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命本来还想请他多给自己一些时间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自己越是显得在乎思瑜,思瑜的危险就越是大,现在的就只有回去想办法了。

无命一路上想了又想,还是不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现在的思瑜没有记忆,没有武功,只有的是善良和天真,她已经和天下大多数的女人一样的依赖相公了,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离开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让他怎么办啊!

让她恢复记忆?不是没想过,可是不行的,当初在崖边的时候自己可是亲眼看到他已经和李厚朴两个人冰释前嫌了,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让她恢复了记忆,那找来西域万浆果还有什么意义。

想来想去只能先找个理由离开,然后尽快的在五天里研究出来假死药给阿天希望他看在自己帮了他的份上,能帮自己暗中照顾思瑜。

思瑜伸了个懒腰,总觉得这觉睡得有些太死了,她往祥祥的身底下一伸,叹了口气对着无命抱怨道:“我睡得太死了,你看吧!祥祥尿床了。”平常半夜都会醒来给祥祥把尿的,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怎么了,一觉睡到天亮了。

“尿了就尿了吧!思思,我有件事情和你说。”无命严肃的看着张思瑜。

张思瑜揉了揉眼睛,也一脸严肃的看着无命,她知道他的相公对她很好有什么事情自己能解决都不会告诉自己,这不是自私不是独断,而是对自己的疼爱。

无命看到了张思瑜严重的信任不知道为什么它的内心头一次的有些愧疚了,他坐到床沿边摸了摸张思瑜散落在脸上的头发说道:“这两天我们得快马加鞭的赶到杭州城去,我会在那里买间房子,你和祥祥在那里等我,我想到可以找一位好朋友帮忙,但是他家住在塞外,现在塞外的天气很不好,不是和你和祥祥去,所以你们在杭州等我。”

张思瑜看了看无命,有着嘴唇想了想说道:“不要,这不是理由,以往你那是不是理由的理由,我都当做理由,这次不会了,我可以找人照顾祥祥然后跟你去。”说着她楼主了无名的腰头靠在无名的胸口说道:“相公,不要离开我。”

张思瑜的柔情就像是一把把的利刃插在了无命的心上,无命很想抱着她什么吗都不管的直到天荒地老,但是现实是不可能的,于是他很了狠心的推开了张思瑜,他笑着说道:“你看你有多想了不是,你要相信你家相公啊!放心吧!我真的是去塞外找朋友,只不过因为你失忆了不记得了,我们科室很好的朋友呢,你和他的妻子相处的也很好,要不是怕你舍不得祥祥我可不是想带你去吗?你想想看我们谁都不认识,你把孩子托付给谁啊!”

张思瑜一时回答不出来他的问题,于是耍赖的说道:“我就是不想你离开我啊,我失去了记忆,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了,你是我最信懒的人,你不会骗我,不会欺负我,只会疼我,没有你我会难过的。”

无命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他真的好想静一静但是他不能,他只能接着安慰张思瑜说道:“都是孩子的娘了,还像小孩子一样的撒娇,我会快去快回的,回来解决完了事情,我们生一堆的孩子好不好?”

张思瑜的离别之情被无名的调侃给打断了,她红着脸轻打着无命。

这边虽然比他们要晚出发可是因为有些急事,所以日夜兼程比他们要早些达到杭州的李厚朴父女两个正坐在杭州城内一家有名的胭脂铺里呢。

“爹,你为什么带福儿来这里。”这里以前看到过,娘亲有说过是女子打扮的地方,还说等福儿长大了会带福儿过来。

李厚朴看着腿上坐着的福儿笑着说道:“来看你娘亲的好朋友,一会见到了人要交飘飘阿姨知道吗?”

福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我说你个武林盟主没事到我这个女人地方来干什么啊!”柳飘飘人没到声音却先出来了,门帘一掀柳飘飘挺着个大肚子走了出来。李厚朴有些惊讶。

柳飘飘白了他一眼说道:“把你的嘴巴合上,没见过孕妇啊!”真是大惊小怪的。

“飘飘,你省么时候成的亲啊!”李厚朴可不是吃惊吗?可没有听说过柳飘飘什么时候成亲了,可是这肚子却也不是家的啊。

“谁告诉你,怀孕就一定要成亲了啊,这个孩子没有爹,就只有我这个娘亲,我说盟主,你来我这不会就是想问问我的孩子爹是谁吧!我的孩子爹不可能是你,不过别人的可就难说了。”当她的眼睛是瞎的啊,都听手下的人说了,那个妓女带着个孩子说是他的,当年白看好他了,早知道他和天下的男人一样的,就不让思瑜和她在一起了。

李厚朴也知道他说的是念郎的事情,可是现在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所以就先不说了,于是他把福儿推到飘飘面前说道:“福儿,叫人啊!”

福儿抬头看着飘飘笑的甜甜的说道:“飘飘阿姨。”

柳飘飘一开始到时没有反应过来,后来才想起来,然后费劲的弯下了些腰面前和小姑娘直视的说道:“你就是福儿?我以前总听你娘亲说起你呢,果然就像她说的可爱,漂亮。”因为肚子大了,弯一会已经有些受不了了,于是直起身子,看着李厚朴也没有刚刚呢么冷了说道:“没想到你会把福儿接过来,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的。”

李厚朴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误会了说道:“福儿是我的女儿,我带她来杭州是散心的,不过我这两天有些事情不方便带着她,在杭州没有太过相信的人,所以就只好来找你了。”

张思瑜不在了,柳飘飘到时也没有让手下的人看着李厚朴所以倒是不知道一早他就把福儿接到了身边“福儿是你的女儿?什么意思?”

李厚朴看着她说道:“福儿是我和思瑜的女儿,当初思瑜除了事情我就和福儿相依为命了。”

柳飘飘当然知道福儿不是李厚朴的女儿,但是听他这么说她就明白,于是问道:“那姚姨呢!”是啊,思瑜不在了,姚姨年纪大了,让李厚朴照顾福儿要比自己好的多吧,现在自己都是一团乱呢。

李厚朴看了看福儿微微底下的小头说道:“姚姨说他有些事情去办,就离开了。”

柳飘飘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拉着福儿坐到自己身边说道:“你要有什么事情就去忙吧,孩子放在我这你就放心吧,还有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在杭州城,等你来接福儿之后我会先离开一段时间,有什么事情你就让人到胭脂铺传话就行。”

李厚朴一直都知道柳飘飘神秘,当年思瑜就告诉过他飘飘不会害我们,如果她想神秘就由着他,每个人都应该有些自己的故事。

于是立候点了点头起身走到福儿的身边说道:“福儿你乖乖的待在阿姨这里,爹有些事情你忙,忙完了爹就回来接你。”

福儿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爹爹要早点回来啊,福儿会乖乖的。”

李厚朴走后柳飘飘拉着福儿在那里聊了好一会,然后她笑了,她忍了忍努力不让眼泪留下来,她心里说着:思瑜,放心吧,李厚朴和福儿都很好,如果你在就更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