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305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思瑜看着柳飘飘说道:“真的可以吗?我怕我照顾不好你。”

柳飘飘挥了挥手说道:“没关系的,拿我当普通人就好了,你不用紧张啦。”

张思瑜看了看她的肚子,嘴角抽了抽筋,普通人?哪里会有那么大的肚子啊!

柳飘飘顺着张思瑜的目光也看向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暂时忽略一下,这是个意外的产物!”

张思瑜笑了笑,然后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洗澡,等我洗完澡了再给你弄新水洗。”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柳飘飘说着急忙下地穿上了鞋子,看到张思瑜奇怪的打量自己讪笑的说道:“我一个人无聊啊,我就坐在屏风外面我们聊天啊!”

张思瑜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大家都是女人的,我怕什么啊!只是你的身子不方便,这样吧我把椅子拿进去,找个水不会溅到的地方让你坐下。”

如果柳飘飘不是在看女人的话,她一定认为自己是个

色狼,因为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正在脱衣服的张思瑜呢,那画面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那个思思啊,你身上没有什么胎记吗?”看到了思思的腰上什么胎记都没有,她失落的心情溢于言表,所以她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张思瑜抬头看了看她想了想说道:“没有啊,我身上没有胎记,怎么了?”

柳飘飘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好奇,因为大多数人身上都有胎记。”

张思瑜也没想到别的说道:“可不是吗!祥祥的腿上就有一个,可惜我没有,都不知道有胎记是什么滋味的呢,对了我以前腰上长了个疮,过了好些天才好的呢!”

说着她摸了摸自己的腰。

柳飘飘看着张思瑜莫得那个位置就是以前思瑜的胎记的位置,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现在多问些线索是关键,其实她也希望这个人是思瑜。

李厚朴家里李厚朴把福儿和祥祥两个小家伙哄睡着了,就来到自家的葡萄架下面,这里正有个急三火四的人在等自己呢,杨天星看到李厚朴走了出来,急忙走上前去“这是怎么一会儿事啊。”自己只是去了邻镇一趟,回来就只看到了漂漂的丫鬟,一问才知道留宿在李厚朴家隔壁了,于是他急忙的赶了来。

李厚朴示意他坐下然后说道:“你太过担心了,是这样的,我们觉得我的邻居可能是思瑜。”

杨天星惊讶的仗着嘴巴,好一会儿才合上然后说道:“不会吧!怎么会是思瑜呢,要是思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

李厚朴看了看葡萄架然后说道:“如果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呢!被人救起来。”

杨天星和自觉的接着说道:“然后看着她年轻貌美又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就说她是自己的妻子,孩子的娘亲,天啊,这可是戏文里面的台词,居然让我遇上了,天啊,如果他真的是思瑜的话,我不敢想象如果她恢复了记忆会怎么样?”

这也是李厚朴不敢想的,如果她真的是思瑜,等她把一切都想起来了的话,那她会选择谁呢?

杨天星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于是说道:“这你可以放心,思瑜的心一直在你那里重来没有变过,以前是这样,我想这次也不会例外,我担心的是就算那个孩子的父亲对思瑜再好可是毕竟骗过思瑜,而且厚朴,我说你不要介意。”

李厚朴看了他一样示意他说下去,她看着李厚朴说道:“那个人说和思瑜是夫妻所以一定做过夫妻的事情,我想如果那个人是思瑜她一定会疯的,你我都知道思瑜虽然平日里有些是事情和大家的看法不一样,但是骨子里面却是很保守的。”

李厚朴我这拳头看了看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不介意,只要我的思瑜能回来我可以当没有事情发生过。”只要老天爷把思瑜还给我就好。

杨天星看着李厚朴心里说着,不是你不介意,我看那个人如果是思瑜的话,最介意的就是思瑜了。他笑着说道:“好了,等到天亮我们就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思瑜了。”

这一夜没有几个人是睡好的,斩魂堂的密室里,无命拿着手里的两个小瓶子,看了看然后让石门外的人把堂主叫过来。

堂主把小瓶子拿在手里看了看“这就是能让人忘记最爱然后爱上给他下药的人?”

无命点了点头说道:“这里面是无色无味的液体,放在茶里甚至水里都可以,喝了之后会昏睡一个时辰然后醒来只会爱上给他下药的人。”

斩魂堂堂主看了看他说道:“有解药吗?”

无命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比新疆的蛊虫还要厉害,蛊虫只要找到蛊虫母就可以去除蛊虫了,而且如果给他吃下蛊虫母的尸体还会一辈子不会中蛊毒,可是我这个不会,短时间内就会随着血液流变身体,你就h是让我研究解药我都一时半会的研究不出来。”

“你能保证这个要好使吗?”斩魂堂堂主看着无命,无命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吧!从我手里拿出去的东西哪里有失败的。”

斩魂堂堂主对他还是信任的,他点点头说道:“最好你说的是对的,你知道的,这次我没有用你的家人威胁你,所以也希望你让我满意,你回去吧!有事情我会找你的。等试出药真的好用东西我会让人给你送去的”

无命对他施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离开了斩魂堂总舵的范围,无命拿出了腰间的一个小瓶子和一颗药丸,那个瓶子里装的是另一份药水,因为他觉得让思瑜喝下是最安全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日的不安越来越严重了。至于那个药丸是自己的习惯了,解药!没人知道的解药。

一大早上柳飘飘就来到了李厚朴的家里,看到坐在桌子前面的两个下棋的人,她说道:“你们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呢,不想知道答案吗?”

杨天星看到柳飘飘马上狗腿的上前去扶着她让她坐了下来,说道:“飘飘,可怜了,你看你的眼圈都黑了,不过你在我的眼里永远是最美的。”

李飘飘白了他一眼,不过心里还是很美滋滋的,她看着李厚朴说道:“她不是思瑜,她的腰上没有胎记。”

李厚朴很失望,但是又松了一口气。

“谁不是思瑜啊!我的小思瑜呢!”张冠李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神算老人和如君夫人。

李厚朴急忙起身说道:“师父,你们去哪里了,这一年多来没有音讯,可是让我担心呢。”

张冠李挥了挥手说道:“别提了,我们去沙漠里别俘虏了,真是说出来也丢人啊,不过好在我们因获得福,神算子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夫人。”

李厚朴等人对着神算子夫妻行了礼,如君夫人看着李厚朴说道:“果然像你师父提起的那样,高大英俊又有型。”

李厚朴马上行礼说道:“夫人太过夸奖了。”

张冠李挥了挥手说道:“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啊!对了,我进来的时候你们说什么不是思瑜呢!对了,小思瑜呢!”

杨天星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的,张冠李常年和这几个孩子在一起他当然知道他们在互相推脱,然后他指着李厚朴说道:“厚朴,别推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李厚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师父,你坐下来,我跟你说,你先答应我不要激动。”

张冠李听话的坐了下来,然后说道:“你快点说,要不我真的激动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