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冰蛋儿 字数:284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盛世大唐,百姓本应该乐足,但是五年来她们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尤其是那些家里有好多个妻妾的男人,只是因为江湖出现个了“嗜血女罗刹”这个女子长得甜美可爱,可是却有着一般人都没有冷酷的心,手拿一把“嗜血剑”每天必定杀一名男子,而且誓要杀尽天下负心汉!

江南小镇的一家上等客栈里,坐在大堂正中间位置的人,没过一小会就会往门口望去,终于有个风尘仆仆的人走了进来,他急忙挥手,那人坐下,他一边倒茶一边说道:“李兄啊,你可是让我好等啊,不是兄弟说你,你迟到了一天,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差点到官府去报官去。”

那位李兄对着给他倒茶的人起身深施一礼,说道:“都是我的不是,让杨兄担心了,不是我不想守约,而是我的命实在是有够点背的,昨天让我遇到了嗜血女罗刹张思瑜了。”说着还露出一副后怕的模样。

不想那位李兄听到了嗜血女罗刹张思瑜几个字,吓得把手中的茶杯掉在了桌子上,引得整个一楼的人都向他看过去。他很抱歉的看了看他们,大多数的人把目光又收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的,只有一个人,坐的离他们最远却因为听到了张思瑜三个字,端起来的酒杯一直举在了手里。好像在想着什么。

那位李兄看没有人看他后接着说道:“那我可要恭喜杨兄,遇到了张思瑜还活着回来了。”

杨兄笑着说道:“我有什么可怕的,我也没有成亲,我也没有辜负哪位姑娘。”昨天的场面虽然血腥了些,但是看的出来那个张思瑜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

李兄笑着为杨兄倒着酒说道:“可不是吗?到时为兄多想了。不过一直听说那个张思瑜,长得闭月羞花成鱼落雁,可有那么夸张?”

“说起来也并不夸张,那个张思瑜长得确实美丽,只是可惜了那张美丽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有眼里的杀气,连我这个不懂武功的男人都懂,要我说真是可惜了。”说着还一脸惋惜的表情。如果她有些微笑保管什么样的男人都会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可不是吗?据说当年她可是江湖上有名的大美人,各帮派都有人追求她,只可惜她有个青梅竹马的师兄,两人琴瑟和谐,可是不想知道羡慕死多少人呢?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黄山瀑布旁大战了一天一夜,从此她师兄再也没有出现过,只有她去沙漠里找出了块石头,打造了什么嗜血剑,还要杀尽天下负心人。”

“我看也是有故事的,保不齐就是她那青梅竹马爱上了别的女人,辜负了她,后来被她一怒之下杀了呢!”

这个时候那个喝多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店小二看着他的背影开始纳闷“穿的这么破,居然有钱天天来喝酒,而且不把自己喝的站不稳,不罢休,真是奇怪。”

那个人跌跌撞撞的走了好几条街终于走到了一扇黑色大门前敲了敲,不一会就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出来把他扶了回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厚朴大哥啊,你不要再喝了,就算要喝也要少喝一点,每次都是难受的睡不着觉,然后第二天还要去喝,真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他就不明白了,这个酒有什么好喝的,值得厚朴大哥天天喝。

这个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从里面出来,看到被扶着的人摇了摇头说道:“小石头,你起开!回你自己房间去,我要和这个臭小子聊聊。”

被叫小石头点了点头,轻轻放开了那个叫厚朴的人,转身离开了,满头白发老人向前走了几步,看着低着头的人,用脚踢了踢他的腿说道:“厚朴啊,该说的为师五年前就和你说过了,你看看这五年来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你现在每天像个醉鬼似的,但是你确定你醉了?忘了?你再看看江湖现在乱成什么样了?你真的由着思瑜这么闹?她这么做早晚会因为树敌太多而对她带来危险的!”

白发老人看了看地上没有反应的吴厚朴生气的说道:“吴厚朴!我告诉你,我当初救你不是让你这么颓废的,你想想看当初的思瑜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呢?你把我那个每天都笑嘻嘻的徒弟还给我。”说着转身就离开了,只剩下吴厚朴坐在了地上,自己喃喃自语的说道“每天都笑嘻嘻的!五年?对不起!对不起!”说着保住了自己的头。

无论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时间不会静止,嗜血女罗刹还是每天杀一个男人,让许多男人每天过的提心吊胆的,终于那群男人终于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碰头了,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男人多娶几个妻子怎么了,那是为了传宗接代,自己的妻子又没去告状,凭什么他们要绝得犯了天大的错误似的。他们只觉得是那个嗜血女罗刹多管闲事罢了,于是他们花了重金找了江湖上最快最利落的暗杀组织——斩魂堂,整整十批杀手,势要除了张思瑜这个“祸害”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不胫而走,小石头从外面回来,看到每天在家发呆的吴厚朴还有些不习惯,不过总比喝的醉醺醺的好吧!“老先生,你猜我听到了什么消息?”

“我哪里知道你小子又听到了什么风声?是不是隔壁街的王掌柜和胭脂铺的样掌柜的事情被揭发了?还是王二麻子和刘三寡妇的情谊被发现了?”这个小石头就是包打听的料,这个镇上的事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不是,都不是,说了你都想不到,江湖上让男人闻风丧胆的嗜血女罗刹被人重金追杀?”小石头悄悄的说过之后,还左右看看,好像怕被别人听到似的。

白发老人一愣然后释然的笑了说道:“我还以为什么事情,以她的武功一般的杀手伤害不了她,而且她手上有嗜血剑对她更是有帮助。”像是给小石头解释,又像是安慰自己。

小石头一脸惋惜的说道:“这次难了,据说是一群有钱的人花了重金找了江湖上效率最好的斩魂堂整整十批的杀手,我看这次就算那个张思瑜有通天的本领也是难以逃脱的。”倒不是小石头看不好那个张思瑜,只是斩魂堂的杀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只要你出的起钱,人头落地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个时候听到了杯子碎裂的声音,看过去,原来是李厚朴手里的杯子已经被捏碎了,鲜血犹如不要钱般的往外流。

可是李厚朴好像不在乎似的,看着白头发老头问道:“师父,她会不会有危险?”

白头发老头一脸严肃的摸了摸胡子说道:“思瑜的武功一般的人杀不了她,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啊,斩魂堂的杀手都是在死人堆里练出来的,十批!思瑜这次不妙了,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其实他心里知道就张思瑜这一天杀一个,两天杀一双的节奏,被人买凶追杀只是时间的问题。本来以为小来小去的自己找找自己的老朋友也就解决了,可是斩魂堂难啊!

李厚朴的脸上也是一脸的严肃,他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张思瑜处在危险中,可是他能怎么做?“师父,我想去暗中保护她!”

白发老头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这也是个好办法,我也去找找神算老人,总算我们有些交情,看看能不能找到斩魂堂的堂主商量一下。”听到他的话李厚朴转身几大步就走了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