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用了,是本座不让他们打扫的,你进来吧!”梁思朴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

阿右马上对着守卫挥了挥手,然后走了进去,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梁思朴笑着说道:“回来了?心上人可追到了?”

阿右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沮丧,她摇了摇头说道:“属下和他说清楚了,他既然没有心和属下在一起,谁啊也不削于要他。”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得。

梁思朴笑着说道:“口是心非的丫头,我就不信你那股子要强得劲会甘心,好了我也不逗你了,如果我说我有一种药可以让他死心塌地的爱你,你要不要?”

阿右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梁思朴,梁思朴坦然的看着她说道:“我只是说可能,这是我为自己研究的药,要还没有出来,我需要实验的人,你是否愿意冒一冒险,说不定幸福就是你的了。”

阿右想了下,跪下说道:“谢谢小姐给我这次机会,阿右愿意冒险。”就算不能成功又怎么样?他都已经说不喜欢我了,就是再说一次又不会少块肉,她承认自己就是不甘心,活了这么大第一次对男人动心,却被拒绝,这渴死阿右视为耻辱的事情。

梁思朴很是满意阿右的答案,她笑着扶起阿右说道:“那你就先忙别的事情去,等那药拿来了,我就给你。”

阿右谢过之后,梁思朴让她离开了。杭州城内一大早的就有人搬家,这人还不是别人就是大腹便便的柳飘飘,她可是被杨天星烦的够呛啊!

“老板娘,我们真的要走啊?”杨公子对老板娘多好啊,老板囊怎么就不动心呢。

“小小,你怎么这么多话啊,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谁想留下来我又不拦着你们,你干嘛拦着我?”真是的,她绝对不会承认是生气昨天杨天星的犹豫让她生气更让她伤心了。

就在她一只踏上马车的时候突然身后伸出一双手臂把自己捞了过去然后放在了地上,等她落地看清了来人的时候他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杨天星!你是不是疯了啊!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你知道我是孕妇吗?那样会不会伤害到孩子你知道吗?还是你认为孩子没有了我就会和你在一起?”刚才双脚离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呢!他的宝宝,她的宝贝!绝对的不可以有事的。

杨天星也是一愣,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人打,就是老头子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动过他,不过他可是没有拿这个当关键,他急忙的说道:“我只是听说你要离开,一时情急才会这么做的,对不起让你害怕了,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会拿孩子当自己亲身个看待的。”

柳飘飘的心不规则的跳了一下,但是表面上确实风平浪静的说道:“现在会说了,昨天干什么去了,晚了!”她是绝对不会让她昨天晚上的眼泪白流的。要知道女人的眼泪都是珍珠,都很珍贵。

杨天星急的一脑袋汗,他说道:“说真的飘飘,我承认我有些介意你和孩子的父亲在一起过,但是以后陪在你身边的是我,以后这个孩子也只会叫我爹,所以那些又算什么啊!飘飘,我只是想守着你,过日子!”

要说估计今天的杨天星是做了功课来的,要不怎么能句句说到柳飘飘的心里呢,说的她的心都软了。

“谁说你可以进入我的人生了,做梦。”说完转身回去了,留下杨天星和一群不知道怎么办的下人,还是小小壮着胆子问一句“小姐,我们不走了啊?”

柳飘飘很平静的说一句:“人家都说西湖边上省的孩子水灵,为了我家宝贝还是多住些日子吧!”

小小挠了挠头,西湖边上的孩子水灵?他怎么没有看出来,在她看来孩子长得好不好不是随爹娘吗?

杨天星却是很开心看来飘飘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自己得加油了啊!

这边因为如君夫人已经好些年没离开沙漠了,一出沙漠就病倒了,于是他们找了个农家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好一段日子。

“张大哥,真是对不住啊,我这身子也真是拖累人啊,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如君夫人坐在马车里对对面的张冠李说道。

张冠李笑的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嫂子,你看我又没说什么,是不是我这个老粗做了什么让你误会了,我真没着急呢。”

神算子拍了拍如君夫人的手说道:“你别担心,总的也没耽误多久,只是你在沙漠适应了那里,出来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好的差不多了,只要定期喝些滋补的药就行了。”

“神算子,我那两个徒弟的命相怎么样了,别说你不知道啊,我可是看着你这几天看了好久的天空了。”他起夜的时候总是能看到神算子看着天在玩手指,好啦,是算。

神算子看了看他,犹豫了下说道:“厚朴还好,现在本命星在正位,虽然边上有些黑云但是他现在是红星高照倒是不妨事的,思瑜的确实差了些,她的本命星没有在正位甚至可以说在背后,但是她本命星中略带亮光,估计问题不大。”

张冠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你个臭算命的,要吓死我啊,我可就这么两个徒弟,哪儿都不能少。”

如君夫人笑着看着自己夫君和张大哥吵嘴,这好像是他们两个人独特的沟通方式,她笑着说道:“张大哥,你可这是宝贝你的徒弟你是怎么遇到他们的。”

张冠李叹了口气说道:“厚朴是故人之子,他们夫妻两个都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人了,平日里助人为乐,乐善好施的,可就是这样惹来了小人的窥视,还好他们家有衷心的下人抱着厚朴带着他爹的遗言找到了我,他爹说让他别报仇,要快乐的活着,虽然他不让厚朴报仇却没说不让我去,我查清楚了之后给他们报了仇,也省得厚朴长大了之后为报不报仇而闹心。”

如君夫人点了点头,都是一千年苦命的孩子得亏遇到了他的师父呢,张冠李接着说道:“至于思瑜就有些怪了,还记得那次带着厚朴下山来玩,听到门口有动静等开门一看就看到一个篮子篮子里面是小思瑜和一封信,信里写着思瑜的名字和生日。”

如君夫人诧异的说道:“怎么会有那么狠心的爹娘呢!”

张冠李气的也是胡子飞飞的说道:“可不是吗?你是不知道思瑜小的时候多可爱,我把她从篮子里面抱出来,她都不哭,还对着我吐泡泡呢,我不知道怎么了,看着她心里暖暖的,可开心了。”

神算老人在那边悠悠的开口说道:“这应该就是缘分吧!”

张冠李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就是,要不然我怎么看到那个丫头就喜欢的不得了,以至于后来被那个小丫头欺负的可以。”一想到懂事后的小思瑜总是管着自己,虽然有些丢面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听她的话就对了。

如君夫人笑着说道:“我看这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我倒是想看看思瑜了,真是让我好奇的不得了。”

张冠李点了点头说道:“快了快了。”其实他也很想念小思瑜呢,还有厚朴那个臭小子,如果那小子还是那么傻傻的,自己就把他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是不是浆糊。

神算子看和张冠李眼中有些复杂的东西,虽然一闪而过,不过还是存在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