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遇袭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7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晟安已经接近深夜了,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微风带着些许的寒冷吹打着零星的行人,司马月和风魔离已经在房顶上呆了很久了。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吃饭的司马月,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

“吃吧。”风魔离递给了她一大包东西。

“你终于肯拿出来了吗?”

“诶?”

“我从很早开始就在意这一股香味的了,你怎么现在才舍得给我吃呀?”是马月接过了东西,高兴地打开了,一大只烤鸭出现在她眼前。

“因为你一直在认真观察着周围,我以为你……”

“你要让一个女孩子开口问你要东西吃?还有刚刚开始一句话也不说,真是的。”

“以为你不是也没有说吗……”风魔离吃惊地看着此时吃得正香的司马月,“你……就这样把面纱摘了?”

司马月满嘴油腻嚼着食物,从始至终挂在脸上的面纱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转头看向风魔离,“谁规定我不可以摘掉面纱的呀?”说着又咬了一口眼前的美味。

“那你戴着面纱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自保呀,像本姑娘这么美貌的女子,一个人行走江湖,要是不遮住样貌的话,很容易招来祸端的,要是离兄这样的正直君子,我就不怕了。”

“……”

见风魔离不说话,司马月转过头看着他:“难道我不美吗?”

“啊?美……”

“哼,你的反应也太平常了吧。”司马月一副失望的样子,“一般不是应该在我摘了面纱之后,你一副震惊的样子,然后说‘月姑娘长得真好看’的吗?”

“啊?呵呵……是在下失礼了,月姑娘长得真的很美。”

“呵呵呵……开玩笑的啦。”

只是风魔离说的是自己的真心话,在他看来,司马月真的很漂亮,与自己之前见过的女子都不同,在见到司马月样貌的那一刻,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对眼前这个女子动了心,只是他风魔离注定今生不能爱任何一个人。

街上已经看不到人的身影了,慢慢地从远处走来了五个人,两人小心翼翼地躲在房顶一动不动,观察着深夜里出现的人影。可是当五人慢慢靠近他们所在的房屋时,竟然停了下来,看向了两人所在的屋顶,察觉到情况的风魔离马上带着司马月转移到了房屋的背后,直到那五个人离开,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是什么人?看来会武功呀。”司马月依然抱着还未吃完的烧鸭。

“不只是会武功这么简单。”司马月一边好奇地看着五人远去的背影,一边啃着骨头,见状的风魔离摇了摇头,“你是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说着拿出手帕想为司马月擦去嘴边的油,但是看着此时司马月的样子,他停止了动作,转过身将手帕递给了她。

“谢谢。”

“看来今天没有白等这么久,我们回去问问楚大人吧,看他知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

“嗯,而且……”风魔离看了一眼司马月,没有再往下说。

“对了,关于那个楚大人,离兄了解多少?”

“我不是很了解,他好像是少凌的朋友,这次少凌被误认为凶手关了起来,就是他出手相助,并联络了倚月山庄。”司马月没有回答风魔离,而是站在一堵高墙的面前仰望着。“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呀?”

“喂,这就是西晟的皇宫吗?”司马月此时的声音与其说小声,不如说带着些微弱。

“嗯。”

“离兄有给过别人承诺吗?”

‘师兄一定会好好保护师妹的。’这句话突然浮现在风魔离的耳边,“给过吧……”

“没有好好遵守的话,会不会很痛苦?”司马月像是在问风魔离,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也许吧。”

夜幕凄凉,风越刮越大,两人在城墙处站了很久才离开,风魔离也没有问司马月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在一旁静静地陪着她。

“不好了!离兄!”天还没有亮,隔壁的房门就被敲响了,因为方便调查,所以昨晚司马月和风魔离住到了同一家客栈。

“怎么了?”

“少凌他出事了。”

“什么?!”

