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赌注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18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都是些什么锁呀?!”桐心已经在这道锁上耗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了,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四面都是贴墙的小屋子里了,以她现在的武功,要想出去的唯一办法,就是解开面前的这把锁,要是知道自己会变成今天这副样子,那天打死她也不会对林樱瑾出手,想到这里桐心生气地一脚踢在了门框上。

“哎哟!”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救救我!”桐心强忍着痛苦站了起来,使劲敲打着铁门,可是外面的人依旧正常地说着话,“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决定今晚动手?”

“只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

“林樱瑾的伤势?”

“他的伤应该没有多严重,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具威胁的应该是四大密卫。”

“你的意思是……”

“呵呵……你应该不会有所顾虑吧?这可是那个人的命令。”

“我知道。”

直到两人离开,桐心踢打铁门的声音都没有得到回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可能会死在这里吧,那两个人的声音应该就是那晚我听到的,想不到在这弑魔教之中,有人谋划着对林樱瑾动手,再不逃出去就糟了。”她看了一眼已经蔓延到脖子的淤青,笑着为自己打气,鼓起精神继续寻找着出路。

“臭丫头,你哭什么?”

“我们很快就会被处决了,呜呜……都怪姑姑。”小女孩捶打着女子的胸口。

“你放心,姑姑一定会救桐心逃出去的。”

“哼!”

“桐心,记住姑姑的话……”

炎懿绝已经换掉了打湿的下装,将司马月为他披上的青衫整齐地穿戴好,此时的炎懿绝与宴会上的完全不同,从他身上竟然能看到千昊辰的影子,司马月使劲摇了摇头,‘这个妖精怎么可能与千昊辰相提并论,两人的气质相差太远’。

“你在想什么?难道是被本教主的美貌打击到了?要不今晚你就留下服侍我好了。”

“诶?”这人说话的口气好像似曾相识。

“呵呵……”

司马月看着摆在桌上的酒坛,“你可不能这么卑鄙。”

“从何说起?”

“你想灌醉我,然后……”司马月抱住双臂,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怎么样?”

“我怎么会知道。”司马月站直了身子,掩饰着自己此时的尴尬。

“呵呵……难道你想我对你做些什么?思雨还在教中,我可不敢在她面前对其他女子动手。”

“呵呵,也是呀,你刚刚为什么会在湖中憋这么久呀?”

“陪我玩骰子,要是我觉得玩得高兴,你到这里来的事情,我就不会告诉林樱瑾。”炎懿绝直接无视了司马月的问题。

“你觉得?”你这么霸道是跟林樱瑾学的吧!

“每一回合,要是我输了就罚喝酒,你输了嘛……”

炎懿绝上扬的嘴角告诉司马月自己接下来会摊上大麻烦,不过还没等炎懿绝说出对自己的惩罚,她就爽快的答应了,“好!”玩骰子?从小到大,连那么全才的二师兄和四师妹也没赢过她,眼前的这个人想赢过她是不可能的。

“教主。”

林樱瑾此时正闭上双眼,靠坐在紫藤花道的木凳柱子上,白玉玲为他披上了外衫,自己也坐在了他的身旁。

“这么晚了你还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不是让你待在自己的院中,紫藤花……”

“我知道,”白玉玲嘟着嘴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她低着头开始哽咽起来,“可是玉玲很担心你的伤势,又不敢直接闯进樱韵阁,所以只好到这里来碰碰运气了。”

“我没事。”

“都是玉玲的错,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冒险这么做了。”

“风凌天还真是话多。”

“刚刚遇到了秦大哥,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他只是来报告一些我不在教中时他擅自做的决定罢了。”

“瑾哥哥……”白玉玲的语气带着试探,很久之前她是这么叫眼前的这个人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那个从小一直叫她玲儿的男孩儿,再也不这么叫她了,而她自然而然也称他为教主。

对于白玉玲的改口,林樱瑾难免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好。”

白玉玲没有想到林樱瑾会为那件事向她道歉,高兴地笑了起来,“是玲儿不好,不应该擅闯禁地的。”

“以后不要去了。”

“嗯,”白玉玲看了一眼林樱瑾,“瑾哥哥,玲儿不漂亮了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回答我。”白玉玲坚定的看着林樱瑾。

“呵呵,谁不知道弑魔教左护法之女白玉玲美若天仙呀。”

“那是别人说的,我要瑾哥哥的答案。”

“玉玲当然漂亮。”

“呵呵,太好了。”白玉玲挽着林樱瑾的手臂,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我原谅你了。”

“原谅?”

“等我们成亲之后,你可不准再和别的女人接触了。”

“玉玲,时间不早了,这雨看来只会雨下越大,早点回去陪陪你父亲,你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吧,这么多年他为弑魔教付出了很多,替我感谢他。”

“嗯,对了,这是父亲带回来的礼物,”白玉玲说着掏出了一包吃的东西。

“你好像不是很高兴?”

“他还真是不懂女孩子,哪有送女孩子吃的当礼物的呀?”

“呵呵……”

“不过这个真的很好吃,瑾哥哥也尝尝吧。”看到林樱瑾的笑容,白玉玲也不由自主地高兴起来。

“嗯,我待会儿尝尝。”

“那么玲儿就先回去了,你也要早点回去休息。”

林樱瑾点了点头又闭上了双眼,雨滴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他非常讨厌这个声音,这个见证了那两个人消失的声音。

“可恶!”司马月拿着炎懿绝施舍的破了几个洞的雨伞,不服气地离开了炎轩阁的中央小屋,没想到那家伙竟然这么厉害,她一回合也没赢过,真是见鬼了。

正当她快要走到大门口时,左侧的竹林中一闪而过一抹黑影。

“姑娘?”

司马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蹲在了地上,等她抬起头时,才发现甜思雨正站在她的面前。

“你没事吧?”

“没事。”司马月慢慢站了起来。

“你……”

司马月这才反应过来,迅速用左手遮住了自己‘破烂不堪’的脸,此时的她恨不得挖个坑埋了自己,“呵呵……告辞。”说着跑出了炎轩阁。

甜思雨看着司马月离去的身影,突然开始害怕起来,非常害怕,当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个原因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她才明白。

“查到什么了吗?”炎懿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他的猜测果然没错,你决定怎么做?”

“该怎么样做就怎样做。”

“那个女人是林樱瑾派来的吗?”

“呵呵……林樱瑾,我到要看看,你为什么会将赌注下在这个女人身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