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30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说福儿,我真不敢相信我们就这样出来了。”是不是应该怪自己自制力不强才被这丫头拐出来的。

“石头叔叔,别担心,没事的。我们是偷偷溜出来的,等爹回来咱们都回去了,爹就不会知道啦。”福儿笑着说到,她可是偷偷的听厨房的大婶说了,这个庙会可是三年才一次的,所以一定会很好的。

小石头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最好是这样,如果被你爹发现我偷偷带你出来的话,他会杀了我的。”

福儿没有回应他而是被不远处的杂耍给吸引了过去,小石头急忙跟上。

大庙外张思瑜抱着祥祥和李大嫂一起出来,李大嫂得意的说道:“妹子,我说的没错吧,我就说出来看看比较好吧!”李大嫂看着东张西望的这娘俩。

张思瑜说不出来,总觉得一起来过这种热闹的地方,身边总是有人跟着她帮她拿东西,人多的时候会牵着她的手。

“娘,我要吃冰糖葫芦。”祥祥拉了拉张思瑜的衣袖指了指前面卖糖葫芦的人说到。

“哦,好的。娘买给你吃。”张思瑜说着抱着祥祥走了上去买了一根糖葫芦给祥祥。

李大嫂拉着她说道:“吃的东西不着急有的是呢,但是外乡有一家杂耍班子我可是听说很出名的呢,这个时候应该还在我们去看看。”说着拉着张思瑜就往里面走。

果然是出了名的杂耍团里一层外一层的人,李嫂子往里面挤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于是说道:“妹子,我给你抱着祥祥,你挤进去看看,回来告诉我就好了。”说完就把祥祥从张思瑜的怀里抱了起来,还一手推着张思瑜往里面挤。

张思瑜因为瘦小所以挤进去到是不难,她站在那里看着杂耍,人群到是一涌一涌的,她看到一个小姑娘不小心被挤到了倒在了地上,急忙跑过去扶起那个小姑娘免得在被人给踩伤了。

她一边给小姑娘拍了拍被土粘上衣裤一边抬头看着小姑娘,小姑娘看到她的样子的时候愣住了,她笑着帮小姑娘擦掉了脸上的灰尘,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喜欢这个小姑娘长得真招人喜欢,可能是她总想再生个女儿的原因吧。

就在小姑娘要开口的时候,张思瑜听到了李大嫂在喊自己,于是急忙和小姑娘说了一声乖乖的等在这里等家里人就离开了。

福儿看着张思瑜的背影急忙要追上去,可是刚跑几步就被小石头拉住了。“我的大小姐,我的祖宗,算我求你了,你不要再乱跑了好不好?要是把你弄丢了,你爹会更疯的。”

福儿指着张思瑜离开的方向哭着说道:“娘,娘亲。娘”

小石头一脸雾水的说道:“福儿,什么意思啊,什么娘啊!”

福儿哭的太急了也说不出来,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石头把自己抱走。

张思瑜从人群里出来看到祥祥在李大嫂的怀里哭的好惨呢,急忙走上前去说道:“祥祥,这是怎么了?哭的这么可怜。”

李大嫂擦了下额头的汗说道:“还不是你家的小子,和他爹一样一会看不到你就着急的不得了,我都和他说了一会你就出来,那他也不听。”

张思瑜一边帮他擦着眼泪一边说道:“嫂子见谅一下吧,孩子没出过门当然心里紧张了,一下子又看不到娘亲,许是以为我不要他了呢!”

“娘子。终于找到你了。”无命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到时吓到了李大嫂和张思瑜,“相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得好多天吗?”

无命笑着看着张思瑜说道:“山上的动物不多,小的我们都捉了,大的就算了于是大家都约着回来了,倒是你不要岔开话题,我走的时候不是说过吗?不要单独出来。”真是吓死他了,他在山上就总是担心着张思瑜会不会想起什么,虽然他对自己的药还是挺相信的,不过她这几个月有的时候会做梦,梦醒了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你要是问她梦到了什么她却想不起来。

好不容易让他们把东西抓的差不多了,可是自己回到家里却是没看到人,连祥祥都没了,还好自己控制住了问了邻居说是来庙会了。

张思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道:“对不起,相公。让你担心了。”

李大嫂笑着说道:“我说吴老弟,你别怪弟妹,他说不来是我硬要拉她来的,你不在家里,她一个人多无聊啊,这不是热闹嘛,我就带她来看看。”真是难得啊,自己家的死鬼就没有这么紧张过自己,要是有人家吴兄弟一半自己也知足了。

无命忍住了心里的怒气说道:“大嫂不知道,我家思思的身体不好,搬到村子里面的时候正是病刚好,身体还虚弱,所以我才不许她乱走。”

张思瑜无语的低着头,自己的身体好的很错了偶尔的头疼之外一切都是好好的。

李大嫂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说呢,还好没有出什么问题。”

“爹,你不要生气了,是福儿硬要出去的,不关叔叔的事情,你也不要怪那些婶婶了。”福儿一脸委屈的拉着李厚朴的衣袖说道。

李厚朴叹口气抱起了福儿说道:“爹不是气福儿,而是担心,你知道的,爹现在身边就只有你了。”说着他紧紧的抱住了福儿,前些天他是收到消息说是江南有一名女子长得很像思瑜的人,他快马加鞭的赶了过去,看到了是看到了,是很想,但是她不是,这也让他认清楚了事实,就是张思瑜就只有一个就是再像也不会是。

“爹,我看到娘了。”福儿说着有些兴奋地推了推李厚朴抱着她的胳膊。

李厚朴只当是孩子做梦的说道:“你梦到娘亲和你在哪里啊!”

福儿嘟着嘴说道:“爹爹,以为福儿在做梦对不对?福儿没有做梦,那天我真的看到娘亲了,我在看杂耍,有人撞过来我不小心摔倒了,有人把我扶了起来,我一抬头就看到那个人是娘亲,可是他好像不认识福儿,还没等我喊她,她就离开了。”

李厚朴看向小石头,小石头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看到,福儿跑的太快了,我追过去的时候就只是看到她跑着要追谁呢。”

“福儿是在哪里看到的?”难道那个人真的是思瑜?

“在庙会上,娘亲穿的很平常的不一样,粗粗的衣服和厨房的大婶衣服一样的,爹,是不是娘现在很穷,没有钱回来找我们啊!”福儿虽然早慧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还是很天真。

李厚朴摸了摸福儿的头发说道:“应该不会的,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你娘的话早就抱着你亲个不停了,怎么会扔下你离开呢!”李厚朴虽然这么说可是就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的。

这个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个小男孩一边喊着爹一边扑倒李厚朴的腿边,李厚朴望向下人带进来的人。

“梁思朴?你什么意思?”李厚朴抱着福儿看向梁思朴,如果说这个女人想跟自己动心眼的话,那他的如意算盘就打错了。

梁思朴的眼泪要落不落的样子,不知道得迷倒多少人,她看着李厚朴说道:“李大哥,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张姐姐走了这么久了,我也不会破坏到睡得幸福了,其实当初我们我就发现有了你的孩子,我舍不得打掉他就把他生了下来,本来一辈子不想让你知道的,但是现在姐姐已经不在了,我想孩子还是有爹的好。”

一旁的小石头听到梁思朴女的话,浑身发抖怎么觉得和说书的说的故事那么像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