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炎轩阁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59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哇!”司马月急忙蒙上了自己的嘴巴,望了望四周,躲进了旁边的树丛中,也不能完全怪她,因为她再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炎轩阁中竟然是这番景色,与弑魔教其他地方不同,这里面见不到任何紫藤花的踪迹,屹立在院子中间的两层精致小屋,被周围的竹林包围着,一条石板路从炎轩阁的门口,蜿蜒的一直延伸到竹林中间,屋子的右侧有一个小湖,湖面因为细雨荡起一圈一圈的微波。这两天她也听到了关于弑魔教的不少消息,据说弑魔教的每一个院落都必须要种植紫藤花,这好像与上一代教主有关,具体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可是对于弑魔教这么重要的紫藤花,却在副教主的院落不见任何踪影,想到这里,司马月忆起了昨晚的场景,看来这个副教主在教中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

‘桐心,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司马月带着疑惑和不安,穿过竹林抵达了中央的小屋,“他的未婚妻好像是叫甜思雨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可是为什么她会与弑魔教的副教主在一起?”不知道她在不在里面。

司马月小心翼翼地来到靠近小湖那边没有关上的窗户,屋子里没有人,里面与竹林丝毫不搭调的豪华摆设,倒是非常符合炎懿绝的气质,司马月来不及想这么多,抬起右腿准备翻窗进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巨大的水声,司马月惊慌失措地转过了头,一个浑身湿透的男子从湖中心冒了出来,他赤裸着上身,水珠顺着脸颊滴落在他的胸口上,结实的体魄在发丝的遮盖下透露着一丝的性感,男子红唇上扬,深邃的眼睛饶有兴致地盯着已经愣在窗边一动不动的司马月,他慢慢站了起来。

司马月迅速转过了头,刚开始见到这个男子的时候,司马月竟然有些认不出来了,这个人不就是炎懿绝吗?现在该怎么办?

“有人好像脸红了?”正当司马月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炎懿绝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

“啊!”司马月双手捂住耳朵并不敢转过身,怎么弑魔教的教主都喜欢攻击别人的耳朵!

“想不到竟然有人敢闯进这里?”从炎懿绝的声音中,并没有感觉出他在生气。

“请教主恕罪,小的才刚到这里三天,所以误闯了副教主的住处,请副教主饶命。”

“呵呵,才刚到三天?”

“是的。”

“才到三天竟然知道我是谁,看来你不是一般的下人吧。”

“昨晚小的有幸见过副教主一面。”

“是吗?呵呵,转过头来。”

“副教主……”

“本教主让你转过头来,我可不想再多说一遍。”

‘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竟然逼别人看他不穿衣服的样子?不行,再怎么样我也要快点离开’司马月的长指甲已经将窗框抓出了一条痕迹,“天气转凉了,副教主还是快些进屋把衣服穿好,小的先告退了。”说着准备强行离开,但是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狠狠地撞在了肉块上,整张脸紧紧地贴在了炎懿绝的左肩上。

司马月捂着自己的嘴巴,充满鄙视地看着炎懿绝。

“怎么?占了本教主的便宜,还摆出这副样子?乖乖转过身来不就好了?”炎懿绝笑着说道。

炎懿绝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左肩传来的微微疼痛,让他闭上了嘴,司马月长长的指甲已经刺进了他的皮肤,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低着头的司马月。

雨已经慢慢大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炎懿绝才恢复他平常的神情,一把将司马月抱起从窗户飞进了屋子。

“你干什么?”司马月这才大叫起来。

“你的胆子还真是大。”炎懿绝将司马月放在床上,看向了自己的左肩,五条指甲大的血痕异常醒目。

“我只是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才误伤了您……”说到这里司马月才注意到炎懿绝只是上半身裸露着,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还不快为本教主包扎伤口,药在那边的架子上。”

“喔……”司马月有些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寒夜的风难免有些沁凉,司马月拿上药后,关上了窗户,顺势拿起了衣架上的一袭青衫,为炎懿绝披在了身上,一言不发地开始为他涂抹伤药。

“为什么要将指甲留这么长?”

“就是为了刚刚……”司马月看了一眼炎懿绝,转移了话题,“想不到副教主竟然会有这种颜色的衣服。”说着看了看炎懿绝身上披着的青衫。

“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觉得副教主的衣服应该都是红色、紫色之类的。”

“这样不好看吗?”

“怎么会?!”司马月使劲摇着头,“现在的副教主可好看了!”

“呵呵,想不到你还会阿谀奉承,你脖子上的伤势怎么回事?”

“被蛇咬的。”

“呵呵,”炎懿绝笑着继续问道,“是林樱瑾让你来的?”

他竟然直呼教主的名字?“怎么可能?小的不过是一个打杂的,哪里有机会与教主说上话。”

“昨晚的舞蹈非常精彩。”

“……呵呵,听在场的人说,真的很精彩。”

“你究竟是林樱瑾的什么人?”

“副教主真会开玩笑,我只不过……”

“你不适合女扮男装。”

“我……”

还没等司马月辩解,炎懿绝就再次开口说道:“要不要我亲自将你带到林樱瑾面前,问个清楚?”

“不用了,副教主明鉴,我就是昨晚跳舞的那个蒙面女子,只不过我真的才到这里没多久,也不知道这是您的住处,所以误闯了进来,求您一定不要告诉林樱瑾。”

“林樱瑾?”

“不是,是不要告诉教主。”

“要我不要告诉他也可以,但是你必须赢过我。”

“你说的是?”

炎懿绝没有说话朝楼上走去,司马月仔细观察着屋子,除了精致豪华的家具摆设外,红色的蚊帐、床单和被褥也异常引人注意,书架的最上层放着一个刻着花纹的盒子,司马月正准备走近些,就传来了炎懿绝下楼的声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