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如杭州城里的热闹,斩魂堂的密室里,无命正在玩命的研制,可是研制药物就要平心静气,他现在哪里能平心静气!于是又一次的失败,他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他颓废的坐到了地上,他有太多的担心,太多的不放心,他知道堂主不会伤害自己的性命,但是思瑜呢?她现在不知打自己会武功,拿自己当做他当自己的丈夫,上次逃过了李厚朴的寻找,会不会现在已经让李厚朴找到了啊!想到这些,涛就抱着脑袋,恨不得现在马上出去然后带思瑜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两个的地方去。

可是他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石墙,他慢慢地平静了自己的思绪,是啊,越是着急越是不好研究不好,然后就出不去,自己一定要努力平心静气的。

无命在地上盘腿调整了一会儿呼吸,然后敲了敲石墙从外面进来个身穿黑衣的人恭敬地对他说道:“无命师兄,有什么吩咐。”

无命看着外面的光线说道:“找人把里面收拾一下吧,然后再把东西给我重新准备一遍。”

那个人领命下去了,石门再一次的关上了,无命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再次踏出这个师门的时候确实另一番景象了,这件事情请容后再表。

李厚朴把所有的事情都尽量安排好,就带着福儿安心的住在了这条小巷子里,他每天白天能看到吴大嫂几面,现在他知道她的闺名叫思思,你看老天这是在提醒他,这个人就是上天给他恩一次机会让他珍惜的。

“李大哥,我来带祥祥回家了,今天麻烦你了,这是给福儿做的衣服,请你把要嫌弃。”说着把一个篮子放到了桌子上。

福儿开心的跑过来说道:“阿姨,是给福儿的衣服吗?福儿最喜欢阿姨了,自从娘不在了之后我已经好久米有穿新衣服了。”准确的说好久没有穿娘亲做的衣服了。

听福儿的啊,思瑜的心里这个疼啊,看着这个刚刚到她腰的小女孩,如果他要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一定会疼她到骨子里的。张思瑜摸了摸福儿的脸说道:“如果福儿穿着舒服,以后阿姨再给你做好不好?”

李厚朴看着张思瑜和福儿的互动,心里这个温暖啊,就好像看到了一年前的样子一样。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他心里一直相信着这一天不会远的。

这个时候杨天星手里提着几个纸包和两坛子酒走了进来,看到对面的张思瑜,下的他差点把手里的酒扔了,这还不是晚上呢!

张思瑜看到了杨天星,忙和李厚朴说道:“李大哥,你家来客人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今天晚上做了南瓜粥,上次福儿说是要吃,一会就让福儿上我那去吃吧!”

李厚朴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你了,思思。还有谢谢你给福儿做的衣服。”

张思瑜听到李厚朴叫自己死死地时候明显的很不舒服,但是有碍于他这里有人想着下次再提醒他才好,于是点了点头拉着祥祥回家了,他走之后杨天星急忙的走上前来说道:“厚朴,我没眼花吧!”

李厚朴看着他笑着说道:“你没眼花,也没见鬼,她长的是不是很像思瑜。”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杨天星的头点的不停,一边回头看一边说道:“哪里只是很像啊,明明就是一个人啊,真是难得看到了两个长得一摸一样的人。”要不是当初听说张思瑜掉落悬崖之后,李厚朴去找只看到了那些被野兽啃得面目全非的骨头,然后李厚朴屠了整座山的野兽,他也不会认为这个人就只是像张思瑜而已了。

李厚朴笑了笑没有说话,福儿走了之后,他们两个坐到了葡萄架下面,立候搬来之后看到了有个葡萄架很是满意,于是在葡萄架下弄了个石桌弄了几个石凳,坐在下面也别有一番滋味呢。

李厚朴给杨天星满上酒之后说道:“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要去努力吗?怎么又找我喝起酒来了呢!”

杨天星喝下酒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可不是努力了吗?我苦苦等了几天找了好多办法今天才看到飘飘,可是飘飘问了我一句话,我居然犹豫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李厚朴抿了抿嘴说道:“什么话?”

“他问我,想不想知道孩子的父亲?”

李厚朴也沉默了,是啊,男人都的自尊心很强的,就是自己有多少个红颜知己也不许妻子一步踏错,以前和思瑜在一起的时候就总是听私思瑜抱怨,你们男人真是没有良心,女人为你们生孩子,做饭,你们倒好,总是去寻花问柳的。自己那时候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呢,他喝了口酒说道:“你没说话吗?”

杨天星摇了摇头说道:“我是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要是我们家老头子知道一定从我们家祖坟里面跳出来骂我。”以前老头子总会教育自己作为商人一定要在任何情况下,别人说话一定能回答出来。

李厚朴看着自己的兄弟,看了眼天说道:“那你介意那个孩子不是你的吗?”

杨天星紧紧的握住酒杯,然后过了一会说道:“说不介意是假的,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努力把孩子当做我亲生的,就算以后有了孩子也不会厚此薄彼的。”

李厚朴说到:“那你这么和飘飘说就好了吗?”

“晚了,飘飘说晚了,我当时的犹豫就是说明在我心里其实她没有那么重要,所以我才会犹豫的。”

李厚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前几天还说你聪明呢,今天犯傻了不是,难道你像像我当初一样,一走就五年了无音讯额,然后任由她胡闹啊,漂漂的性格和思瑜还有些不同的,思瑜只是性格倔强比较拗,可是漂漂的性格有些让人说不好,思瑜以前说飘飘是多愁善感的,如果有个人能走进她的心里就会在里面生根发芽,如果硬要拔出的话,就会连皮带肉的,她就会把自己包裹起来,然后也许会在遇到一个有耐心的人抽丝剥茧的把她拯救出来。”

杨天星听着李厚朴的话,他想着,以前思瑜也和自己说过,其实飘飘的性格很要强,有些事情明明他想这么做,她却会那么做,说是任性,不如说是想要引起别人的在意而已。

杨天星还是有些顾忌的说道:“那我应该怎么做呢!”

李厚朴自嘲的说道:“你还敢问我,你不知道我是个失败者吗?”

杨天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李厚朴说道:“你别傻啊,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了啊,虽然我错过,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才可以给你提醒,不是吗?只要你心里认定她了,就要努力的去留住她,记住在感情里美哦与什么法门,只有一颗真心,算计来的幸福不会长的。”

杨天星拿着酒杯思考了片刻,然后说道:“你说得对,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要告诉她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我不会辜负她的,厚朴,我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说和急忙的往外面走去留下李厚朴一个人在那里独酌。

福儿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道:“阿姨不好意思,福儿吃的多了。”

张思瑜笑着帮着福儿揉着肚子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可人疼啊,阿姨既然叫你来就不会让你不吃饱啊倒是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你这会可能会有些胀,阿姨给你揉一会就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