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307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李厚朴眯着眼睛看着梁思朴,梁思朴却还是泪光点点的看着孩子,那个小男孩更是很着急的往李厚朴的腿上爬,还一边推福儿,害的福儿只能牢牢的抱住李厚朴的脖子。

“你走开,这是我爹,我爹的腿就只有我能坐,你是谁啊!”那个小男孩还在叫嚣。

福儿不敢动,只能一边保证自己不掉下去一边看着李厚朴委屈的喊道:“爹。”他是谁啊?他是来和自己抢爹的吗?

还没等李厚朴说话梁思朴上千拉过孩子温柔的说道:“念郎,不可以这样的,这个是福儿姐姐,是你爹的女儿,你们要好好相处才是。”

念郎看了看福儿说道:“娘,我不要啦,你不是说我回来了爹就会很疼爱我的吗?为什么他都不抱我,不亲我。”说着还一脸期盼的看着李厚朴。

李厚朴看了看福儿又看了看念郎,于是他站起身,一手抱着福儿,一手又把念郎报了起来。

梁思朴含泪的说道:“李大哥,你这是认了念郎了?”真不敢相信事情居然这么顺利。

李厚朴反问道:“难道我不应该认吗?这个小家伙别说和我小时候还有积分的相似呢!”

梁思朴笑着点了点头,一副感谢你相信我的样子,然后又温柔的看向念郎说道:“你乖乖的跟着你爹,娘有时间会来看你的。”

念郎急忙要挣开李厚朴的怀抱说道:“娘,你要去哪里?念郎也要和你一起,你留下来和我和爹在一起。”于是这娘俩的眼睛都看向了李厚朴,李厚朴感觉到环住脖子的手有些紧,抬头一看福儿这个小丫头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呢,于是他说道:“梁姑娘,慢走不送,不过你还是可以随时过来看望孩子的。”念郎?呵呵,念那个郎啊。

梁思朴也是没有想到,本来想用亲情来打动他的,谁承想这个男人的心事石头做的,于是她甩了甩衣袖离开了。

李厚朴去了梨落堂,当然没有人知道,一年前他活过来之后找了当年信任的人,原来大家都在等他,以往也有要伤害张思瑜的人如果被他们遇到他们也会解决的,当李厚朴来炸他们的时候,他们当时就答应了下来,他们每个都记得当年是怎么样和李厚朴还有张思瑜一起从死人堆里出来的。

“堂主,这次叫我们来偶遇什么事情。”下面站着三个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个人一个名叫顾明一个叫顾言是一对兄弟,而那个女人如果张思瑜看到她的话一定会尖叫的这个女人就是江湖人称“开胃辣椒”的赛西施。

“我让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找一个女人的背景资料,她叫梁思朴,要细,不要被表面的现象蒙蔽了。”一直以来自己都被表象蒙蔽了?只是当初的偶遇太过自然了!自己真是大意了。

顾明一向是个直言的人“堂主,那个梁思朴不是当年那个那个女人吗?”就是再直白的人也不会傻到会拿人家最不爱提起的话来说。

赛西施更是气哼哼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一格格的都没有良心啊,思瑜走了才一年你就着急了是不是,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着狠狠地瞪了一眼在场的男人们,转身离开了。

顾明无语的看着天,奶奶的,关我啥事情啊!

顾言笑着说道:“堂主,我哦知道了我会交代下去的,我这里有些早年调查到的,不知道堂主愿不愿意听听呢!”

李厚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说道:“你早就怀疑她了?”

顾言说道:“哪里有那么神奇啊,我只不过是早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总出现在你的身边而已,于是就找人调查了,最奇怪的是她是个孤儿,身家很清白。”

顾明嘟囔着说道:“身家清白有什么奇怪的?”这年头身家清白的多了去了。

顾言笑着说道:“换了别人家可能不奇怪,但是她我就得多想想了,你想想看一个神经爱情摆的女子怎么会甘愿沦落风尘,还能把那些男人玩弄在股掌间,而且有意无意的总是在帮助堂主接近堂主。”

李厚朴陷入了沉思,可不是吗?当年几次三番的自己和思瑜陷入了险境,都是她出手相助的,为什么自己当年没有留意到。

“堂主,属下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李厚朴挑了挑眉毛。

“江湖上传闻说当年你和思瑜分开是因为和这个女人躺在了一张床上。”

顾明瞪大了眼睛看着弟弟,这家伙也太大胆了吧,虽然自己也很好奇可是这种事情不能问出口的好不好?

李厚朴看着顾言,他的眼睛里全是严肃没有半点的取笑和玩闹之意,于是他点了点头,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那天没有离开过思瑜,那么之后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顾言接着说道:“我打听过了,你们的仇家当初会挑你不在家的时候上门寻仇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告诉他们你们住的地方,你想想看当年你们隐居连我们几个都没去过,如果不是有心人怎么会跟踪你们还不被你们发现,还专门挑选你和张老前辈不在家的时候过去。”

李厚朴紧紧地武器了拳头,拳头上的青筋凸显无疑。

顾明摇了摇头说道:“弟弟,不对吧,如果按你说的话,她只要想办法留住堂主就行了,他明知道和堂主睡过之后堂主也不会理她的反而连看都不想看到她的,怎么会这么做呢!”

顾言轻笑了一下说道:“所以他才不会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去呢,她这是做了两全的准备,她就是怕那群人杀不死思瑜才会想到如果思瑜逃出来一定会去找堂主的,如果看到他们在一起的场面一定会彻底决裂的。”

李厚朴听过他们的分析后很快的站了起来,很用力地拍了下身下坐的太师椅,太师椅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成了粉末,顾明看了看李厚朴身后的粉末咽了咽口水说道:“堂主,其实顾言的话也是猜测的,我们还要拿到证实才好呢!”

李厚朴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去查吧,我离开家了几天,我要回家去看看了,查到了就来我家找我,记住说是别的门派的人就好。”

当李厚急忙赶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张见到他就怕的要死的脸,终于他找到了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的小石头。

“石头,怎么回事?福儿呢!”这要是平日里,福儿知道自己回来一定一早就在大门口等着了,可是今天走到大厅了还是没有看到福儿。

小石头,看了看李厚朴,于是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厚朴哥,你杀了我吧,福儿不见了。”

李厚朴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拎起了小石头,一字一顿的说道:“说清楚,什么叫做福儿不见了。”

听了小石头的话,李厚朴杀人的心都有了,原来自己离开之前已经交代了小石头照顾好福儿的本来想把福儿带在身边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得快马加鞭的不想福儿跟着自己吃苦,于是就留她在家里没想到却害了她。

自从念郎来了之后,府里大多数的人都把他当做了小少爷,福儿一个没有娘亲的小姐他们自然不会太在意了,而且他们好像认定了李厚朴会娶梁思朴一样的,所以一边宠着念郎,一边慢待着福儿,福儿那丫头最是敏感了,就在两天前的早上小石头才发现福儿不见了。

“你这几天都在干什么?我不是说过要照顾好福儿吗?”李厚朴的愤怒已经到达了一定的境界,说话都是吼出来的。

小石头现在也是悔恨啊“前几天外面的店铺除了些事情,我就一直在外面了。”早知道会这么样就算店倒了自己也不会出去的,可怜的小福儿你在哪里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