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思瑜发现有些不一样了,旁边李大哥家新来的几位客人堆积好亲切啊!亲切的让自己有些不太习惯。

“来,丫头,新烤的鱼,这可是老头子从那西湖新调出来的活鱼,然后烤的,你闻闻,可香了。”张冠李说了举着一条烤鱼然后嗅了嗅,一脸的陶醉。

张思瑜急忙推拒道:“张伯,真的不用了,你老自己吃就好,我要吃会自己烤的。”这个张伯对自己尤其的好,李大哥和飘飘他们说老头子把自己当他那不在的徒弟了。

张冠李故做生气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老头子做东西不好吃才不吃的啊!”

张思瑜急忙道德摆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张伯,你别误会。”

这个时候看不过去的如君夫人走上前来,拿过张冠李手中的鱼叉说道:“丫头,你就吃吧!你要不吃的话,我保证张大哥一定会在你耳边念你的。”

张思瑜看了如君夫人一眼,然后认命的拿起鱼叉咬了口鱼,在张冠李殷切的盼望的目光中说了句“很好吃。”

张冠李马上就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似的跑开了,李厚朴这个时候过来了,跟张思瑜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师父是个老顽童,而且我妻子离开的时候师父正好不在一直也没有个心理准备,一时间没有接受的,正好你长得和我的妻子很像,所以难免师父会将对我妻子的疼爱转到你的身上,还请你多多见谅。”自从和他说过不要叫自己思思之后,他就一直用你来称呼自己,弄得自己心里怪不舒服的。

张思瑜想了想问道:“李大哥,你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多了解他们口中的张思瑜是怎么样的人。

李厚朴看了看天,好像是在回忆着,他说道:“我和我妻子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和顽皮总是作弄我和师父,但是我们都不忍心说她,不过她很知道分寸,而且比任何人都要善良,你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看着张思瑜摇了摇头,李厚朴笑着说道:“就是一个农夫在冬天看到了一条快要冻死的蛇把塔放到自己的胸口让它取暖,却没想到被醒过来的蛇咬了一口。”

张思瑜有些吃惊的说道:“天啊,哪里有这么傻的人啊,蛇是畜生怎么会通人性呢,当然不能用人的思维想他了啊!”

李厚朴笑了笑,他的笑容很阳光,张思瑜觉得他的回忆里应该充满了幸福。“可是思瑜啊,那个小家伙居然就当了一会农夫,那次可是把我和师父吓坏了呢,那个小家伙可是觉得好玩把一只冻僵的蛇的蛇抱在怀里,师父看到了急忙把蛇从他的怀里拿走,她还哭了好久呢!”

张思瑜很不厚道的笑了,她看着李厚朴看着自己,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李大哥我不是笑话嫂子,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真的好可爱。”

李厚朴看和张思瑜点了点头说道:“可不是吗?她真的事很可爱。”张思瑜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目光躲开了,李厚朴没有在意接着说道:“思瑜啊,从小到大的事情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只是长大了,那个小家伙可是腹黑的很过对待对她好的人依旧的善良,当年是我不好,如果有机会重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辜负她”

张思瑜有些好奇的安慰道:“李大哥,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太难过了,虽然不应该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那么在乎她为什么后来会分开呢!”

李厚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就在她以为不会有答案的时候,李厚朴慢慢的开口了。

“那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两件事情之一了,我就不应该去复那个约害的她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我们的仇人追上家里,她那个时候正怀有身孕在打斗中懂了胎气,她身负重伤的在郊外生下我的宝贝女儿,可惜那个孩子已经没有了呼吸,可怜那个孩子连天空是什么颜色的都没有看到,连爹娘的脸都没有看过。”

李厚朴回忆的太过认真,没有看到早就泪流满面的张思瑜,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前可以看到一个女人在和一群人打斗,然后捂着肚子,节节败退,然后好不容易的逃了出来,终于在野外人部族的早产,千辛万苦生出的孩子没有了呼吸,她仰天长吼,她居然能感觉到那个思瑜的痛,她想着心真的很痛。

柳飘飘看到张思瑜脸色有些不好的摸着自己的胸口,急忙的走了过来说道:“思思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啊!”

听到声音的其他人也急忙赶了过来,张冠李更是急忙的说道:“丫头,你说是不是这臭小子欺负你了,我给你报仇。”

这个时候张思瑜激动地有些说不出来话只是一味的摇头,把过脉的神算子松开她的手说道:“你们别担心,她只是暂时的因为急火攻心产生的心痛。”

安顿好了张思瑜几个人坐到了大厅里张冠李问道:“厚朴你好小思瑜说什么了?”怎么会急火攻心呢,看他们聊得很平静啊。

李厚朴现在也是很后悔的,他说道:“我想到之前前辈说的可以用以前的事情刺激他的感官唤起她的记忆,于是我就说了些我们以前的事情,在她不舒服之前我说道我们那个早亡的女儿。”

张冠李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也有他的原因他没有资格怪厚朴,柳飘飘却是激动地站了起来说道:“李厚朴,我说你有没有脑子啊,那是思瑜心底的痛啊,你明知道她就是思瑜说这件事情干嘛?难道米有别的事情可以说了吗?”

杨天星一边扶着她一边说道:“你别激动,慢慢说,小心点肚子里的孩子,你也别激动,厚朴不也是希望思瑜早点想起他吗?他们女儿的死对于他们两个是记忆最深的事情了,虽然残忍但是如果想唤起记忆的话,这是最好的办法。”

“就算他把思瑜从小到大每一天的事情都告诉她,她也不会想起来自己就是张思瑜的。”神算老人很成功的一句话吸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前辈,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让我们多说多做些以前和思瑜一起做的事情吗?那样有助于她恢复记忆吗?”

神算子摸了摸胡子说道:“其实来说这次应该算是因祸得福了,思瑜丫头被施过针封住了他的记忆神经,只要她有一点要想起来就会很疼,然后再次忘记。”

李厚朴有些惊讶时间除了面前的神算子还有这种能人,神算子于是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人在医学上的造诣很高,如果用在正的地方,一定会造福人类的。”可是看来他不是!

李厚朴抿了抿嘴问道:“前辈,那有没有办法,把那段针的作用解除了呢!”

神算子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那段针咏鹅一段时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巩固一段时间,这次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巩固了,所以她才会和么明显的有些想起,所以才会这么难过,我怎么说也得为她再行五次针吧!每隔三天行一次针,等到第五次之后她就应该想起来了吧!”

在座的人都很开心,终于可以找回以前的思瑜了,真是太好了。

这个时候东霸天,梁思朴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也就是当初无命交给斩魂堂堂主的那两个瓶子里面的一个,看着下面跪着的斩魂堂堂主说道:“你问过了吗?有没有解药?”

斩魂堂堂主说道:“回禀教主,属下问过了,没有解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