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们本来是要去临水找李厚朴的,可是在路上走了几天听到大家都在说李厚朴在杭州,于是他们又踏上了去杭州的路。

张冠李气呼呼的说道:“这小子太不厚道了,枉费我这么挂念他,他却去杭州游山玩水去了,真是的。不知道我的小思瑜怎么样了。”

如君夫人看了看自己的相公没有说话,那天张冠李出去买鸡腿的时候,他们可是听到别人说一年前张思瑜就掉下了悬崖,如君夫人本来当时就想和张冠李说的,可是被神算老人阻止了。

“相公,你为什么不让我和张大哥说啊!”如君夫人不解的问。

神算子给自己和如君夫人各自到了一杯茶说道:“你现在告诉他,只会然他提早的伤心,他对他的小思瑜情比父女如果让他知道思瑜掉落悬崖,他会疯了的,到时候就不用找会危害武林的东霸天了,要是让他知道武林那些正名门正派都有份欺负她的宝贝徒弟,他就会血洗武林的。”

如君夫人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嘴巴说道“不会吧!”张大哥看着挺开心的啊。

神算子看了眼楼下远处的张冠李说道:你别不信,我还记得那时思瑜小的时候,也就两三岁吧!“说着比量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他带思瑜和厚朴下山来玩,他和厚朴在买东西,思瑜淘气去摸人家的大花公鸡,被啄了一口哭着就跑了回去,他一听去了,给了人家银子,人家还没反应过来呢,家里的鸡就被他掐死了,而且还是两只手一次掐死两只鸡的那种,厚朴和我说的时候,表情还是很后怕的呢!”

如君夫人点了点头,就是一般的父亲也没有张大哥这么宠爱自己的徒弟如果让他知道他的徒弟已经不在了一定会很伤心的,于是点了点头,还嘱咐神算子说道:“相公,知道了我们能多瞒一天是一天吧!你也不要说漏了啊!”

神算老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心里想的却不是如君夫人想的那样,张思瑜的本命星对燃煤在他的位置上却还是没有彻底变的灰暗陨落所以这件事情说不定还有转圜呢,在没有确定之前他还是不要说比较好,再看几天星象再说。

这几天张思瑜不停地做梦,总是梦到在一个山谷里,自己过得很快乐,而且自己还拿着剑玩耍,梦到好像是小时候的自己,身边有个很慈爱的老先生总是把自己抱在怀里,自己总是淘气的揪着他的胡子,他疼得吱牙咧嘴的却也不敢凶自己。

梦醒的时候自己总是没办法想,一想头就会很痛,这次更是被一大早过来玩的福儿看到了,急忙跑了出去,任由自己怎么喊都没有回来,不一会李厚朴跟着进来了。

李厚朴看到了张思瑜的脸色却实是很苍白,于是忙关心的问道:“思思,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呢!”

张思瑜一听他的称呼头痛有事汇总了几分,想到昨天在自家门口看到两人之后的邻居,昨天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一定不是在说什么好事就对了,一想到还在外面奔波的无命,心头更是烦了几分,语气也有些生硬的说道:“李大哥,我没什么事情,只是没有休息好,还有李大哥,我是有丈夫的人,所以请你称呼我为吴大嫂,不要让邻居们误会了,不想我相公回来误会我。”

李厚朴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虽然他早就做好了抢人家老婆的准备了可是还是说不出口不是,于是他砸吧砸吧嘴说道:“既然你昨天没有休息好,那我就带祥祥去我家玩吃过晚饭再过来吧!”

张思瑜拉住了要走过去的祥祥说道:“不用了,祥祥我自己会照顾的,我不太舒服李大哥请回吧!”

李厚朴看着严肃的张思瑜也没有说什么拉着福儿寄走了,福儿可是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张思瑜呢,张思瑜被这小丫头弄得心里内疚死了,怎么可以让孩子看到这一幕呢!

想想在张思瑜的怀里挣扎着说道:“娘,祥祥要去玩,叔叔说给祥祥弄弹弓的。”昨天叔叔答应自己的。

张思瑜叹了口气说道:“祥祥,你乖,等你爹回来,我让你爹给你做好多好多好不好?”

祥祥扭动着身子说道:“不要,娘就会骗我,爹爹不会回来了,他们都说爹爹不要我们了,我要李叔叔做我爹。”

听到祥祥的话,张思瑜又想到了自己的梦,她很生气的让祥祥和自己面对面,“祥祥你听好了,你爹会回来的,不要听别人胡说,你爹答应过我会回来的,你不要因为别人对你好就忘了你爹对你的好,你难道不记得了吗?你半夜发烧是谁带你去医馆的,是谁回来都要抱你的,是你爹,别人都可以不记得他,只有我们两个不可以,知道吗?”

看着从来没有这么凶的张思瑜祥祥显然别吓呆住了,张思瑜觉得自己像是要炸了似的。于是她松开了手,转身走了出去,她漫无目的的越走越荒凉,直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西湖,她看着满池的湖水,心一下子好像静下来了似的,就在她百般无聊的坐在石头上往湖里扔石子的时候,有个小丫鬟走了过来,对自己说道:“姑娘我家公子想请你去凉亭里面坐坐。”

张思瑜抬头一看,凉亭里面坐的是一位玉带束发,水蓝色紧服的俊俏公子,他笑着对丫鬟说道:“请替我谢谢你家公子的好意,我家里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管那个丫头接下来想说什么就离开了。

那位公子身边的侍卫低下头对着他说道:“公子,要不要属下去请那位姑娘来。”

那位公子说道:“罢了,既然人家不想,又何必勉强呢!”只是一想到刚才她有些失落的坐在那里,看着真的好美。

张思瑜心里还是乱乱的这个时候又出来个丫鬟说道:“姑娘我家老板娘说让你进来喝杯茶。”张思瑜汗,怎么今天这么多人找自己啊,想清静一下都不行,她抬头一看是当初在买果脯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姑娘,他对这个姑娘还是有些好感的,于是她在丫鬟的带路下走到了凉亭里。

柳飘飘看着她笑着说道:“坐啊,不会嫌弃我唐突吧。”

张思瑜笑着接过丫鬟递上来的茶水,举了举说道:“我还要谢谢你呢,我可是走的有些渴了呢!”说着咕咚咕咚的把一茶杯的水都喝了。

柳飘飘笑着看着她说道:“如果不是你不认识我的话,我真的以为你是我的那个好姐妹呢!”

“张思瑜?”已经有好多人误以为自己是她了,到底是什么人和自己长得这么像。

柳飘飘点了点头说道:“可不是吗?那个家伙,就是不听劝,要不然也不会不在了。”

张思瑜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已经过去的事情,就算怎么难过也过去了不是,就像我因为生了一场大病以前的记忆都没有了,也难过啦,不过我相公说的对,人要向前看,不能总是停留在过去。”

柳飘飘看着她,突然间抱住了她说道:“只一会儿,就一会儿。”张思瑜估计他的大肚子也没敢动,总体来说是个女的也不用怕的。

“你这家伙,我当初劝你了,要你不要做什么嗜血女罗刹的,人家相公不好管你什么事啊,还有你这家伙有事情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就算散尽家产也会保住你的性命的啊,现在弄得我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柳飘飘抱着张思瑜边哭边碎碎的念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