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96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石头急忙问道:“老头,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厚朴哥是要保护张思瑜去吗?那可是嗜血女罗刹啊,你们怎么和她认识的呢?你们总是神神秘秘的,我到底还是不是自己人啊!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白头老人听了他,想了想说道:“你去收拾几件细软,我们边走边说。”

天大地大李厚朴真是不知道去哪里找张思瑜,五年了!他每次醉生梦死都想梦到的人,他心里深处的人,也是他最不想想起的人,她的眼神!她的冷笑!

“小兄弟,请问你们李公子在吗?”李厚朴没办法只能找昔日的好友。

“对不起,这位客官,你来得真不巧,我家公子一刻钟之前接到了个消息急忙走了。”店小二笑着说道。

李厚朴道了谢,离开了,杨天星估计也是听到了风声了吧,他只能去胭脂铺张思瑜的好友柳飘飘那里。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李厚朴大侠吗?你不是自五年前就失踪了吗?怎么突然出现了啊!我还以为你喜欢当缩头乌龟一辈子都不要出来了呢!”

“飘飘,我”还没等李厚朴说完,就被柳飘飘打断了“李大侠,我和你可没有那么熟,别叫的这么亲密,让别人听见了,误以为我们有什么,到时候我可是丢死人了。”说着还一脸嫌弃的挥了挥手绢。

“飘飘,不要这样了,我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收到消息有人买凶要杀她!”

“她,她是谁啊!连名字也不愿意叫,那么着急干嘛啊!”柳飘飘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是他不愿意叫她的名字,只是一想到当初她流着眼泪对自己说:今生今世,再也不想在听到她的名字从自己的嘴里出现,李厚朴苦笑,自己种下的因,就应该自己承担。“飘飘,你又何苦呢,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她,现在她有危险,我只是想护她周全,你不是也担心她吗?”

柳飘飘被被说中了心事,瞪了李厚朴一眼,一时间没有话说,是啊,她能不担心张思瑜吗?自从她当年救了自己之后,他们就成为了好朋友,早就劝过她不要这样,天下坏男人是杀不完的,可是思瑜就好像掉进了牛角尖似的。

“飘飘,没时间了,你多想一会,她就会多一分钟的危险,我知道她不想看到我,我答应你,我在暗中保护她。”

柳飘飘白了她一眼,也许思瑜也不知道心里是不是不想见他,他们两个这就是在互相折磨。“我不知道思瑜现在在哪里,我只是知道,一个月后,她会到江南府的林夕村去。”

“我知道了。”了字的话音刚落,李厚朴的身影就消失了。

柳飘飘看了看背影摇了摇头,再次感叹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相守,到底是要怨老天呢,还是应该怨人呢!

在阳明镇的客栈里,坐着一位身穿白衣带着白面纱的女人,她对面坐着身穿紫色绸缎的男人,剑眉星目的男人正是李厚朴找的杨天星。

“算我拜托你了,思瑜,你就躲一阵子好不好?要我我家有一支商船后天出海,你正好出去散散心。”

“天星,谢谢,不用了,命中注定的,该我死是躲不过去的。”说着张思瑜起身要走。

杨天星急忙拉住了她的手,她一眼刀过去杨天星立马放了手,心里不由得苦笑“思瑜,你要去哪里?”

“昨天城东的杨家娘子来找我,让我杀了她当家的。”

“思瑜,人家让你杀你就杀啊,你调查了吗?再说就像你说的个人都有个人的命,你凭什么去改变别人的命运啊,思瑜,就因为你每天都杀人知道有多少人恨你吗?”他真的头疼死了,思瑜这个硬脾气,就只有她的师父和厚朴能劝动她,可是眼下这两个人都没在她身边啊。

“我只杀我想杀的人,我也只杀该杀的人,他们可以辜负爱着他们的女人,我就可以杀了他们。”

“思瑜,你想杀的负心人到底是他们,还是”还没等杨天星说完,张思瑜冷冷的说道:“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那个名字,否则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杨天星在说话,张思瑜就走了出去,杨天星苦笑的看着张思瑜的背影,你始终没有忘记厚朴,就算我守在你身边,就算你不想让我提你也不会忘记。

张思瑜来到了城东杨家娘子家,杨家娘子迎了上来,悄悄的说道:“我把那个死鬼灌醉了,他现在在屋里睡觉,还带我们也是夫妻一场,就给他个痛快吧!”张思瑜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屋子里,干净整洁一看就是那个杨家娘子的功劳,这样的娘子不好好珍惜,每天喝醉了就打人,这样的人不活着也罢了,想着就走到床边,还没等她拔出嗜血剑,只看到床上的被子一掀开,一个黑衣人从床上挑起,这个时候从窗户外面又跳进来几个黑衣人,张思瑜看着那个杨家娘子,那个女人大概被张思瑜看得心虚了于是说道:“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多管闲事,人家夫妻的事情关你什么事,你认为你是好心解救了她们,可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你啊,对于女人来说丈夫就是天,就算再不好也是自己的依靠,可是你把她们的依靠杀了,她们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张思瑜冷笑了一下“说完了吗?你是想死在这里,还是去守着你的天,你临走之前我要告诉你一句话,依靠男人的女人永远都活的懦弱与悲哀。”

那个杨家娘子严重流露了意思的苦涩,但是也就是那么一下,转身就离开了。

张思瑜看到杨家娘子离开了,对黑衣人说道:“是你们一起过来,还是我一下子把你们全杀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张思瑜,不要太狂妄了,你杀了我们的兄弟,我们就要去你的首级回去领赏金祭我们的兄弟。”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着就拔出了嗜血剑向前面的人刺去,那个黑衣人躲开了,转身向张思瑜刺来,张思瑜用嗜血剑打开了他们刺过来的几剑,一件刺中了其中的一个黑衣人,转身又刺中了一个,一跃而起和另外三个黑衣人打了起来,他们顶破了房顶的稻草,在房子上面打了起来,几剑下去,又掉下去了个黑衣人,剩下的黑衣人看到了手中的剑不是嗜血剑的对手,于是从腰间掏出了独门的暗器—昙花一现。

张思瑜用嗜血剑挡开了飞镖,这个时候其中一个黑衣人从旁边刺来,张思瑜刚要挡,这个时候有个蒙着面的男人加入了战斗,二对二的比拼,那两个黑衣人就败下阵来。“张思瑜,今天你有帮手在这里,我们该日再斗,你的命斩魂堂要了,就先借给你用两天,趁着这两天完成以下未了的心愿吧!”说着两个人飞身离开了。

这个时候张思瑜转身就离开了,留下了蒙面的男子站在那里,是的,这个人就是李厚朴,他听了柳飘飘的话急忙往林夕村赶,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了她和那群黑衣人在屋顶上打斗,知道那群人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如果他们全员出动的话,她就有危险了。

张思瑜离开后来到了一片树林里,拿下了白色的面纱,那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鹅蛋脸,柳叶眉,仿佛会说话的眼睛,鼻梁高挺,嘴小巧而且嘴唇的红色红的很诱人就像那熟透了的樱桃似的,她坐在一棵大树下,静静地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那个人虽然蒙着面,但是自己不会认错,就是他,那个自己一辈子不想看到的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