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热闹的沉炎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83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色笼罩着整个沉炎,今夜的月光格外的明亮,相视的两人能清晰的看亲对方的脸庞,这里是司琪国第二大的城市,再往北行径五十余里,就是司琪的国都雪蕤。司琪国在七国之中实力居中,位处极北之处,刚入秋天气就异常的寒冷。

女子的长衫随风飘扬着,秀发拂过她那妩媚但是却依旧带着一丝稚嫩的脸颊,面对着站在街道另一边的男子,女人一副充满仇恨的样子。

“真是太巧了,想不到在这个地方遇见你。”男子的表情虽有些僵硬,嘴角的弧度却依旧完美诱人。

“真的好巧。”女子的语气依旧冷漠。

“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说着转过身准备离开。

“秦墨,你给我站住!”

“……”秦墨一副怕麻烦的样子。

“怎么?见到师妹也不多打几句招呼,这样就准备走了?”

“呵呵,师妹说得极是,是师兄的错,师妹最近还好吗?”

“好得很。”

“那我也就放心了。”

“我不是说过不要这样叫我吗?”

“那我该怎样称呼你?”男子的表情有些无奈,“表妹?”

“也不行!”夙玉儿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气势,双手叉腰生气地瞪着秦墨。

“不行就算了,我不加称呼总行了吧,这位姑娘。”

“你是怎么称呼司马月的?”

“我……”

“我叫什么名字?”

秦墨沉默了片刻,迈开脚步朝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你站住!”可是秦墨依旧没有理睬夙玉儿,她也没有追上前去,这是她夙玉儿在秦墨面前唯一保有的尊严,她轻轻将吹起的长发整理在耳后,挥动着白色的长袖将街道边的首饰摊位击得粉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两个少年提心吊胆地藏在拐角处,紧紧的挤在一起,直到夙玉儿离开,才长舒了一口气。

“太危险了。”谷衣颤抖着肩膀自言自语着。

“他们两个没打起来真是太好了。”末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

“你说儿师兄和七师姐怎么也在这里呀,我上一次见到师兄是在西晟的浅木,想不到他也来了这里。”

“那一天之后,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七师姐。”

“我也是。”

一直吵不停的两人,此时倒颇有些默契,似乎两人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这才恢复了平常相互厌恶的样子,各自往后移动了一些。

“咳咳,”末星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看来你的旅程到此结束了,这下一定会被他们抓回去的。”

“哼,师兄不会这么对我的,我看会被抓回去的是你小子吧。”

“我可是奉了师傅的命,为三师姐送东西的。”

“三师姐?”听到三师姐三个字,谷衣的眼珠都快跳出来了,直勾勾地盯着末星:“你知道她在哪儿?”

“不知道!”

“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

“哼,你再不抓紧时间去找你口中所说的未婚夫的话,就真的一辈子都见不着他了。”

“齐西哥哥!”谷衣这才想起齐西已经从她眼前消失一天了,一时间就将三师姐忘得一干二净,急忙跑开了,却不料才跑出没多远,就被撞倒在地,她生气地抬起了头,却在见到撞倒她的人那一刻,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

“姑娘你没事吧?”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他旁边的女人先开了口。

“没事……”谷衣站了起来,“这位帅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谷衣……”

谷衣一直不停地搭着话,但是男子却不为所动,毫无表情,旁边的女子和身后的三人有些焦急地看着男子。

“我是从很远的……”谷衣话还没说完,末星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到了一旁。

“不好意思,我的妹妹有些好客。”

男子这才起步离开,那字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末星和谷衣,跟了上去。

“你干什么?”谷衣挣脱开了末星的手。

“那人刚刚想杀了你。”末星一直看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

“你说什么?”

“你还是长点心好,这么明显的杀气都感觉不到,将来一定会死在你口中所谓的美男子手里。”说着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谷衣离开了。

“怎么可能,明明长得这么好看的。”谷衣有些失落。

秦墨知道夙玉儿并不会追上来,那家伙从小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副自以为是高傲的样子,只是他无法回应她的感情,承担不起,放不下。他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月亮,眼神变得有些凌厉起来,“你到底去了哪里?”

远处越来越近的两个身影出现在秦墨的眼前,他继续迈开了步伐,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来人,正好对上同样的目光,不过双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彼此的视线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魔离才转过了头。

“少主,那个人有什么问题吗?”男装打扮的青儿轻声问道。

“没什么。”

“呵呵,这下有好戏看了。”少女坐在窗框边上,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刚刚的风魔离和秦墨。

“红珠,你马上赶往雪蕤通知宫主。”坐在桌边的成熟女子说着喝了一口茶。

“遵命!”女孩俏皮的从窗框上跳了下来,拍了拍手掌,消失在了屋子里。

“就让我来看看宫主口中所说的白衣女子,到底是何许人物。”女人自信的表情就像是历经沧桑之后沉积的稳重一样,与她的年纪有些不相符。

谷衣那家伙跑哪儿去了?齐西虽然抱着这样的疑问,但是此时却不希望见到那丫头,一壶酒一碟小菜,配上这样的夜色最好不过了,想到这里拿起酒壶喝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弄来一把楼梯,让他爬上了屋顶。

他擦了擦嘴角的酒滴,手指碰到了那天晚上被司马月弄伤的脸颊,脸上的伤疤已经痊愈了,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记。今晚的月亮跟那晚的很像,司马月在月光下的笑容、泪水、害怕、愤怒……想到这些,齐西用力将酒瓶摔了出去。

这一个多月来,司马月从来没有从他的脑海里消失过,他是在懊悔吗?当时为什么不到悬崖下面去找一找,为什么那家伙会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他的视线,最糟糕的是这份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就是个男人……

“是谁乱扔酒坛子呀?!给我滚出来!”

此时的齐西脑子里一片混乱,并没有在意楼下传来的声音。

“谁把楼梯放这儿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