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简单的喜欢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41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人匆忙来到外面时,已经不见了紫昕璃的身影。

“三位,发生什么事了?”向三人走来的人,腰间佩戴着一把剑,声音有些低沉。

“楚兄,你有没有看见我师妹。”花少凌的表情有些焦急。

“刚刚的声音是璃姑娘吗?在下也是听到女孩子的叫喊声,所以才连忙赶了过来,中途也没有遇见任何一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也是听到叫声才赶了出来,结果师妹就不见了。”

“难道是被什么人抓走了?”

“可是楚兄在赶来的途中,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呀?”

“那可不一定。”楚一心打断了花少凌的话。此时风魔离看着身后的围墙,似乎在想这些什么,楚一心看了一眼司马月,看着风魔离说道:“有可能是从这里逃出去的。”说着指向了围墙。

“楚兄,你开什么玩笑,你们邢务府的这一堵围墙足足有三丈高,要是能越过去,我还能被你们关这么几天呀……”花少凌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风魔离。

“花兄,一般人当然不可以,但是要是像令师兄一样的高手的话,可就不一定了,而且,就算不是从这里出去的,只要武功高在下很多的话,也可以在不被我发现的情况下,从我来的方向逃走。”

“大家就不要就不要在纠结凶手是如何逃走的了,可以肯定的是,璃姑娘的消失跟前面两起案件密切相关,现在着急也于事无补,只有快点收集线索破案才是上策。”司马月出声说道。

“这位姑娘是?”

“他是……”

花少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风魔离阻止了:“她也是在下的师妹,只是今天才刚刚赶到。”

“原来如此,要是有什么在下能帮到忙的地方,还请离兄开口,在下一定会尽力协助的。”

“多谢楚大人。”

“那就抓紧时间吧,璃姑娘的身体本来就弱,必须要快点找到她,我们去见见发现尸体的人吧。”说着朝来时的方向走去,走过楚一心的时候,看了一眼他腰上的佩剑,笑着说道,“楚大人的这一把剑真是匠心别致呀。”

“多谢姑娘夸奖,这是在下的家传之宝。”

“是吗?”

风魔离看着远去的司马月,慢慢地跟在她身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今天的晟安艳阳高照,依旧繁花似锦。两人来到了城外一户民宅前,房子有些破烂了,院子里的木架上摆着很多竹筛,里面装着药草,一个穿着朴素的农妇,正在厨房门前忙活着。

“本来想见见第一具尸体的发现人,没想到……”司马月看了一眼旁边的风魔离,依旧还是没有平静下来,风魔离没有什么表情地应付着。“所以现在你的那个师弟跑去什么地方了?”

“不知道。”

“你们两位是?”这是农妇走了出来。

“打扰了,我们是倚月山庄的人,关于你丈夫的死,有些话想问问你。”

“……”听到是倚月山庄的人,农妇开始变得有些紧张。

“你不用害怕,就是简单的问问尸体被发现时的一些状况。”风魔离连忙解释道。

“呜呜呜……”农妇开始哭了起来,“你们一定要找到凶手,为我夫君报仇呀。”

“一定会尽力的。”

“你们要问些什么?我一定如实回答。”农妇擦了擦眼泪。

“尸体……”

“你不请我们进屋里坐坐吗?我站了半天脚都痛了。”司马月突然插话说道。

还没有等农妇回答,司马月就自己走进了院子,拿起竹筛里面的药草观察起来:“不愧是晟安,药材的种类真的很丰富。”

农妇追了上去回答道:“我们就靠卖药草为生,每天起早贪黑的,也就能填饱肚子而已。”

“怎么会这样,我看你这里的药材都是比较好卖的呀?”

“姑娘也知道从外面道晟安来做生意的人太多了,很多药铺都会在地下商城将基本的药材购齐,所以我们的药材有时候根本就卖不出去。”

“地下商城?”

“……”农妇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司马月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直接进了屋子,农妇为两人沏上了茶,也坐在了凳子上。“那天晚上,他因为去找收购药材的商铺,很晚才回家,我为他端上饭菜后,就先去休息了,但是过了一会儿,院子里传来了一声巨响,于是偶他便出去查看,可是过了很久他都还没有回来,外面也开始下起了雨,想起了前几天城里发生的案件,有些担心,所以便出去找他,没想到……”农妇说到这里有些泣不成声。

“尸体是在几里外的农田里发现的,”风魔离解释道。

“所以你找了一晚上才找到他?”

