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3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福儿看着认真给她揉肚子的张思瑜,伸出双手挽住了她的另一支胳膊说道:“阿姨,你真的好像我娘亲哦,我娘亲也是这么温柔的,她很疼爱我,做的东西也很好吃,会给福儿做衣服。”虽然不常常见面,但是她知道娘亲是记挂她的。

张思瑜笑着说道:“可惜阿姨没有这么好的福气啊,没有你这么额贴心的女儿,只有那个臭小子。”说着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睡觉的祥祥。

福儿转了转眼睛说道:“那阿姨,你给福儿当娘好不好?我让我爹给祥祥当爹,我爹一定会好好疼爱祥祥的。”

张思瑜愣了下说道:“这可不行哦。祥祥的爹只是有些事情出门去了,过些日子就回来,不过我倒是可以认你做我的干女儿,等有时间我和你爹说说看,我可是一直希望有你这么可爱的女儿呢!”

福儿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等到李厚朴来接福儿的时候,张思瑜笑着说道:“李大哥,真是抱歉了啊,刚刚我让福儿多吃点,她可能有些吃多了,这是些山楂,我本来想给她弄些山楂水的,你来接她了。”说着把山楂放到里福儿的手里。

李厚朴点了点怀里福尔德鼻子,笑着说道:“是不是阿姨做的南瓜粥太好吃了,你这个小家伙贪吃吃多了。”福儿笑着把脸埋在了李厚朴的胸前。李厚朴笑着对张思瑜说道:“没关系的,我回去会给她弄山楂水的,你放心吧!”看点张思瑜点了点头,他转身抱着福儿离开了。

张思瑜看着李厚朴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这样看着这个背影有些心里说不出啦的感觉。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厚朴跳上了张思瑜家的房顶,他掀起了一片瓦,身为习武之人他当然有夜视的能力,他的师父更是在他和思瑜小的时候每天让他们用一些药材熬的水洗眼睛。

张思瑜躺在那里,眉头紧皱着好像在做梦似的。李厚朴总是半夜来看他的睡着的样子,白天的时候要避嫌,虽然他不在意,但是他知道女子的清白是多么的重要啊,所以他尽量的避着,只有这夜晚,他可以安安静静的看着这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不过有几次思域的突然醒来可是让他吓了一跳还亏得他反应的快呢!

张思瑜这个时候正在做梦,她梦到自己大着肚子坐在一间屋子里,正在看书的她肚子好像懂了一下,她笑着摸了摸肚子说道“女儿,不要调皮了好不好?爹爹已经去给你好吃的去了,你再等一等。”

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男人他的脸是模糊的他笑着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蹲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怎么样,宝贝还乖吗?”

自己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说道:“怎么样?酸梅买回来了吗?”说着就感觉嘴里的嘴里的酸水就要流出来的似的。

男人笑着看着自己说道:“那你们两个要怎么谢谢我啊!”

自己笑着亲了那个男人一口,然后肚子里面的宝宝也好像有感应似的,踢了一下,自己这个时候好像恢复了意思似的,终于不只是像个旁观者似的看着了,于是自己努力的想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就是看不清,直到外面有个声音喊道“李厚朴!”自己被这个名字吓到了,吓醒了。

看到张思瑜坐了起来,李厚朴以最快的速度盖上了瓦片,张思瑜因为惊吓所以也没注意到那微乎其微的动静,她用手一下一下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这做的叫什么梦啊!自己可是已经结婚的人啊,梦中孩子的父亲不是自己的相公而是别的男人,天啊,她到底还要不要活了啊!“思思,你在干什么?你只是做梦而已,只是做梦。”一边小声的对自己说着,一边躺了下来。

远方的森林深处灯火通明的倒不像是夜晚,那里就是东霸天的总坛,梁思朴坐在他的椅子上,下面垫着的是一整条的白虎皮,她看着下面跪着的人说道:“你是说,还在研究?”

下面跪的就是斩魂堂的堂主,他虽然平日里威风,可是不过也只是个听命于人的,别人怕他,可是他更怕上面那个看起来很美,却比蛇蝎还狠的女人,要论城府没人比得上他,他有些磕巴的说道:“请教主原谅,属下已经让他抓紧时间了,可是就算药物研究好了也要找人实验不是?”

梁思朴可这斩魂堂的堂主,把人家看的心差点飞了出来,她莞尔一笑说道:“你说的也对,那就再给你们些时日到时候你把试验品拿来我自己会找人实验的。”梁思朴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等到人走了之后阿左上前说道:“小姐,你想到找什么人了吗?”

梁思朴玩着衣服的花穗想了想说道:“小右可回来了?”

阿左气愤的说道:“回来了,回来也不出来,他说他以后再也不离开东霸天了,都是那些可恶的臭男人。”说完她有些后悔了,看着小姐的脸色已经变了,她急忙的跪下说道:“请小姐原谅阿左,口没遮拦。”

梁思朴看着阿左笑了笑说道:“口没遮拦?恩,这倒是实话这次念在你认错的快,你去武明殿自己领十鞭子吧!”

阿左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小姐。”她起身走向殿外,还没有踏出门口就听到后面说道:“受完刑之后去叫小右来见我吧!”阿左点了点头离开了。

梁思朴看着大殿中间的火炉,看着这熊熊烈火,她突然之间很生气的站了起来她说道:“李厚朴,我哪里比那个张思瑜差了,你居然离开了,就算我把孩子带到你的身边你也不在乎,好,你不是离开临水吗?天下虽大可是我梁思朴想找的人还没有找不到的。”她只是因为教里面有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回来了几天李厚朴居然扔下了念郎,带着福儿离开了,虽然念郎不是自己的儿子他的死活自己不用真的在意,不过这间接的说明了自己在理后心中的地位,这让一片痴心的梁思朴怎么能接受啊!于是她下了天涯海角追缉令一定要找到李厚朴。

她回了一下衣袖大厅中央的火炉就变得四分五裂了,落在地上的炭火慢慢地由红变黑,她看的心情很舒服呢!

阿右开门看到了脸色有些白的阿左说道:“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呢?”说着她来到桌前给她倒了杯茶。

阿左苦笑的说到:“我在小姐面前说错了话,小姐从轻处理让我去武明殿领了十鞭子。”

阿右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停住了,他看了看阿左有些苦笑的说道:“那我帮你擦药吧!”

阿左摇了摇头说道:“小姐找你呢,你快去吧,等你回来再给我擦药也不晚,还有小姐今天心情不太好你要小心点。”

阿右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等我回来。”说着就离开了,她的眼前全是脸色苍白的阿左,其实有的时候她的心里很矛盾的,他们两个的命都是小姐的,小姐对她们有时候好的不得了,有的时候却因为不小心说的一句话而要受到重罚,都少年了,她和阿左好像都习惯了,可她总是觉得小姐对待她们像是对待宠物一样,这种感觉说不太好。

阿右来到大堂看着地上已经燃尽的黑炭额四周破碎的火炉的尸体,急忙对外面守着的人说道:“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快收拾了!”

守门的侍卫急忙的要去收拾他们都知道她和阿左是教主的左右手,而他们更是听出了今天教主的心情很不好!他的小命很危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