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2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李厚朴露出了痞痞的笑容说道:“哟,这条路也不是你家的,凭什么说我跟着你啊。”

张思瑜一时没有话抱着祥祥转身往家里走去,手里的篮子握的紧紧的,她想着如果那个男人敢对她怎么样的话,她就用篮子砸过去。

李厚朴没有往前走,虽然特真的不想再离开张思瑜一分钟,但他知道死缠烂打的不好用,于是他调整了心情打算去胭脂铺接福儿,还要告诉福儿又要看到娘亲了。那丫头一定会看新的又蹦又跳的。

可是他一进胭脂铺就看到他的宝贝女儿坐在椅子上哭,小脸哭的红红的,柳飘飘在一旁劝着看到他走了进来忙说道:“快,你终于回来了,快来哄哄你的宝贝,我是招架不住了。”说着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椅子上,她这个拖家带口的容易吗?

福儿一看到爹爹来了,急忙跳下了椅子,扑到李厚朴的腿上,李厚朴也是把她抱了起来坐到了刚才福儿坐的椅子上说道:“女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脸哭的这么红啊,不漂亮了都。”这个小姑娘可是最爱漂亮的。

福儿还是一抽一抽的说道:“娘不认识福儿了。”说完那眼泪又忍不住的留了下来。

李厚朴有些不明白的看向旁边的柳飘飘,柳飘飘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刚才带着福儿上街,在一家店里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思瑜的人,福儿叫人家娘,人家说福儿认错了,就是这么一会儿事。”对不起,思瑜。原谅我没有和李厚朴说那个人简直和你一模一样,福儿已经很伤心了,既然李厚朴这家伙没看到,那就不要再让多一个人伤心了,我想你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两个家伙伤心吧!

李厚朴来了兴致说道:“那女子怀里是不是还抱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长得挺清秀的。”说完还还回忆起那个男孩的长相觉得那个小男孩长得还有点自己小的时候的样子呢!

柳飘飘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厚朴说道:“你怎么知道?”而且还一脸陶醉的表情什么情况?

李厚朴给福儿擦了擦眼泪说道:“福儿,不哭。你娘亲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你,爹爹回你努力让她想起来的。”

福儿停止了哭声,不过还是有些抽噎的说道:“真的?”

李厚朴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爹爹,什么时候骗过福儿啊,所以福儿乖乖去换件衣服吧,衣服都脏了。”

福儿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由于刚才哭的太投入了,眼泪和鼻涕都被自己不小心的蹭到了衣服上,于是福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跳下李厚朴的腿,跑了进去。

柳飘飘看着福儿的背影皱着眉头说道:“我说,你这家伙。有你这么骗小孩的吗?大人说的话是要负责的。”

李厚朴看了柳飘飘一眼说道:“我哪里说话不负责任了,我需要一个妻子,福儿需要一个娘,不是吗?”

柳飘飘想了想的确是这样,虽然作为思瑜的朋友,她希望李厚朴能对思瑜长情,但是如果那样思瑜一定会不安心的,但是这家伙是不是也太快点了,才一年的时间就走出了情伤,到底是应该说它的恢复能力快呢?还是这家伙寡情呢!想了半天她说道:“你见到那个女人了啊!”虽然有点废话,但是由这个点切入比较好。

李厚朴点了点头说道:“她简直就是和思瑜一模一样,声音动作都很接近,老天终于听到了我的祷告了,他终于把思瑜又还给我们父女两个了。”

柳飘飘听着有些不对说道:“你要搞清楚!那个女人不是思瑜!他只是长得像思瑜而已,而且人家还有个四岁的孩子呢!你打算破坏人家家庭啊!”

李厚朴把玩着腰间的玉佩说道:“她没有相公,那个孩子还有些像我小的时候呢!”

柳飘飘觉得现在她和对牛弹琴的人没有什么两样,如果她会喷火的话她早就喷火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像和她心意相通似的动了一下,她马上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告诉自己自己是个孕妇,不要动怒。

这个时候杨天星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人说道:“飘飘,我终于找到你了。”她的五十三家胭脂铺自己都走完一半了。

李厚朴看到杨天星站起来喊道:“天星?你怎么来了。”

杨天星进来的时候满眼睛都是柳飘飘,李厚朴这么一喊杨天星才看到李厚朴也在于是上前拍了拍李厚朴的肩膀说道:“好家伙,我在路上都听说了,你小子当上武林盟主了啊,我早就说了只要你出手武林盟主肯定是你的。”

李厚朴笑着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哪里有你小子说的那么夸张啊,我们科室好几年没见了,一会找地方喝两杯吧!”

杨天星笑着刚要答应,却看到站起来的柳飘飘哪如装了簸箕一样的肚子说道:“飘飘?你的肚子?”

柳飘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鄙视的说道:“我说杨天星,人可以没有脑子,不过你是不是白痴啊!没看到过孕妇吗?有这么吃惊吗?”

杨天星当然不可能没看到过孕妇,而是半年的时间柳飘飘就已经嫁人了?

“飘飘,你嫁人了?”杨天星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

柳飘飘笑着上前挽住李厚朴的胳膊说道:“是啊,我和厚朴成亲的时候低调了些,只是拜了天地,等哪天想请客了会叫你的啊!”

李厚朴用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柳飘飘,而杨天星却是用一副心痛的眼光在两人之间打量着,心碎的掉在地上都捡不起来了,为什么两个女人都成了你李厚朴的女人。

李厚朴对自己的事情可能迟钝了些,但是别人的事情他可是精明的很,她看出了里面的门道,于是拿开了柳飘飘挽着自己的手,对杨天星说道:“别听她胡说,走我们去喝酒去。”说着连说带拉的把杨天星带了出去。

留下柳飘飘在哪里拧着手帕的喊道:“李厚朴,你走了,福儿呢!”这家伙不是要带福儿出去吗?还有这家伙不会说漏些什么吧?这个可恶的杨天星还出现干什么!

酒楼里杨天星坐下就说了一句话“小二,来十斤酒。”就上来了就咕咚咕咚的喝上了,李厚朴倒是也不拦着,等他看的这家伙喝的差不多了的时候说道:“行了啊,兄弟,借酒消愁不是个事啊!”自己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浪费时间,错过太多。

杨天星看着他没有说话,李厚朴说道:“好了,我跟你说啊,我也是半个月前才来杭州城的,之前我一直住在临水,我是带着我女儿出来散心的!”

杨天星一下子好像就来了精神的说道:“真的?那么你和飘飘没关系?他的孩子不是你的?”

李厚朴看着自己的兄弟,这个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狐狸居然也栽了,感叹一声: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1“是啊,飘飘我也是在这里遇到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话说现在李厚朴可是落下个毛病如果有人把他和别人的孩子联系到一起他会第一时间撇清的,开玩笑给人家养孩子也要看看那个孩子的父母在不在啊!

杨天星开心的大小不一样会就又绷着张脸不说话了,李厚朴拍了拍他说道:“兄弟和我说说吧,我怎么也算是过来人了,虽然不能给你当榜样,但是可以给你当反面教材啊,给你分析分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