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过了好一会柳飘飘才松开张思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张思瑜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上那块泪水留下的痕迹笑了一下说道:“没关系的,一件衣服而已,大不了再买一件就是了。”她的话让柳飘飘笑了“你真适合我的口味,以后我们做好朋友吧!”

面对柳飘飘的直爽,张思瑜笑着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柳飘飘的性格,他们聊了一会儿她才想到“呀,祥祥还不我落在家里了呢!”家里的大门还没有关呢,于是急忙的向柳飘飘告辞。

柳飘飘拉住她说道:“正好呢,我也在这里坐累了,你坐我的马车吧,我正要去看看福儿。”他早就从杨天星的嘴里知道了李厚朴住到了张思瑜家的隔壁,虽然他不太同意李厚朴的看法,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可是今天接触了张思瑜之后她觉得她有必要和李厚朴谈一谈。

马车肯定要比走的快,于是张思瑜点了点头,下了车她急忙的跑回家里,一边走一边喊道:“祥祥,娘回来了。祥祥”

李厚朴急忙从屋里走了出来,把食指放到了嘴边做了个不要出声的动作,走近了,他才对张思瑜说道:“想想刚才哭的很厉害,现在被我哄睡着了。”

张思瑜现在看到李厚朴是尴尬的,她点了点头,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后跟进来的柳飘飘的看着李厚朴站在那里看着张思瑜的背影笑着走上前说道:“哟,好本事啊,没几天登堂入室了不是。”

李厚朴看了眼柳飘飘没有说话,他早就习惯了柳飘飘的毒舌了,柳飘飘接着说道:“别看了,人家有相公的,他们夫妻很恩爱的,你就别。”没等柳飘飘说完,李厚朴就转身离开了,柳飘飘看了看叹了口气,走了进去,里面躺着两个小娃娃。

张思瑜摸了摸祥祥因为哭了很久而红红的脸,心疼得不得了,她小恒的说道:“祥祥,原谅娘,娘错了。”

柳飘飘走上前去说道:“你别放在心上了,小孩子的忘性可大了,一会他就忘了,我保证他醒来看到你肯定会开心的不得了的。”

这个时候福儿好像是他们的说话声吵醒了,他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人揉着眼睛走了过去,扑到那人的怀里说道:“娘亲,福儿梦到娘亲给福儿做酱牛肉了。”

张思瑜抱着福儿,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她总能联想起那个梦,自己大着肚子,对肚子里的孩子的温柔,她拍着福儿的背说道:“那娘一会给你做酱牛肉,好不好?”

福儿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张思瑜的怀里又睡了过去。柳飘飘看着抱着福儿的张思瑜,她的心情是复杂的,人相思成这个样子是不是真实老天的安排啊。

李厚朴回到自己的家里,他看着桌子上福儿认字的书,那是思瑜一笔一笔写上去的,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门口的声音,一抬头是柳飘飘走了进来。

柳飘飘坐到了李厚朴的对面说道:“思思,让我过来和你说一声福儿留在她那里吃饭,晚点会让她回来的。”看和李厚朴点了点头,柳飘飘咬了咬嘴唇说道:“李厚朴,我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你会很难过不过,作为思瑜的好友,我想她会同意的。”

李厚朴说道:“你可以不说。”其实飘飘想说什么他都想到了。

柳飘飘男得没有讽刺他说道:“厚朴,她是思思,是别人的妻子,是一个小孩子的母亲,不是思瑜,你看清楚吧,思瑜已经不在了,你这样他怎么会放心啊!”

“我为什么要让她放心,她放心就会离开我了,飘飘难道你真的不觉得她和思瑜很像吗?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动作,语气,开心时候,生气时候都一样的。”

柳飘飘摇了摇头说道:“厚朴,很像!不代表一样,有很多人的很多地方都很像呢,我说一句你不爱听的,福儿你知道吧,她不是有些地方和思瑜很像,有些习惯是学习来的,不是天生的,有很多巧合的。”

李厚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只不过他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我知道,你无法面对失去思瑜,我也是我也难过,可是思思是思瑜的替代品,不可以因为她们长得一样,你就把她当做思瑜啊,这样对这两个女人都不公平。”

“老天对我公平吗?你知道吗?思瑜都原谅我了说要和我重新开始了,为什么要让她死的那么惨,掉落悬崖还不算,还面目全非的。”一想到一年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他的心急一抽一抽的疼着,思瑜是多爱美的啊,让他死的这么惨。

柳飘飘听说过张思瑜的死况所以他也说不出来什么了,这个时候福儿端着个盘子后面跟着祥祥跑了进来说道:“爹,飘飘阿姨你们快尝尝看。”

看着福儿期待的眼神,李厚朴拿起一片酱牛肉放到嘴里,他的安静突然之间睁大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盘牛肉。

柳飘飘因为前几个月的孕吐有些不敢吃可是看大哦李厚朴的反应他有些奇怪,于是小心翼翼的拿起一片比较小的放到嘴里,她的眼睛也睁大了,她看了一眼厚朴,有些惊喜,有些激动眼睛也有些湿润了,是这个味道。

祥祥看到两个人的表情,有些忐忑的说道:“李叔叔,阿姨,我娘亲做的不好吃吗?”不会啊,以前爹爹和自己都能吃好多呢,福儿姐姐也说好吃的。

飘飘回过神开着祥祥说道:“好吃啊,只是我们比较奇怪一般的酱牛肉都比较有味道,你娘亲怎么做的这么好吃呢!”思瑜独家酱牛肉的手法她怎么会呢?难道她是。

福儿那边也是一脸开心的说道:“爹,是娘亲做的那个味道。”已经好久么有吃到了,再次吃到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李厚朴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祥祥希望从他的嘴里能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祥祥挠了挠头说道:“娘亲有放橘子皮哦,娘说这个就可以让牛肉更好吃。”

李厚朴和柳飘飘几乎都要尖叫了,这就是这个牛肉的独特之处,外面做的牛肉要么是太膻也么就是香料味太重,就因为李厚朴喜欢吃酱牛肉所以思瑜总是做,有一次因为着急把安乐的橘子皮也放了进去,没想到居然把香料味和膻味弄得几乎吃不出来,着种做法也只有思瑜会做而已。

柳飘飘开始回忆,其实她没有往那方面想,思思有太多的像思瑜的地方了,自己主观地认为他不是思瑜所以忽略了。今天多亏这牛肉了,要不真把李厚朴劝走了,等到知道思思真是思瑜的时候叫自己哪里还有脸面对他们。“

宝贝们,你们去看看思思阿姨做了什么其他好吃的,飘飘阿姨有些饿了。”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

福儿和想象跑开了,飘飘才和李厚朴说道:“你先不要着急,如果她是思瑜的话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不记得我们的,我记得她说她生过一场大病,也许很这件事情有关呢。”

越是激动李厚朴却是灵境了下来“那祥祥怎么解释?”这么大的儿子,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你真是的,他都什么都不记得了,说谁是她儿子可不就是谁是她儿子了。”柳飘飘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她看着李厚朴不说于是也说道:“你别急,我想办法证明一下,对了我想到了,思域的腰上有个火云型的胎记,我会想办法证明的。”柳飘飘像是对李厚朴说又像是对自己说着离开了。

于是这天晚上柳飘飘以和思思联络感情之名留宿了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