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77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是谁妨碍老子报仇!”阿敌怒吼着,二哥掉了下去,下面那个高,估计是这个仇一定要报。

从马车里面走出来了个小姑娘,看打扮倒是丫鬟手里拿着把剑一脸不削的样子站在马车旁边,帘子有被掀开了,出来的是一位身穿粉色蝴蝶裙的姑娘,头上插着凤凰钗看的真是美艳动人。

“大胆,你们说是谁老子呢!”那名丫鬟说道。

阿敌不服气的说道:“谁耽误老子给兄弟报仇,是就是老子的敌人。”

“要给我阿左当老子,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说着拔出剑就刺了过去,阿敌没想到的是这个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武功确实不低,他和阿天阿无都有些低档的费力了,这个时候梁思朴走到了李厚朴的身边,扶起了软弱无力的李厚朴轻声的说道:“李大哥,你还好吗?我这就带你回去。”说着想要帮助李厚朴起来,却因为没有力气只能停留在那里。

其实你要是问李厚朴这辈子最不愿意见的和比较对不起的女子就是她了,当初梁思朴苦恋他,虽然后来用计和他发生了关系,但是吃苦的始终是女孩子,当初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说的就离开了,她也没有来纠缠自己,所以再见面对她的愧疚一下子就用了出来。

阿天及时的拉住了想要再上去拼命地阿无和阿敌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先走,留下姓名才能为老二报仇。”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他们两个用轻功离开了。

无命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了,留下那主仆二人和李厚朴,他们费力好大的力气才把李厚朴弄到马车上,马车前进着,梁思朴拧了手帕给李厚朴擦着脸说道:“李大哥,你再忍一忍,到了镇上我会找大夫来医治你的。”

李厚朴推开了她的手说道:“梁姑娘,不用了,你把我放到镇上就行了。”

梁思朴还没有说话,到时阿左大叫了起来“我说你这个人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我家小姐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说以身相许也就算了,还这么对我家小姐,我要是我家小姐才不救你呢!”

李厚朴一时无话,梁思朴也没有说话,就这样的到了镇上,梁思朴真的是按照李厚朴交代的把他留在了镇上的一家客房里,还找个店小二好好地照顾他,才离开。

梁思朴回到了马车早前的那股子柔弱可是荡然无存了,阿左在旁边兴奋地说道:“小姐,着下可好了,那个张思瑜终于死了,再也没有人可以影响你的计划了,可是你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放开了李公子啊!”

两死偶看了看他们,于是有些轻盈的说道:“他现在偶遇心情让我念着他吗?我现在留在他身边虽然有可能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得到他的心,但是更大的机会是厌恶,我倒不如等到他死心了,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再说,五年我都等了还差这几个月,到是一会儿去招些人手到悬崖底下,给我确保看到张思瑜的尸体。”

阿左一边倒茶一边说道:“是的,小姐放心,阿左马上就去。”说着放下了茶杯,一个飞跃就跳出了马车。

梁思朴看着手中的茶杯笑着说道:“张思瑜啊张思瑜,不要怪我,要怪就只怪你红颜薄命爱上不爱爱的人呢,知道是我的人还要和我抢,告诉你我想得到手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

阿左带着人在悬崖下面收铺着,到最后只是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头颅在湍急的河流边而旁边还有些被豺狼啃过的骨头,阿左往上看了看,心情好的很,就觉得小姐的担心是多余的先不说从上面掉下来有多高,再说这下面的豺狼那么多就算没死也会被吃掉的。

河流下方的村里离现在可是热闹的很呢,因为村里有个农夫在河边捡到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村里人一辈子都生长在这里,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个男人一边搓着手一边喝自己的母亲说道:“娘,我想把她留下来当老婆。”这么漂亮的女人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比自己死去的那个娘们好看的不知道多多少。

那个男人的娘白了他一眼看到:“男人都是眼皮子下潜的东西,看的长得有些好看的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好吃能当饭吃,能给你生儿子,你没看到他头上留的血吗?小心要花你的银子治病呢。”那个男人的娘亲倒是有些见识的,她看到被救起的女人头上的伤虽然是掉下河弄伤的,但是她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不是从上游村子里冲过来的姑娘。

一提到银子男子还有些些怔住的,不过他咬了咬牙说道:“拿就拿,我给她拿银子治了病,他就可以留下来给我做媳妇了,到时候草儿就有娘了。”

老太太看了看隔壁炕上正在睡觉的小孙子,叹了口气,说道:“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年了,你愿意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那个男子听到刚要答应突然间觉得说不出话来,好像要窒息了似的,其实不光他,他屋里屋外的乡亲们想在都捂住自己的脖子跌坐在地上,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位身穿白衣的男人,男人嘲笑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人,走到了躺在炕上的女子还在昏迷的身边他笑着摸了摸那个女子说道:“终于找到你了,你好好的睡一觉。”说着把手放到女子手腕上,不一会丫的眼睛里出现了惊喜,虽然只是一瞬间,又过了一会,白衣男子,其实也就是无命他松开了手,抱起了张思瑜,坐在地上的男人艰难的说道:“你要带我的老婆去哪?”

无命嘲笑的看了看他说道:“你老婆?做梦吧!不对哦,是下辈子吧!”他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一声声小声的哭声,她一转身看到另一张炕上的孩子,因为呼吸的不舒服才艰难的哭着,看起来也就两岁多吧,他心里有了个计划,于是他抱着张思瑜往哪个小男孩那边走去。

老太太急忙拉住她的裤腿说道:“你要对我的孙子做什么!”

无命轻轻地踢开了她说道:“留他一条命,也算帮她报你儿子的救命之恩。”说着温柔的看了看怀里的女子一眼。

李厚朴的软筋散在他的努力之下早了两个时辰失效了,但是当他赶到崖下的时候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看到的就只是一定的血斑斑点点的,就好像之前有什么猎物在这里被分食了一样,他握紧双拳扬天长吼!

最近江湖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比如说嗜血女罗刹终于死了,虽然是被斩魂堂杀的,不过对于江湖各帮派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再然后就是张思瑜被杀的那座山崖下的小溪血流成河了,不过不是人而是满山的动物,连松鼠都没有错过那场屠杀,真是江湖难得意见的场景呢!

再再然后就是李厚朴当年的武林盟主热门人选又重出江湖了,而且很强势,很冷血,和当年有些不太一样了。

最后呢就是一件小事就是悬崖下面那条下河流经的一个村子发生了瘟疫,全村的人都死了,而是死相都很难看,本来这种事情不会被江湖人当回事的,不过因为发生在那里所以也被提及了几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