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9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梁思朴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然后看向身边的阿右说道:“小右,你可想好了。”

阿右点了点头说道:“小姐,阿右想好了。”有这么个机会让那个男人爱我不是很好嘛?

梁思朴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阿右然后说道:“这会就下山去吧,试过药之后给我飞鸽传书告诉我们结果,可不要只顾着高兴就忘了我们了啊。”

阿右的脸红了说道:“小姐说笑了,阿右不会的。”

梁思朴笑着让她离开了看到药物研制出来了,她很开心,惦记很久的东西马上就是自己的了怎么会不开心呢!

她来到了湖边拿起来放在一边的鱼食往里面扔,看着争抢跳跃的鱼儿,她笑着说道:“李厚朴,我保证你以后一定会像这些鱼儿一样的的围着我转。”

就在这个时候阿左急忙的走过来,梁思朴微微的皱了下眉头说道:“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

阿左说道:“教主,我刚接到下属的汇报,说是李公子在杭州城内”

梁思朴轻笑了下,皱起的眉头平了下来“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还是我让人向江湖上放风说他在杭州呢!你的属下可是应该管一管了,消息太慢了”真是被这丫头吓死了。

阿左咽了口口水,动了动嘴角说道:“小姐,还有就是属下的下属才查到李公子旁边住着一名妇人带着个孩子。”她顿了顿看着梁思朴,梁思朴没有说话的看着她,让她更加的紧张。

梁思朴的脸上已经没有半分的笑容了,她顶着阿左说道:“说。”

阿左硬着头皮说道:“那个妇人长得很像李公子的亡妻,所以李公子对他们母子两个特别好。”

梁思朴双手握拳对着天大喊了一声“天不善我。”湖水被溅起很高,有很多鱼都被带到了岸上在岸边活蹦乱跳的想回到水里,可是出来容易回去难,即使不是自愿的但是真的回不去了,而离她最近的阿左更是被他的内力弹开了,跌到一米外的地上,嘴角流出了些血。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急忙回到了梁思朴的身边。

梁思朴看着她说道:“赶紧,解决了她。”自己不会允许再有个人出现在自己和李厚朴中间,绝对不允许哪怕那个人是张思瑜的替身!替身?

“阿左,你确定当初看到了张思瑜的尸体?”

本来已经转身的阿左又转过来说道:“是的,小姐,我们下去的时候,真好吓跑了一些狼狗,那些狼狗吃的却是个人,只不过已经被啃得面目全非了而已。”

梁思朴这才放心的让她离开,自己计划了这么长时间步步为营的不允许再有人破坏了。

那边醒过来的张思瑜被告知身体太过嬴弱,而且心脉有些血瘀,要被针灸调理,本来相公里出门之前告诉工资及游方郎中太多不可以让他们号脉吃他们的药,可是几天的相处张思瑜到时相信他们的为人,也因为神算老前辈说的真对,他的头疼,心也疼,于是他倒是积极的配合治疗,第四次针灸之后被告知还有一次,张思瑜倒是很开心最近好像自己真的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呢!

杭州城外急忙赶回家的无命被阿天拦下来,他看着阿天说道:“怎么了?我家娘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阿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无命,当初无命可是给了他们兄弟假死药要求就是好好照顾他的妻子,虽然看到他的妻子和张思瑜长得很像,但是出于江湖道义他也没有说什么“无命,我看你现在是回不去了?”

无命着急的抓起阿天的领子说道:“我娘子怎么了?”

阿天挣开他的手有些生气的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就是张思瑜?我本来看她像以为只是像而已,可是现在李厚朴已经找来了,看来她就是李厚朴的妻子张思瑜对吧!”其实现在说出来也是多余的,看看人家师父和相公的态度就知道。

无命有些慌神的说道:“李厚朴追来了?他知道了?”

阿天看着这样的无命突然金哦雨鞋同情他了呢!他拍了拍无命的肩膀说道:“李厚朴先到的,因为之前我们见过李厚朴所以我一直在暗处没有现身,最近李厚朴的师父还有一个白胡子的老头也住在李厚朴的家里,那个白胡子的老头隔三天就会为张思瑜施一回针,我只能在远处看,你知道李厚朴的武功,我不敌他,所以就里的远些。”

无命脑中快数的晃过一些医术比自己高的人,在想过几个都不可能的情况下,他慢慢地放了些心,阿德独家针灸手法,可是没有几个人能破解的,于是他放下心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阿天没有拦他,他知道拦也拦不住,个人自有个人命,于是转身就离开了。

无命回到家门口没急着回家,而是等到半夜才悄悄地回家,听到动静的张思瑜急忙睁开眼睛,被无命捂住了嘴说道:“娘子,是我,你别叫,问我是你相公。”

张思瑜点了点头,松开了嘴之后,张思瑜急忙抱住了说道:“相公你上哪去了?我好想你啊,我还以为你不要我和祥祥了呢!”

无命抱住了张思瑜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呢?我就是不要命了也不会不要你的。”

张思瑜说道:“相公,你这么晚回来,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啊,我去给你做些东西。”还没有下床,就被无命拉住了,无命急忙说道:“不吃了,娘子,我半夜回来是要告诉你我们要赶紧离开了,那群追我们的人追来了,我们趁夜离开吧!”

张思瑜疑惑地问道:“真的?你不是去找人了?”

面对张思瑜的疑问无命也是有些为难,真不想骗自己心爱的人,可是已经说了一个谎言那就要用千万个谎言来元前一个谎言,这就是说谎的代价,无命说道:“我没找打那个人,再回来的路上,看到了那些追我们的人,于是躲过了他们日夜兼程的赶回来了。”

张思瑜还有些犹豫的说道:“可不可以晚一天啊,我们隔壁来的邻居里面有个很厉害的老人家,他给我针灸说是能让我恢复记忆呢,就差明天的一次了。”

无命真的很想大吼,自己做这些事情就是为了不让你恢复记忆,但是他不能,他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他们马上就要找来了啊,要不等我们安顿好了我回来请这位老人家吧,我想他现在能医治你,将来也能啊!”

张思瑜犹豫了一下,在相公和记忆中间选择了相公,就在无命拉着她,她怀里抱着祥祥往门口走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李厚朴先走了进啦说道:“走什么啊?我们不是有太多事情要说清楚了吗?”终于等到你了!

这个时候被无命一直拉着张思瑜也退到了一边,无命有些惊讶的看着张思瑜,张思瑜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无命说道:“相公,你真有事情瞒着我?关于我的过去?你真的骗我?”之前前辈和李大哥和自己说如果相公回来一定会连夜把自己带走,还和自己说其实自己是张思瑜,自己虽然不信,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

李厚朴上前一步说道:“毒剩人无命,我早该猜到是你了。”毒剩人是斩魂堂的人他一直都知道,可是没有想到他会把思瑜藏起来。

无命没有理他,而是看了看他身后的两个老人,在看到神算老人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又恢复了当年的样子他说道:“李厚朴,我倒是小看你了呢,没想到你能找到江湖上很难请到的神算老人,这次我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