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0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光易逝人未依旧,一年的时间说长不短的过去了,江湖已经是几番新了,如今的武林盟主是上个月在武林大会上打到林萧的李厚朴。

“盟主,今天早上兄弟们说江湖上还未发现斩魂堂总舵的踪迹,斩魂堂在外的杀手可能是收到了风声也没有出现什么可以的踪迹。”一名黑衣人单膝跪在地上双全重叠的抱着说道。

李厚朴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红木桌子上,桌子应声粉碎,桌子上的那些书本都散落了一地。“你们都是群饭桶吗?他们怎么可能不和斩魂堂联系呢,你们再去把他们一个个的盯紧了,我要的是斩魂堂总坛的地址,不是你们那些废话。”说着毁了挥手让那名黑衣人退下了,他疲惫的跌回了椅子上,他闭着眼睛,眼前总是出现张思瑜的笑容,还有当时罗亚的时候思瑜微笑着对自己让自己离开,每每想到这里,心痛就开始蔓延,无休止就好像是要疼的世界都要黑暗了似的。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一个小脑袋伸了进来,李厚朴急忙张看了眼睛,看到了来人,一直紧绷的严肃的表情柔软了下来,他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温柔的说道:“福儿,到爹这里来。”

福儿听到李厚朴的话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几步叫跑到了李厚偶的面前被李厚朴抱紧怀里,李厚朴抱着福儿坐下,坐在李厚朴腿上的福儿看了看一地的书小大人的说道:“爹爹不乖,弄得书房好乱哦,一会我要去告诉小石头叔叔。”

李厚朴听着福儿的话有些好笑的尴尬的说道:“福儿可是冤枉爹爹了,明明是桌子不结实,爹爹只是轻轻地一拍,他就坏了,爹爹还没有来的急收拾呢!”李厚朴只有面对福儿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虽然每次看到福儿就会更想思瑜,会想着如果思瑜没有不在的现在是不是三个人已经过着快乐的日子了呢!

福儿把肉呼呼的小手指放在嘴边的问道:“是吗?”可是小石头叔叔不是这么说的啊!昂刚小石头叔叔明明和自己说的是爹爹又发脾气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了,而且还弄坏了桌子,让自己来安抚爹爹。

“是的,所以福儿不要说爹爹哦,爹爹一会让人把东西收拾了然后弄张结实的桌子来,现在爹爹带福儿去玩好不好?”

福儿拍着手说道:“好啊,爹爹,福儿要去放风筝,爹爹一个月之前答应福儿的有时间就带我去玩风筝。”

李厚朴笑着抱起福儿说道:“好,现在爹爹就带你去玩风筝吧!我们先去找小石头叔叔要风筝去,我记得他应该是给你买了一个。”

福儿见到小石头高兴地跑过去说道:“小石头叔叔,爹爹没有不开心,没有发脾气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是桌子不结实,不是爹爹故意弄坏的,福儿可不可以不说爹爹了。”福儿很为难的,爹爹没有做错啊,他不是故意的,当然不应该说了。

小石头在李厚朴打量的眼神下,尴尬的笑笑抱起福儿说道:“是吗?那可能是小石头叔叔听错了,福儿当然不要说爹爹了啊,爹爹最疼你了。”

福儿开心的点了点头,小石头接着对李厚朴说道:“厚朴哥,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当初思瑜大嫂出事的地方我已经让人紧密的搜索了。”一年过去了,张大叔还没回来,李大哥变了,传说中的李大嫂那个嗜血女罗刹居然不再来,还有这个唯一能让李大哥软化下来的小丫头。

李厚朴点了点头说道:“嗯,对了,我记得前些日子让你给福儿买些玩意,有风筝吗?我要带着丫头去玩风筝。”

小石头点了点头说道:“有倒是有,不过一会梁姑娘要过来,所以厚朴哥你是不是不要出门比较好啊!”这一年以来梁姑娘有时间总是过来看厚朴哥,她对厚朴哥的情谊谁都能看出来,唯独厚朴哥总是不理不睬的。

还没等到李厚朴说话,就看到福儿从小石头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抱着李厚朴的腿仰头说道:“爹,你带福儿去放风筝好不好?你答应福儿了。”

李厚朴本来也没想见梁思朴,而且看到福儿那个双大眼睛对自己眨呀眨的就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思瑜一样,小时候思瑜也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就会可怜巴巴的对自己眨眼睛,李厚朴抱起了福儿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说道:“福儿不喜欢梁阿姨。”梁思朴在府里的人缘可是很好呢,别人都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都知道,下人们都把梁思朴当做未来的夫人对待,而对福儿这个正牌的大小姐却没有那么恭敬,现在他眼下是要找思瑜,他始终不相信思瑜的死,所以只有尽量让福儿跟在小石头这个总管的身边。

福儿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爹爹,福儿不喜欢梁阿姨,梁阿姨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他不是娘亲,她也不能替代娘亲,那群阿姨们说梁阿姨会给福儿当后娘的,福儿不要后娘,福儿只有一个娘。”说着小丫头用小胖手擦了擦眼睛,姚奶奶临走的时候告诉自己要坚强,一定要相信娘没有死,会回来的!

李厚朴帮着小丫头擦了擦眼泪然后轻声的说道:“福儿说的对,福儿的娘亲只有一个,不会有后娘,什么时候都不会有,所以福儿不要哭,也不要相信那群人说的话,以后只要相信爹爹的话就好。”看到福儿点头了,于是对小石头说道:“小石头,府里的那群下人你仔细看看,建府也有一段日子了,有些不行的就贴几个月的钱打发出去,告诉他们他们做的事情不要以为我都不知道,这个府里,除了我就只有福儿是他们的主人,不要认错了主子。”说完就抱着福儿离开了。

小石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叹了口气,他没觉得梁姑娘有什么不好,可能是没见过那个张思瑜所以他并不理解为什么这父女两个对张思瑜的执念,他原本以为一年的时间可以淡化一些的,也许姚姨说的真的对,姚姨临离开的时候告诉自己,张思瑜是个奇女子,江湖上有些事情并不是像传言说的那么简单的。

远在塞北的一个小村子的一家农家院子里,一名长得很美的少妇抱着一个三岁多的孩子,正站在家门口望向村口,不一会她就露出了笑容,她笑着几步走上前去说道:“相公,今天怎么样?辛苦了。”

那个男人,如果你仔细端详机会看的出来,那是一年前的无命,虽然他脱下了那身像是仙人般的白衣换上了粗衣麻布但是只要认识他的人还是会认出来。他笑着包裹女人手里的孩子说道:“辛苦什么,但是你辛苦了,在家里洗衣服做饭的,不是说不让你在门口等我的吗?风多大了,你头再疼怎么办啊!”说着一脸心疼的样子。

这个女人不用说也知道了就是张思瑜,她笑着说道:“那里那么容易头疼,已经快三个月没有疼了,好了,你快进去洗洗吧,一会就吃饭了。祥祥让我抱。”

那个叫祥祥的孩子听到娘喊他,笑着伸手抱紧他爹的脖子笑着别过头去说道:“不,爹爹抱。”

无命笑着搂紧孩子说道:“我带着他去洗洗,你去开饭吧!”

炊烟袅袅农家院,无命抱着祥祥出来看到大厅里忙碌的身影,就觉得当初为了她牺牲了什么都是值得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