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3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个女孩虽然当初及时看了几眼但是杀手出身的他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他就是当年那个叫张思瑜娘的人。

张思瑜看着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把她抱起来好好地亲亲她,无命最是不信命的人,可是这个时候他也觉得天在耍他呢,还好现在思瑜还没有恢复记忆要不然自己的幸福就成了灰烬。

“娘子,我看我还是把孩子送到官府去吧!要不然她的家里人该着急了。”

张思瑜奇怪的看着他说道:“你刚刚不还说把她留下来当自己的女儿吗?怎么这会又着急送人走了呢!”

无命笑着说道:“不是你说的吗?女儿还是自己生的好,你想想看我们家的祥祥要是丢了,我们急不急啊!”

张思瑜瞪了无命一眼说道:“你这是什么比喻啊,你就不能想着祥祥好点,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孩子吃点东西啊!”看着孩子应该很饿了吧!

无命心里其实已经很着急了但是表面上还要很冷静的说道:“没关系的,早点送到官府孩子好早点能回家去,这样吧,如果路上孩子醒了的话我就带她吃点东西。”

张思瑜想了想觉得无命说的挺对的,无命出去找马车的功夫,张思瑜看到了桌子上自己做的饼子,想了想拿了自己的手帕包了个饼子放到了孩子的衣服里。

无命把孩子送到府衙的门口才是松了口气,终于解决了,但是等他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让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啊!

“这里是郊外了,可以说了吧!是不是堂主让你来找我的。”无命恢复了以往的冷冷的感觉。

阿天笑着看了看无名的打扮说道:“谁能想到当年的毒公子现在居然成了村夫而且还乐此不疲的啊!”

无命皱了皱眉说道:“有什么就快说,我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闲聊。”

阿天笑着看着无命说道:“怎么?在担心张思瑜一个人在家里会被李厚朴找到!谈何容易啊!你就藏在他眼皮子底下,再说了当年你的那场戏弄得多真啊,我们兄弟都被你骗了!”

说道一年前,阿天还记得当时阿下被李厚朴踢下了悬崖,他们哥几个去找,终于在一棵大树上找到了他,可是找了人救了三天阿下才醒过来,然后阿下就告诉了阿天一件事情,她他看到无命下来寻找但是显然不是找自己。后来阿天把河流下游一个村子都死光的事情联系起来,就有了这个结论了。

无命眯起眼睛说道:“你都知道了!”知道了!就不能留了。

阿天忙说道:“你想听我说完,我已经留信给我的三个兄弟了,告诉他们如果我没有回去的话,就让他们把信分别交给堂主和李盟主。

无命更是放出了很大的冷气,杀手最讨厌的就是威胁,他从袖子拿出了折扇,阿天忙说道:“放心,我要说早就说了,这件事情我想出来就没告诉过别人,所以如果你不杀我的话,就不会有人知道。”

无命的杀气小了些,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干什么!”

阿天说道:“其实我厌倦了杀手的日子,在斩魂堂里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的,我其实挺羡慕你的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想向你要四粒假死药,好让我们兄弟离开斩魂堂!”

无命看了阿天一眼,有些意外,阿天苦笑的说道:“不是只有你是这样的,我们明明是有血有肉的人,小的时候为了吃饱肚子当然要听他们的话了,但是长大了有了一定的能力了当然想要自由了,在斩魂堂里我们就是没有灵魂的玩偶,杀人我们不在乎,可是偶尔也会羡慕那些一家人在一起温馨的场景。”

无命这一年不得不说改变了很多,如果是当年的他,一定会哪敢我什么事情啊,但是他现在可以体会阿天的心情,于是他说道:“我可以给你,不过你要给我些时间,这样吧,下月二十五,你去江南杭州的西湖茶楼等我。”

阿天看着无命说道:“你这是要离开?这一年你都躲在这里,不是很安全的吗?为什么要走呢!”

无名看他的眼神中没有别的不该有的眼神于是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我担心思瑜早晚会被李厚朴发现,与其这样不如离的远一些,能多过些开心的日子。”

阿天看着无命说道:“你为什么不用要让她完全失去记忆呢,就算是李厚朴找来她不离开你也是可以的啊!”真是不明白了,当年最明白的一个人现在确实最糊涂的了。

无命说道:“天底下哪里有可以彻彻底底让人忘记的东西啊,那些印在脑子里的东西不是可以说拿走就拿走说盖住就盖住的,我也只能做到用药物阻止她想起来,但是遇到对她有记忆的事情,她还是会想起来。”

阿天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来安慰无命,平日里他的话更少今天算是多的了,于是她拍饿了拍无命的肩膀,然后抱拳离开了。留下无命在那里站了好久。

福儿醒来发现已经躺会了自己的床上,爹和小石头叔叔都在自己身边,福儿一下扑到了李厚朴的怀里哭着说道:“爹,福儿再也不要离开你了,福儿好怕,外面好黑,没有好吃的,没有爹疼我,就算以后爹只疼念郎,福儿也要留在爹的身边。”出去了才发现,外面没有以前出去的那么好玩,以前都是爹爹和小石头叔叔在身边,果然他们说的对自己出去很危险。

李厚朴看着这个才几天不见就收了一圈的福儿说道:“福儿别哭了,爹最疼的就是你了,答应爹以后不要离开爹了,要不然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和你娘交代了。”

福儿一听到娘,眼泪就更止不住了,她想娘,好想好想,她总是梦到娘亲,她要娘亲抱她亲她娘亲总是摇头,等到自己醒来之后就发现是梦。

这个时候一个小丫鬟拿着衣服过来说道:“老爷,这是小姐的衣服,你看。”已经弄脏了,但是她可不敢丢,老爷可是给他们上了深深地一课了,小姐才是他们的主子。

小石头看了看那脏兮兮的衣服说道:“拿走丢了吧,福儿还有那么些衣服。”

李厚朴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他叫住了那个要转身的丫鬟说道:“你把衣服给我拿过来。”李厚朴激动的让小石头不知所措了。

李厚朴拿过丫鬟递上来的衣服,看到了衣服里面的手帕,这条手帕!!

小石头看着李厚朴的表情问道:“厚朴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李厚朴没有回答小石头的话而是转身问福儿说道:“福儿啊,你告诉爹,这个饼子和手帕是哪里来的。”

福儿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不知道,福儿饿晕过去了,迷迷糊糊的听到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她给福儿擦脸很舒服,她的声音很像娘亲,他和福儿说不要饿肚子回家要乖,然后福儿就觉得胸口有东西,然后就不记得了。”

福儿的话让李厚朴很开心,他看着这条手帕,一再告诉自己,没错这就是思瑜的刺绣,不会有错的,思瑜从小都给他和师父绣东西,虽然自己不会但是认思瑜做的东西是不会错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