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有些时候大脑是不受理智控制的,于是张思瑜也选择了逃避,如几年前一样又一次逃避了,心里有个暗暗的声音告诉她:哪怕一天也好,好好的在一起。

这些年她也累了,她有的时候都希望那个仇家找的人真的能杀了自己,只是心里总有一种渴望活着。

“娘,娘,你在想什么?怎么福儿叫你,你都不理我啊!”福儿一只小胖手拉着张思瑜的衣服,一边嘟着小嘴说道。

张思瑜笑着摸了摸福儿的脸颊说道:“我在想一会给福儿买什么生日礼物好呢!”

福儿开心的拍着手,叫着“好哦,好哦。”然后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张思瑜笑着说道:“可是想到什么想要的了。”

福儿很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福儿想到了,福儿想要个弟弟,这样福儿就可以做姐姐保护弟弟了。”只要一想到在村子里玩的时候,大妞照顾小虎的时候她就很羡慕当姐姐,有个小小的可爱的小娃娃跟在自己身后面姐姐,姐姐不停地叫,大妞不放心自己照顾小虎,哼,还不稀罕呢,我找我娘生去。

福儿的童言无忌可是弄得这两个大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四张倒是想张口就答应来着,可是想想自己的身份,现在是神算老人的徒弟,而且就算思瑜真的喜欢上了现在的自己,但当她知道现在的四张只是易了容之后的李厚朴的时候会怎么样呢?

张思瑜想了想说道:“福儿,你还是想些娘能做到的吧!囊有你一个孩子就够了,你想想看,娘好久才能看一回呢,你忍心弟弟妹妹也像福儿一样总是想着娘亲吗?”张思瑜想来想去与其给她希望,不如一早就和她说清楚,有些人总是觉得小孩子好骗,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小孩子会当真,也会难过,他们的世界比这个世界要纯真的多。

福儿想了想说道:“娘,福儿知道了,福儿不要弟弟了,福儿不要弟弟和福儿一样的想着娘,然后偷偷的流眼泪。”

张思瑜欣慰的笑着摸了摸福尔德头,四张看着沉默的母女两个,笑着说道:“逛了这么一会了,福儿也饿了吧!爹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福儿开心的笑着,于是他们来到了镇上的酒楼,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所以酒楼的人不是太多,他们找了一楼一张比较隐蔽的桌子坐了下来,多年来行走江湖的习惯了,江湖中人都比较喜欢一笔的地方,一来提防敌人,而来窃听消息也来得方便。

厨房通往外面的门帘被一阵小小的风吹气,四张用唇语对张思瑜说道:“有人从村里一直跟我们到镇上。”

张思瑜低头给福儿擦着手,用千里传音说道:“恩,今天是福儿的生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提防他就是啦,等到有机会再说吧,别吓到了福儿。”

四张点了点头,可是如果四张知道这个意见让他今后的人生有了巨大的转变的话,他还会同意吗?

吃过饭后,张思瑜买了给乡亲们的东西还有给福儿的衣服还有一些福儿能用的上的,还有一些买来的肉让四张提着。

他们三个人走进村子里,村里的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家人,张姑娘五年前来的时候抱着个孩子跟这个老妇人,他们也不愿意问那么多,毕竟无论人家未婚生育也好,死了丈夫也好,那有怎么样啊!不关他们的事情,而且张姑娘为人很好,所以他们都愿意有事情帮他们家一把,当看到张思瑜带了个男人回来的时候,其实大伙还是挺开心的,无论是不是福儿的亲生父亲,能这么疼爱福儿一看人也是不错的。

张思瑜送走了前来送东西的乡亲们,和姚姨在后面的厨房里摘着菜,一边看了看远处在玩沙子的四张和福儿。

“小姐,我好久没有看到福儿这么开心了,还有小姐你,好久没有晓得这么甜了。”

张思瑜看着姚姨的眼睛好象要看出什么似的,只是姚姨说的是实话对张思瑜的注视倒是无所畏惧的,张思瑜笑着说道:“我每次看到福儿不都是这么开心吗?哪里有什么不同的,我看到你和福儿平安健康的我就开心。”

姚姨笑着说道:“我知道小姐关心我和福儿,可是你却没有发现以前你回来虽然开心,可是眉头还是会微微的皱着,你的眼神中也有忧伤,不过这次身边有四张在你应该也没有时间忧伤了吧!”司长的个性倒是和小姐很互补呢,小姐安静过了头,她是活泼的过了份。

张思瑜看了姚姨一眼,想到估计有事月老瘾犯了:“姚姨,赚这么多弯不累吗?我不是说了吗?我在江湖上有些事情,师父找他来帮我的,你别多想,事情解决了之后,他就会离开的。”

姚姨却撇撇嘴说道:“我看不是,小姐就是骗人,司长的眼睛都恨不得黏在小姐身上了,怎么会舍得离开,小姐,你不会”

张思瑜看着姚姨上下打量他的目光,问道:“我不会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快说吧!”

姚姨扎扎嘴,好像是对张思瑜对她的评价有些不满意,不过还是开口说道:“那是你让我说的啊,不许生气的啊,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那个负心汉啊,那个李厚朴有什么好的,这五年来,也没听说过他找过你,你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他说不定在哪个女人身边呢!”

“够了,姚姨,我说过的,不要在我的面前提到那个人,那个名字,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了,对了,我和四张明天一早会离开,等福儿醒了你在和她说吧!”

姚姨叫住了转身要离开的身影“小姐,这次不等福儿醒了再走她会难过的。”福儿的心思很敏感,小姐以前都是要么事先和福儿说好,要么就是等福儿再走。

张思瑜摇了摇头,看着外面玩的正开心的两个人说道:“不用了,这次不一样,福儿多了个义父,对她来说是多了个亲人,两个亲人一起离开她,她必定会大哭,我怕我到时候会忍不下心离开。”

姚姨急忙问道:“小姐,这次回来小心了很多,是不是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外面还有些人脉的。”

“姚姨,不是江湖人不理江湖事,选择了离开江湖就不要再回来了,就让大家忘了你吧,我没有事的,江湖上的嗜血女罗刹会有什么事啊!”说着嘲笑了下离开了。

姚姨一边拿围裙擦着手,一边看着张思瑜离开的方向,心里想着,还是那么的好强,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以为司长的出现是个好的开始,原本以为她已经走出了上次的伤痛呢,还是找机会和江湖上的朋友打个招呼吧,她一个人在外面也挺不安全的。

炊烟袅袅,小村子里家家都忙着吃晚饭,村外不远的破庙里,一个一身白衣的人,正是那个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无命,他现在正字啊低头挖一条毒蛇的内胆,越毒的蛇内胆对身体越好,可是这使得他心思却没有在这条蛇上,而是眼前总是今天看到的画面,总会想到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好一会儿,无命才好像认命似的松开手里的刀,看着另一条手里的蛇,痞痞的笑道:“我这次好像是栽了,怎么办?”

但个案是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他一口吞下蛇胆,动作娴熟的把蛇收拾好,准备烤蛇肉吃,顺便要想想看他接下来要怎么做!也许有很多事情都要不一样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