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香栩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30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哼哼……你就是她说的那个女孩儿?”女子的声音有些沧桑无力,飘荡在浓雾之中。

司马月再一次从噩梦之中醒过来,尖锐的长指甲早已刺穿手心,留下五条弯弯的血印,她无力地抬起头,看了看依旧找不到半个人影的平地,平静的湖水突然发出哗哗的水声,是自己的错觉吗?

“呵呵……”女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是谁?”司马月平静地问道。

“你终于想起来了吗?”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却依旧不见她的身影。

“想起什么?”司马月的表情有些不安。

“林樱瑾和你一样,都是那个贱人的工具而已,她想让天下再一次陷入混乱之中,让那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女人口中的‘那个女人’司马月的表情一下变得平静起来,“你说的那个女人现在还好吗?”

“看来你已经完全记起来了。”

“……”司马月失落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我和她到底有什么关系。”

“那么……”那人的声音有些迟疑,“为什么要这样帮林樱瑾?为什么对于那个人创立的阵法如此熟悉?”

“我不知道……”司马月慢慢闭上了双眼,“总感觉我应该这么做……”

司马月慢慢陷入了沉睡之中,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女人留下一声叹息之后再无声息。

“砰!!”客栈的客房之中传出一声巨响,门外的三人连忙冲了进去,之间昨晚撞倒谷衣的那个人正站在窗户边,女人则蜷缩在墙角。

“王爷,您没事吧?”其中一人见状马上问道。

男子看了女人一眼,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房间。

“王妃……”三人中女扮男装的女子上前扶起了墙角的人儿。

“哼!”女子依旧颤抖着,不服气地拿起桌上的茶杯,看了看屋子里的三人,故作镇定地单手叉腰,将茶杯使劲朝门外扔去,“你以为就只有你敢摔吗?我也会!混蛋!”

却不料刚刚离开的男子又回到了门前,四人都屏住了呼吸,男子嘴角微微上扬,深邃的眼睛却带着摄人的寒气,慢慢朝女人走去,“你是何时开始有这个胆量的?”

男子还没有走到女人面前,那人就抱着脑袋捂住耳朵,面朝着墙壁蹲了下去,男子没有理睬她,拿起枕边的匕首再次离去,四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正是北月国的王爷欧阳子木,是北月出了名的美男子,但是从他出现在众人面前开始,冷酷、残忍就成了他的代名词,尽管如此,想要嫁给他的名门闺秀依旧很多,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过,一年前极北之地的麟沃族侵犯北月的边境,他亲自带兵上前线,回来之后皇帝以战争的胜利为由,将现在的王妃许配给了他。据说从新皇即位以来,他就独自掌握着北月的兵权,北月日常的大小政治事务,看似全权由她的哥哥欧阳子轩处理,但是实际上很多都要经过他的同意。

欧阳子木谨慎地观察着街上的人群,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关于最近在江湖上崛起的门派‘香栩’的有关消息,‘香栩’只是江湖中人对他们的称呼,至于他们的总部在什么地方,到底规模如何?没有人知道,一个月前西晟国寺被盗,一时轰动了七国,没想到半个月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北月的国都池陌,梅齐山庄的密室被袭,但是却并没有丢失任何的东西,只是在现场找到了被留下来的玉佩,玉佩上的标志正是‘香栩’的七瓣花纹。

‘难道西晟发生的案件也是他们所为?但是袭击梅齐山庄有是为何?按照倚月山庄的惨状,如果真的是同一人所为,为什么梅齐山庄出了密室被侵袭,其他并无任何的人员伤亡’?

“哎哟!”

欧阳子木只顾着思考梅齐山庄的事情,没有注意到前方匆忙跑向自己的少女,女子一身邋遢,脸上沾满了污渍,她望了望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欧阳子木,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一把包住了他的手臂,将头仅仅埋在他的手臂上,不久一群男子便从他们的身边匆忙地走过。

“他们已经走了。”

“呵呵……”女子放开了欧阳子木的手,拄着头尴尬地笑着说道:“不好意思,谢谢你了。”

“你偷了他们的东西?”

“没有……”话还没有说完,刚刚的那群人就跑了回来,女子又急忙抱住了欧阳子木的手,“不好意思,请你相信我,我没有做任何的坏事,可以暂时就这样走一会儿吗?”女子一遍乞求着,一遍注意着徘徊在附近的那群人。

欧阳子木没有说话,配合着女子慢慢朝前走着,直到两人来到了城中的僻静之处,女子才放开了手。

“真的太感谢你了!我叫上官舒蓉,因为刚刚那些人的老大看上了我,逼我与他成亲,所以……”女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眼泪像是决堤的水,不停地往下流。

欧阳子木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尴尬地望了望四周,“看来他们的老大眼光还真是独特。”

“你什么意思?”上官舒蓉眨巴着眼睛盯着欧阳子木,欧阳子木面部的表情越来越僵硬,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快速擦干了眼泪,“我不能再耽搁了,这次太感谢你了,我先告辞了,若是有缘再见,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还没等欧阳子木有所反应,她的背影就越离越远。

“这次沉炎该要好好热闹一番了。”

弑魔教上下沉浸在一片死寂之中,林樱瑾表情复杂地坐在大堂之上,堂下的堂主不时相视着表情也甚是复杂,白纪澜仔细观察着堂上的林樱瑾。

“教主,右护法怎么会……”

“是呀,到底是谁能让风护法……”

“这件事与‘香栩’脱不了关系。”

此话一出,众人都看向了讲话之人,此人是紫星分教的郭堂主。

“这话从何说起?”白纪澜开口问道。

“教主,这是属下今早在炎轩阁门口捡到的。”说着将身上的玉佩拿了出来,秦浩结果玉佩呈到了林樱瑾的面前。

“七瓣花?”林樱瑾在看到玉佩的一瞬间,皱了皱眉头。

“是的,这是从两年前开始出现在江湖上的组织,没有人知道关于他们的详细信息。”

“‘香栩’?”白纪澜若有所思地开口道,“竟敢公然向我教示威?”

“听说他们的手段残忍,组织的成员武功高强,曾经一夜之间光靠两人之力,就铲平了天下恶贯满盈的天冥派。”

“这下棘手了……”

“是呀……”

“两人之力?”林樱瑾不经意的自言自语,制止了堂下的一片喧嚣,“呵呵……有趣。”

“教主?”

“各位堂主听命。”

“是!”

“你们可还记得那晚的白衣舞女?”

“……”包括白纪澜在内的众人都是一副疑惑的样子。

“从山脚开始,找遍整座山的每一个角落,必须在天黑之前把她找出来。”

“现在不是应该以‘香栩’为……”

“你对本教主的决定有意见?”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却办。”

众人纷纷离开了大堂。

“白护法。”

白纪澜迟疑了一下才转过身看着林樱瑾:“教主有何吩咐。”

“玉玲已经很久没有下山去玩过了吧?你觉得让秦浩带她到雪蕤城中去玩几天怎么样?”

白纪澜睁大了眼睛看着林樱瑾。

“不行吗?”

“教主说的是。”

“嗯,那你去安排吧。”

“是!”

白纪澜走后,林樱瑾大厅中央的尸体望了望,疲惫地靠在了椅子上,“司马月,你可千万不要闯进那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