“没有,因为外面一片漆黑,而且雨下得很大,所以我就回来了。”

“你回来了?”

“是的,因为他有时就是找各种的理由不回家,在倾水楼过夜。”

“倾水楼?”

“晟安最大的风月场所。”农妇回答着,语气中多了一些愤怒,但是很快就消失了。“第二天早上他还没有回来,于是就找邻居帮忙找,最后再农田里发现了他的……”

两人相视了一眼,决定问话就到这里结束,但是没想到农妇有说了起来:“那个凶手太可恶了,用这样残忍的手法害了两个人,你们一定要抓到他,对了,夫君的脖子上有一个奇怪的印记。”

“这个我们已经发现了,你好好休息吧,请节哀顺变,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为你夫君报仇的。”司马月说着走向了厨房,站在门口观察了一阵,“一定要好好吃饭呀,不要因为这样亏了自己的身子。”

“多谢姑娘。”

“离兄,我们走吧。”

“告辞。”

当两人走出农宅的院门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消失在了拐角处。等两人追上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人影。

“速度这么快?难道这人和璃姑娘的消失有关?”司马月支吾着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民宅院子。

“邻居的证言应该搜集了吧?”司马月问道。

“嗯,确实有听到一声巨响。”

“是吗?你怎么看待那个农妇的话?”

“确实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就算自己的夫君平时回去风月场所,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任谁都会先担心他的安危,至少要确认他的安全。”

“如果她真的认为被害者去了风月场所,也没必要一大早就召集人去找,一定有必须要那时找到尸体的理由。”

“而且她也在极力将被害者的尸体与第一起案件的尸体扯上关系,难道……”

“反正那个农妇有问题,而且还有一点我也很在意……”就在这时,风魔离将司马月拉到了一边。

“怎么突然这么喜欢吃这家店的包子了?以前不见你这么喜欢吃包子呀?”两个女人迎面走来。

“突然发现这家的包子很好吃。”

“是很好吃,但是也没必要天天都吃呀,小心长胖。”

“怎么?倚月山庄的下一任庄主,看上了民间的小姑娘?说不定会成为一段美丽的故事,以离兄这长相,不需要亲自动手,都会有姑娘主动靠过来,如果表白的话那姑娘绝对会答应的,要不要我帮忙?”司马月打趣着风魔离。

“你在说什么呀?”说着敲了敲司马月的脑袋,但是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是司马月并没有在意,果然还是不知不觉中将她当成了司马月。

“呵呵,看上哪一个了?那个青色衣服的吧?长得很水灵呀?”

“就是她。”

“是吗?看我的。”说着就想冲上去,却被风魔离拉住了。

“我说的是那个女孩可能与这次的案件有关。”

“诶?”

“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去的那个地方吗?”风魔离放开了司马月,两人慢慢跟在两个女子的身后,“其实我也去过那里,可能你和我一样,在犯案现场发现了百思菊,所以才到那个地方去的吧?”

“你也知道那种花?”

“嗯,但是我先你一步去了那里,发现了这个东西。”风魔离拿出了一块青色的丝巾,上面绣着一个‘青’字。“经过调查,将目标锁在了那个女孩的身上,但是问她的时候,她却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最奇怪的是,这个女孩曾经消失过一天。”

“消失过?”

“对,在案发那天晚上,她又回到了家。”

“你派人监视她了吗?”

“嗯。”

“谁?”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花少凌好像与两个女孩很熟的样子,三人说说笑笑地并肩走着,青衣女人明显对花少凌抱有好感。

“呵呵,原来如此,不过,你叫尸体的第一发现人去监视相关人员?”

“月姑娘别说笑了,少凌虽然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但是那小子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他平时就是贪玩了一些。”

“好好,不过离兄真的是一个好师兄,看得出来你很在意师弟师妹。”

“……”

“璃姑娘会没事的,这是我的感觉,凶手敢冒险在我们面前劫走璃姑娘,就是想给我们一个警告,所以必须抢在凶手的目的达成之前找到他,而且关于璃姑娘的下落,我已经有些眉目了。”

“月姑娘,你……”

“好了,这个人就交给你师弟吧,待会儿还要再交一个任务给他。”

“地下商城?”

“嗯,好了,我们也去下一个目的地吧?”

“哪里?”

“你没有听道那两个姑娘的对话吗?当然是去那里看看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