此时司马月也走了出来,三人急急忙忙地朝邢务府走去,在大堂见到花少凌躺在地上,他身边站着五个人,正是昨晚风魔离他们见到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风魔离有些焦急地问道,司马月则蹲下查看花少凌的情况。

“那我们先告辞了。”五人之中的艺人开口说道。

“麻烦各位了。”送走了五人,楚一心才开口说道:“这五位是昨晚负责巡逻的,大约在寅时在城西发现了少凌,他们到的时候,少凌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司马月解开了花少凌的衣服,在胸口发现了那个熟悉的印记。

“怎么回事?!”楚一心和风魔离都非常吃惊。

“离兄放心,好像有人喂他吃过解药了,但是这下应该要昏睡几个时辰了。”

“没事就好。”

正在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另一名邢务府的捕快匆忙的跑了进来:“一心,又发生了案件,在倾水楼,你可不可以帮我去一趟,我有点急事现在走不开。”

“好的。”

“倾水楼?”

“离兄,那么在下就去一趟,大夫一会儿就到,你们现将少凌安置在我的房间。”

“好的,谢谢楚大人。”风魔离说着抱起了花少凌。

两人在楚一心的房间等着花少凌醒过来。司马月在房间四处走动着,出于好奇拿起了书桌上的书。

“月姑娘,不能随便翻动别人房间的东西。”

“好好好,不过楚大人还真是一个爱书之人,房间里摆满了书。”

“好像是这样,听少凌说,他房间里的书都已经换过好几次了。”

“是吗?”司马月笑着说道,“你说倾水楼发生的案件会不会与我们正在调查的有关?”

“这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凶手对少凌下手了,用的毒药都是同一种,但是又是谁让他服下解药的呢?不知道师妹怎么样了。”

“离兄,请相信我,璃姑娘一定没事。”

其实风魔离也非常确定紫昕璃没事,而且她现在就在邢务府内,只是他很疑惑为什么司马月也会这么肯定她没事,是因为知道那件事,还是因为其他的,他在等司马月的回答。

“让两位久等了。”

“楚兄,是怎样的案件。”

“倾水楼的姑娘穗儿中毒身亡了。”

“穗儿?”

“怎么了?难道……”司马月有些着急地看着风魔离。

“穗儿就是第二个死者经常去找的女人。现场的情况如何?”

“房间里面很凌乱,窗户也开着,死者身上也有多处淤青,应该是在死之前与凶手抓扯过。但是中的毒却与之前的不相同,这次好像是一般的砒霜。”

“事不宜迟,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不瞒你说,其实包括你师弟在内的三人,正规说来并没有中毒。”两人将目光转向了司马月,“而是被人下了蛊毒,所以就算被喂下了解药,如果不找到下蛊之人的话,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通过在昨天一天的调查,我想再去确认一下第二个被害者的尸体。”

“月姑娘,这恐怕不行了。”

“为什么?”

“因为今天决定将两具尸体送出府外,所以昨晚将他们安置进了验尸房中的棺材里面,但是今天早上一早验尸房就发生了火灾,两具尸体全部被烧毁。”

“怎么会这样?”

“棺木是昨天送进来的吗?”

“昨天送进来的就只有一副,因为第一具尸体身份不能确认,所以很早邢务府就为他准备好了。”

“所以昨天才送进来的就只有第二具尸体的?”

“是的,是他的家属委托棺木行的人送来的。”

“来了多少个人?”

“三个。棺木行两个负责搬运的,还有一个雕花木匠。”

“雕花木匠?”

“是的,说是家属希望在棺木上雕刻名字。”

“刚刚那五个人是什么身份?”

“他们其实是摄政王身边的贴身侍卫。”

“武功好像很好,用来巡逻有些大材小用了。”风魔离问道。

“本来他们是负责守护西晟国寺和摄政王的安危,由于最近一连发生这么多起命案,所以才暂时负责巡逻。”

“离兄,我们走,楚大人,花少凌就交给你了。”司马月拉着风魔离离开了,楚一心一直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嘴角轻轻上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