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张思瑜和四张一大早赶在天没亮就出了门,四张看到走几步就要回头看看的张思瑜,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回去一定要找出栽赃思瑜的凶手,然后自己要变回自己的模样,说什么也要求得思瑜的原谅。

一路上无话他们走到树林的时候,突然间四周的树叶都在飒飒作响,四张和张思瑜都停下了自己的小思想,等着看到底是什么人拦住他们的去路。

这时候天下无敌从树上跳了下来,阿敌半开玩笑的说道:“呦,张大女侠,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啊?不对,你怎么会好呢,江湖上的各派人士都在为了赏金追杀你呢!”

张思瑜白了他一眼说道:“要打就打,哪里来的这些废话。”

阿敌撇了撇嘴说道:“长得挺漂亮的,死了多可惜啊,可是爷爷我就是干少受这行的不杀你,老子以后吃什么啊!所以对不住了,不过你死之前老子可以请你吃点果子,刚才在树林里摘得,挺甜的。”说着从怀里扔过去了几颗黄色的果子。

果子被张思瑜的嗜血剑劈开了,汁水飞溅到了大家的脸上,阿敌一脸的可惜,其他三个人倒也是习惯了这个弟弟的这种性格,到时本来紧张的四张,脸上有了些许一样的感觉,觉得皮肤有些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第一次怪便容貌的时候!于是他急忙问道:“你给思域的是什么果子。”

阿敌一脸心痛的喊道:“不就是枇杷果吗?你你的脸怎么变了?你不是,你不是那个谁来着,老大我怎么想不起来了。”阿敌说着闹了挠自己的脑袋。

“李厚朴。”阿天吐字如金的说道。

“对,就是李厚朴当年的武林盟主接班人,对了,你不是和张思瑜分开了吗?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阿下白了他一眼说道:“老四,我们是来办正事的,说一会就行了。”

现在该叫李厚朴了,李厚朴急忙看向了张思瑜,张思瑜果然面色已经变了,变得和再见面的时候一样,没有意思的活力,没有一点的表情。他慌了“思瑜,你听我的解释。”

张思瑜嘲笑的说道:“解释?你还需要解释吗?怎么不一致装下去呢!”心里虽然怀疑了,但是不代表见到事实的真相之后还是那种感觉,当年的被欺骗,被伤害的感觉又出现了,痛,痛的全身发麻,她当年痛了一次,她就不再允许自己痛彻心扉第二次,如果解释有用的话,还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吗?

张思瑜不再看李厚朴,而是转头,看向天下无敌四个人说道:“正好今天我们练练,被你们追的到是烦了,今天就来个了断吧!”说着拔出了嗜血剑,冲了出去。

几个人打在一起,李厚朴自然加入了进去也就没有时间解释了,空气中弥漫来了一股子的清香,李厚朴刚闻到就马上说道:“思瑜,闭气凝神,这香味不对劲。”

无命从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面肥罗了下来,双手背在后面,如果不是头发乌黑,很会让人联想成已经成仙的的高人。“枇杷果加宁叶香就成了比软筋散还要厉害的散功药,所以李大侠你说晚了,你们的功力会一点点的消失,直到十二个时辰后才会恢复过来,只不过到时候你们还有么有名我就不知道了。”

李厚朴心中一惊但是面上却没有表情的说道:“无命公子,见者无命,你这次算是手下留情了?”语气中的嘲讽可是浓烈的很。

当年他们没有离开江湖的时候还没有他什么事情呢,这几年到时红火起来了,可是医术可神算老人比起来什么也不是了,学的只是些皮毛,不过如今这皮毛也有可能让他和思瑜有危险,因为他一惊开始感觉到了内里的流逝。

张思瑜更是有些无力的拄着剑站着,幸好有李厚朴扶着,张思瑜看着浮着的手,说道:“这次,是我连累你了,到时我命该如此,你还是离开吧!”

李厚朴苦笑的说道:“思瑜,这么多年你还是不懂我,我怎么会离开你呢,我就是拼了我这条命也要保护你,是我的错,我已经知道你是安全的,知道你看到我会伤心会想到我们那个可怜的女儿,所以我这五年才没有出现在你的面前,直到这些日子的相处我才知道,我错的有多离谱,当年我就应该缠着你求你的原谅。”

听到李厚朴说的话,张思瑜的眼角不由得留下了眼泪,苦笑的说道:“罢了,真也好假也好,听到你这些话,也不枉我当年对你痴心一片,这就够了,从此我们前仇不计,如果我们还能活着离开,我愿意和你从头再来。”现在内力在一点点消耗,张思瑜的心理出现了害怕,李厚朴的话无疑就是给了溺水者的一条浮木,当然其实这也就是张思瑜最想听到的了,所以才会主动说出这些话。

李厚朴听了眼前一亮,心理导师有几分感谢面前的对手的了“好,如果活着,我就再追你为妻,疼你爱你宠你,再不让你伤一次心,但是假如我们活不了,黄泉路上等等我,我们一起走,我陪你喝孟婆汤,来世我们再在一起。”

两个人把心事解决了倒是放松了许多,虽然知道每个动作会会加快内里的消耗,可是他们都不在乎了,其实天下无敌并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从小就神活在斩魂堂,被安排成了杀手,遗忘啥的都是大奸大恶之人,今天看到了这么一出戏,心里多少都是由动容,可是也就是那么一会,就连最小平日里最没有正经的阿敌都知道如果不把张思瑜的人头带回去,他们的性命就难保了。

双方的交手很激烈,双方都很卖力气,只不过到底面对的是两个高手,就算内力在消耗也得好一会呢,李厚朴被天下无敌围攻着,而张思瑜每每想加进去的时候就会被那个无命缠上,张思瑜出招他就只会挡,张思瑜真的是很着急,既担心李厚朴的安全,又担心自己的内力会消耗,就这样他们一路打到崖边,张思瑜用剑指着他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要么就真刀真枪的和我打一场,躲什么躲啊。”

无名只是笑了笑,是知道这个时候天下无敌和李厚朴都飞了过来,阿无到时飞在最前面,张思瑜正是侧身站在崖边,阿无一个飞腿,张思瑜躲闪不及,边直挺挺的往崖边倒去。

李厚朴加快了内力飞了过去,他到底是抓住了张思瑜的一只手,他大喊着眼泪随着溜了下来:“思瑜,抓紧,抓紧了,师兄拉你上来,相公拉你上来。”看着张思瑜微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明白什么意思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他更加大神的喊道:“不要,思瑜,你才大银我们要从新开始,怎么可以扔下我。”他知道他只是用力抓住了思瑜的手而不是手腕,内力在一点点的消耗,他也知道自己的手上已经一点点的开始没有力气了。

“师兄,不要再费力气了,答应我,留着内力杀出去,他们要杀的是我,你快点离开,好好照顾师父和福。”儿字还没说出口,他们的手就松开了,李厚朴亲眼的看着张思瑜掉了下去,李厚朴发疯似的爬了起来,用尽了所有的内力,把身边的阿下踢了下去,踢完之后却是一点内力也没有的堆在了地上,看着兄弟在自己眼前死去,任谁也接受不了啊,阿天和阿无和阿敌一起冲了过来,只是这个时候如然后旁边飞奔过来一辆马车,从马车里射出了无数针,他们只能转换方向避开那些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