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指甲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89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么说来的确是有其他人闯进了这里?”林樱瑾背对着站在角落里的黑衣蒙面人说道。

“是的,但是他们好像已经察觉到了属下的存在,是属下办事不力。”

“看来对方不是一般的厉害,竟然能够逃过你的视线。”

“副教主他……”

“他只不过是和我开了个玩笑而已,你真的以为虞冉和觉罗会连自己的主人都分不清吗?”

“难道……”

“你马上到雪蕤去与秦浩会和,保护好玉玲。”

“是。”

就在这时,一直紧闭双眼躺在床上的司马月轻微地动了一下,黑衣男子看了一眼林樱瑾,消失在了屋子中,林樱瑾急忙上前查看司马月的状况,此时司马月紧皱着的眉头上布满汗滴,表情异常地痛苦,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司马月就会出现这样的表情,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明显,林樱瑾伸出手想为她擦去汗滴,但是却在即将要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听了下来,右手久久地停留在空中,之后慢慢收了回来。

林樱瑾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司马月,以那个人的性格,司马月不可能会活到现在,为什么会这样?难打是黄榛看错了,但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让林樱瑾从众多的疑惑中走了出来,此时司马月的双手紧握着,沾满了鲜血,常常的指甲深深地刺进她的掌心。

林樱瑾马上上前试图搬开司马月的双手,可是却比他想象中地握得更紧。

“快跑!”司马月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语气却无比的坚决。

林樱瑾楞了一下,一只手轻轻拖着司马月的双手,另一只手拍打着司马月的脸颊,“司马月!马上给我醒过来!你听到没有,司马月!”

“吵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月微弱的声音响起。

林樱瑾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是不是有人在打我。”

“咳咳,是你的错觉。”

“是吗?如果不是错觉的话,能在一个女孩子昏迷的时候,还对她拳脚相向的人,也就只有林樱瑾了。”

“呵呵,在你眼里我就如此的卑鄙。”

司马月摇了摇头,“不是……”声音依旧很微弱。

“这才是寄人篱下该有的……”

“是比这更卑鄙。”司马月没有太大的表情动作,只是微微睁着眼看着林樱瑾。

“你!”

“好暖和……”

“……”

“原来不管伤口有多痛,只要有一个人能为此而担心,哪怕只是像这样轻握着,也就不那么痛了,这是第一次感觉不到疼痛。”

“……”林樱瑾楞了一下,迅速放开了司马月的手站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本教主刚刚在担心你?”

“难道不是吗?”

“你还真是自恋。”

“谢谢夸奖,只是比不上有些人。”

“看来你是想被教训了吧?”

“你刚刚不是已经打了我吗?而且还占了我的便宜。”

“你说什么?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能叫醒你……”

“你为什么要叫醒我?”

“双手都变成那样了,要是再不叫醒你的话……”

“那就说明你担心我呀。”

“你!”林樱瑾看着一直虚弱躺在床上语气微弱的司马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已经这样了,还有心情和我对嘴。”

“你说得对,好困呀,我不想和你吵了。”

“困?”

“你记住,你又欠了我一个耳光。”

“……”

之后司马月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依旧一副微弱的样子躺在床上,轻轻翻了个身侧躺着,将双手紧紧裹在床单里。

林樱瑾摇了摇头,坐在床沿上轻轻掀开床单,拿出手帕为她包扎起来,“先暂时简单处理一下,待会儿我会叫大夫过来。”

“原来你知道我的伤口需要处理呀。”

“你什么意思?”林樱瑾稍微用了一些力。

“放心,你再用力我也不会喊痛的。”

“呵呵,是吗,我都忘了你是司马月了。”

“包扎这种事,不是应该发生在更早的时候吗?林樱瑾真是粗心呀。”

“要别人帮忙嘴还这么硬……”

“谢谢你。”

“真是意外。”

“怎么样,从来没有人对你说过这三个字吧。”

“本教主不需要。”

“刚刚你的脸上粘上血迹了吗?”说着抬起右手就朝林樱瑾的脸上擦去,“啊,对不起。”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为了报复自己脸上的血迹才这么做的吗?”

“怎么会?林樱瑾怎么会把所有人都想得这么坏呀。”司马月说这话的时候,别开头尽量避免看林樱瑾的眼神。

“是吗?”的确此时的林樱瑾眼神里充满了杀气,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灵风,你来帮她包扎。”

此话一出,一个女孩就从房梁上掉了下来,“哎呦。”

“我想你应该向我解释一下。”

“呵呵……”女孩大概16岁左右,可爱的脸庞此时绽放着花一般灿烂的笑容,“教主,灵风回来迟了。”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在房梁上。”

“原来教主早就发现了。”

“你不是说过死也不回来的吗?”

“呵呵,风儿才没有说过呢,觉罗那小子又在挑拨离间了。”

“那你回来有什么事?”

当灵风与司马月有些失焦的眼神对视的时候,那张可爱的脸庞却瞬间变得无比地恐怖。

“灵风!”

“教主。”

“你私闯樱韵阁的事就算了,今晚好好照顾她。”

“我……照顾……她?”

“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那就好。”说着朝门外走去。今晚的月亮比以往都要圆,林樱瑾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迹,脸上一闪而过一丝复杂的表情。

“教主,让灵风照顾她真的可以吗?”

“连你也变得如此大胆起来。”

“呵呵,教主,我可是怕灵风会出什么岔子,所以才跟着她进来的。”

“女人真是麻烦。”

“呵呵,不过司马月也真是爱折腾,明明已经变成那样了,还与教主斗气。”

“什么时候?”

“因为风凌天的死亡,所以推迟了三天。”

“继续监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