示意下,走上前去,拉着张思瑜坐到床边,然后其他人都离开了,柳飘飘票说道:“思瑜,是这样的厚朴刚才也说了你前些日子碰伤了头所以有些事情你不太记得了,其实你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

张思瑜吃惊的看着她,看漂漂的样子不像是骗自己难熬自己真的忘记了?

柳飘飘的接着说道:“你和厚朴的女儿叫福儿,很可爱的,你们夫妻两个一直都很恩爱呢!”

张思瑜有些疑惑的问道:“真的吗?不会吧!”好像前天师兄才和自己说要在一起,自己可是激动地一夜没有睡好呢,谁知道现在你却说自己和师兄已经成亲好久额,连女儿都有了。“就算自己在神经大条,这件事情倒是得笑话一会儿。

柳飘飘笑着看着张思瑜说道:”怎么了?连我的话你都不相信了吗?你的女儿可是一直吵着要娘亲呢,要不我就把她带来。“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听到女儿张思瑜还是点了点头,柳飘飘走了出去,张思瑜在屋里有些忐忑,毕竟她可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要见她的女儿了!”

这个时候门开了,李厚朴拉着福儿和祥祥走了进来,福儿和祥祥看到了张思瑜都笑着跑了上去叫着:“娘亲,娘亲,你醒了啊!”

张思瑜摸了摸福儿的脸,真的是和可爱的小包子呢!至于旁边的小包子,她抬头看向李厚朴说道:“师兄,这是我们的儿子。”

李厚朴笑着走上前去摸了摸祥祥的头说道:“不是,他是我们的义子就李以祥。”这样说最好了,这是大家讨论出来的结果,虽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不想无名出现在他们的人生里,不过来过就是来过,就像他不能勉强祥祥喊他爹爹一样,因为I当初也有一个爹爹很疼他,所以他额大家商议决定让祥祥叫他义父,这样的话,有些事情就不那么容易被怀疑了。

张思瑜拉着两个孩子来到自己身边,摸摸这个孩子,摸摸那个孩子的,喜爱的不得了,还得抽空和李厚朴说:“师兄我真的没有想到,一觉醒来我们居然有这么大的两个孩子了。”

李厚朴走上前去笑着说道:“以后还陆续有来呢!”

张思瑜哄着脸说道:“师兄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呢,孩子们还在呢,说这些干什么啊,我有些想吃叫花鸡了,现在可以吗?”

李厚朴说道:“你说想吃就可以,你等着我去给你弄去。”说着转身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最爱的女人坐在那里又露出了那么美的笑容,真好!

东霸天那里可是人人自危啊,自从左护法把飞鸽传书的消息给教主看到之后教主可是大发雷霆呢!

“可恶,可恶,这个张思瑜怎么还没有死啊,她的命怎么和睦硬啊!”梁思朴气的一下下的拍着扶手,气的拼命的呼吸着。

阿左跪在地上不敢说话,是她去确认张思瑜的生死的,现在张思瑜还活着,她真是不敢想教主会怎么处罚她。

终于盛怒下的梁思朴终于看到了跪在地上的阿左,她站起来一个飞脚,就把阿左踢得撞到了柱子然后被反弹了回来跌倒在了地上,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说,张思瑜给你了多少好处让你能这么骗我。”梁思朴看着爱做的眼里充满了杀气。

阿左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她急忙爬起来跪在梁思朴面前说道:“教主,教主属下真的没有,属下带人下去的时候看到的真的是张思瑜的尸骨,衣服身材和张思瑜长得一模一样。”就是脸已经被野狗啃了,看不出来了。

梁思朴冷笑着说道:“张思瑜死了?那飞哥传书上面说的人是谁?到现在你还想骗我不成!”

阿左拼命的磕头说道:“请教主饶命啊,阿左真的是看了啊,教主!”

梁思朴看着阿左说道:“看了怎么样?你也没有看明白,不中用的狗,我是绝对不会留下的,来人啊!”这个时候门外的侍卫走过来了两个人,两岁挥了挥手说道:“教规规定背叛教主者,乱棍打死,扔到后面的毒蛇谷去。”

“是。”说着两个人拖着阿左离开了,大殿里面的其他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他们心里都是恐惧的,想那阿左跟在梁思朴身边多久了,还是这个下场!

梁思朴看了看下面的人就觉得烦的慌,于是说道:“传令下去,本座要闭关修炼一个月这期间任何事情都不可以来打扰我。”说着就离开了。

无命偷偷的看过醒来的张思瑜后放心的离开了他来到西湖边上一个人拿着酒壶喝了起来,他想着一年来发生的事情,好舍不得,又不甘心,到底是凭什么自己会晚遇到思瑜呢,只不过现在自己已经放手了,可是心为什么还这么痛而今天的酒也这么苦呢!

“这位公子,我家公子请您去凉亭中坐坐,说是有上等的好酒情”一名小厮来到了无名的身边说道。

无命回头看了看,那个人一看就是个不凡的人,也罢,现在回去斩魂堂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去喝喝酒又何妨呢,于是他拿起自己的酒壶就走了过去,那位公子说道:“在下赵景奇,初来杭州本来想附庸风雅的在西湖边上喝喝酒的,看到兄台也是一个人,想着不如两个人一起喝来的痛快。”

无命拿起了酒坛闻了闻说道:“八日醉?”八日醉盛产于京城据说是当年皇后为了庆祝太子诞生才酿的酒,这个酒纯良而且有回甘,最重要的事她不是喝了自后醉上八天,八天只是个形容词,只是意识说是难得的好酒而已。

“怎么不敢喝吗?不敢喝这个的话,我们就喝别的。”赵景奇刚要伸起来的手被无命挡了回去说道:“不用了,这天底下还没有我不敢喝的酒呢,来,我先干为敬。”

这天早上李厚朴是被憋醒的,别误会,是差点不能呼吸了,他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他苦笑不得的,张思瑜和福儿还有祥祥三个人分工明确的一个人捂住她的嘴巴,一个人捏住他的鼻子,还有一个人堵住他的两只耳朵。

李厚朴轻轻地扒开他们的手笑着坐起来说道:“你们一大清早的在干什么?”

张思瑜指了指那两个捂着嘴笑的小家伙说道:“我是被他们两个闹起来的,看着你还没醒,所以就叫你起来了。”她才不会说看到这家伙在那里睡得香甜的不舒服呢!凭什么自己要陪着两个小家伙玩,他在那里睡觉。

李厚朴好笑的看着张思瑜,有这么叫人起床的吗?得亏自己会武功,这样是不会武功的还不去见祖先了啊!

李厚朴拉过祥祥坐在怀里,点了点他的鼻子说动:“你和姐姐怎么这么不乖啊!”

祥祥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乖!没有,是娘亲让想象和福儿帮忙的!”祥祥很诚实的把自己的老娘给卖了。

张思瑜气的点了点祥祥,然后搂过福儿说道:“还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好啊,你这个臭小子就会出卖我。”

祥祥看张思瑜说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娘亲不要生气,祥祥自己洗漱。”说着拉了拉福儿的手,两个孩子结伴出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