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77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思瑜抬头望了望天,目光却被树枝上的一对喜鹊吸引住了,两只喜鹊应该是对新婚的夫妻,正在忙着共筑爱巢,曾几何时自己和他不也是欢天喜地的找木材,建房子,找一切喜欢的东西装饰着那个以为一辈子都会呆在那里的家。

是他,他的背叛!打碎了自己美梦,还让自己的女儿没看到看到自己一眼就离开了,这个恨痛彻心扉。只要自己活着一天就绝对不会忘记。

思绪把她拉回了五年前,五年前自己还很天真无知,解决了江湖的恩怨之后,两个人决定隐居起来,好多的朋友来看他们成亲,认为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她当时也相信他们的话,也相信他对自己的誓言:今生今世,非亲不爱,娶卿为妻,白首相依。那个时候自己怀着身孕,师父找来好朋友赛华佗前辈确定了诗歌女儿,自己和他开心的不得了,他们就是期盼着一个长得可爱的乖乖的女儿,正当自己有了六个月身孕的时候,他以前认识的一个女人拖人带了一封信说是有事情请他帮忙,自己是知道那个女人的,一直惦记着他,不过那个时候觉得他心里只有自己,还大方地让他离开,谁知道那才是噩梦的开始。

他走了之后实际二十多个江湖贼人来寻仇,当年清理江湖的时候就料到了会有人来寻仇,却没有想到他们是一起来的,自己双拳难敌四手,虽然最后逃了出来,却已经是动了胎气,荒郊野外的孩子早产了,一个成型的的女孩,长得白白的,小鼻子小嘴巴的,看到毫无声息的孩子,真有想杀了全天下人的冲动,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就像崩溃了似的,平了名的喊,平了名的磕头,对着老天求老天爷把女儿还给自己。

死里逃生之后,自己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找到了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倒是睡得香甜,身边还睡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原来找他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急事,可笑的自己居然让自己的相公来和情人约会!害的自己的孩子,脸自己,连这个世界都没有看过。

想到这里,张思瑜的心不由的痛了起来,五年过去了,可是点点滴滴还是因在他的心里,一刻也不容许自己忘记“出来吧,什么人?”都怪自己想的太入神了,连有人接近都才发现。

这个时候从一棵树上跳下来个蒙着脸的男人,那棵树很隐秘,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你的功夫越来越好了。”五年了,这是五年来自己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在梦里。

张思瑜转过身去,不再看他说道“看在你刚才救了我的份上,我今天可以当做没有看到你,你赶紧滚。”

李厚朴走上前来说道:“等我看到你安全了我就离开。”

张思瑜转身提起嗜血剑就放到了他的脖子旁边“不要让我再说一遍,我不想看到你,不需要你保护,我张思瑜,死或活着和你都没有关系,一点都没有。”她终究还是没有把嗜血剑拔出来,因为嗜血剑只有见了血才会被收回的。

李厚朴可笑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说保护她,在她最需要保护的时候自己却和别人,而且这五年来自己的逃避更是让自己无言以对。“我知道你恨我,不想看到我,但是我不能离开,让我赎罪吧!”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来。

张思瑜冷笑了一下说道:“赎罪,那你找我女儿去吧!你真正应该赎罪的人是她,我也是,我们都欠她的,是我们对不起她,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你知道吧!嗜血剑出鞘必定带血而归,我不想让师父伤心,就当我今天没看到过你。”说着收回了剑拿着就走了。

李厚朴愣在了原地“女儿”那是他心里的有一个痛,那是自己期待而来,打算一辈子儿当做珍宝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们娘俩,在他们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不在他们身边。

“堂主,属下办事不利,还请堂主罚。”两个黑衣人跪在地上看着坐在上面的人,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得有些妖娆,眉毛上挑,嘴唇莫得红红的,手里把玩着一把扇子。

“你们可真是个废物。”说着看着下面的人已经在颤抖,又转了个比较轻的语音说道:“你们自己去五蛇洞吧!”

跪在地下的两个人愣在了那里,斩魂堂堂主笑着说道:“怎么,对我的命令不满意?”虽然是询问,但是那两个人知道,他们说错了一个字,下一秒钟就会身首异处,“属下不敢。”终归不让他们直接去死,不过和斯也没有什么区别,这是斩魂堂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五蛇洞,顾名思义,里面有五条天下间最毒的蛇,而且他们不停地繁衍,不知道除了多少新的毒蛇,进去的人一般除了叛徒就是悬红没有拿到的杀手,进去了,如果活着出来,那就既往不咎,但是几乎是没有人能出来的,不过,如果不听从堂主的命令,死法一定比去五蛇洞还有惨上千百遍。

下面跪着的两个人走了之后,斩魂堂堂主,叫来手下说道:“这个张思瑜还挺难缠的嘛!不过有意思,要是那么容易杀还用我们斩魂堂干嘛!去给我交天下无敌还有无命来。”

那个人有些忧郁的问道:“堂主,一个小小的张思瑜,用的着咱们堂里的五大高手吗?”

“你知道什么?如果在派那些蠢东西下去,我们可是又要折损不少人,虽然他们没用,但是也是我们花了好些时间调教出来的,这次就来个恨得吧!也便宜了那个张思瑜了。”

“是,堂主,属下这就去。”

斩魂堂堂主笑着把玩着扇子说道:“张思瑜,阎王要你三更死,没人敢留你到五更,我就是你的催命阎王!”

张思瑜并没有因为追杀而停止她的“日行一善”有更多的人出钱杀她了,她却觉得无所谓,这天她又被一群人围在了郊外,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冷笑了一下,看来这次的着几个人算是有脑子的,这里地势险峻,基本上没有人路过,要不是急着赶路也不会走这里,旁边就是悬崖,周围没有高大的树木,易攻不易守。

“张女侠,你可看仔细了周围的环境,也知道了今天必死无疑了吧!所以有什么要留下的遗言快说,要不然一会打起来了,你想说什么可是要费力了,对了我自己报一下家门,让你好知道是谁杀了你,我是”还没等那个人啰嗦完,张思瑜就已经拔出了嗜血剑向他刺去。

那个人躲开了,还被他的同伴笑着说道:‘让你别那么啰嗦吧!看到没,张女侠,生气啦!不对哦,她早就是那个江湖上行侠仗义的女侠了,现在他是女罗刹了,张女侠,你说你当年那么费力的救了他们,如果你知道现在他们会对你唯恐避之而无不及,你还会不会救他们。”

“我可以回答你,你们都得死,有什么话,你们下去再说吧!”张思瑜从她们的武器上已经看出来了他们是斩魂堂轻易不会出动的天下无敌,天魂夺命鞭,下地夺命索,无魂剑和敌灭刀。自己是不是应该高兴啊,这四个人的身手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当当了,自己这次也许真的会死吧!有种解脱的感觉,只是她今年会失望了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