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消失的桐心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00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担心死我了。”见来人是司马月,桐心才从床底爬了出来,中午司马月突然被带走,她虽然很着急,但是却也只能在屋子里等着,祈祷着司马月平安无事。

“嘘。”司马月小心地关上了房门。

“怎么了?”

“刚刚被一个奇怪的人跟踪了。”

“奇怪的人。”

“我也不知道,一直没见到人影,但是就是感觉有人跟着我,你这边没什么异常吧?”

“没有。”

“真的没有?”司马月还是很在意自己昨天见到的那个老人。

“我一直待在这里等着月姐姐回来,中途的时候因为太困睡了一会儿,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呀?对了,那帮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呀?他们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桐心有些着急地看着司马月破破烂烂的衣服。

“我没事。”

“早上的时候听你说,你是被林樱瑾抓到这个地方还账的,这是怎么回事呀?”

“哎,就是惹怒他了,所以被强行带到了这里,什么都要听那个家伙的,接下来的日子不知道有多惨。”

“林樱瑾真的很可怕呀。”

“可不是吗,我一直没来得及问你,你是怎么被那个女人抓到这里来的?”

“那个……我听说这座山的山林中有一种很罕见的木材,所以想来看看,结果就在途中遇到了那个女人,谁知她竟然一眼就认出了我是女孩子,之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原来是这样呀,好累呀,我先去休息了。”司马月说着伸了个懒腰朝床的方向走去,就在这时她无意之中看到了桐心手上的淤青,“你的手怎么了?”

“喔,呵呵,刚刚不小心撞到了桌角。”

“喔,晚安。”

“嗯,姐姐好好休息。”桐心紧握着自己的手臂,看向了书架的位置。

半夜突然下起了大雨,司马月被雨声吵醒了两次,朦胧之中好像看到有人站在床前看着她,但是她始终未能睁开眼睛。

司马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伸了伸腰,推开了房门,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心情也跟着高兴起来,昨晚强行使用内力,所以现在身体依旧有些不舒服。

“桐心还没有起床吗?”司马月说着看向了书架那里铺的地铺,结果并未见到桐心,“桐心!”找遍了整个屋子,都不见桐心的身影,“不是说让她不要离开这里的吗?”说着焦急地换上衣服跑了出去。

因为去往北辰国必然要经过司琪国,所以萧子溪一路上都跟着洛尘他们,三人每天同在一辆马车里,但是萧子溪却不曾听那个叫洛翼的男子主动讲过话,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洛翼的脚伤,两人之间还算有些简单的对话,可是后来几乎就没再讲过话,她只是不时会不由自主地看一眼眼前的男子,虽然洛尘经常因为一些原因不在他们身边,但是就算只有他们两人在的情况下,也很少有讲话的机会。

马上就到司琪国的国都了,萧子溪两手紧紧地互握着,不安地看着洛翼,此时的洛翼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不时微微颤动着,就算是紧皱着的眉头,也丝毫不影响这个男子的美貌,只是白皙的脸颊上,显露着些许的疲惫,他昨晚一晚上都没有回来,萧子溪好想为他拂去眉间的愁容。

马车听了下来,洛尘的声音打破了晨曦的宁静,“子溪姑娘已经醒了。”

萧子溪马上低下了头,轻轻应答了一声,“嗯。”

洛尘看了一眼慢慢睁开双眼的洛翼,好想明白了什么,这么多天的相处,除了洛翼之外,恐怕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萧子溪喜欢他。“子溪姑娘,已经到雪蕤了,我们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接下来到北辰的路就只有姑娘一个人走了。”

“这些天麻烦二位了。”萧子溪看了一眼洛翼,但是洛翼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洛尘摇了摇头,“倒是麻烦姑娘为兄长治疗脚伤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也是为了救我才被月姐姐不小心刺伤的。”

“你口中的那个女人是哪里的人?”两人都没有想到洛翼会开口,有些吃惊。

萧子溪慌忙地回答道:“我与月姐姐是在晟安认识的,那时多亏了她,我才能从采花贼的手里逃出来。”

听了萧子溪的话,洛翼皱起了眉头,洛尘连忙说道:“晟安?难道就是前不久引起不少骚动的那起案件?”

“你说的是晟安发生的连续碎尸案吗?”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洛翼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不是叫千昊月吗?”洛尘看着洛翼。

“她叫司马月。”

“司马月?”洛尘有些惊讶地看着萧子溪。

“怎么了吗?”

“呵呵,没什么,那晚那位姑娘救了兄长,所以至少应该知道她的名字。”

“原来是这样,那么我就在这里告辞了,二位多保重。”萧子溪说着看了一眼洛翼,走下了马车。

“姑娘保重,有缘再会。”

萧子溪最后还是踏出脚步离开了,她明白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以她的身份,这一生再也不可能见到洛翼了。

“太子殿下还真是绝情呀。”萧子溪走后洛尘像是在自言自语。

“有时候给一个人希望,说不定会毁了自己。”

“……”洛尘没有再说什么。

“还有,这里可是司琪国的国都,注意你的称呼。”

“呵呵,看来太子殿下不讨厌属下叫您哥哥呀?”

洛尘的话一出,就被洛翼的眼神吓得低下了头,他赶紧转移了话题,“呵呵,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子溪姑娘呢?不过那个叫司马月的女人,为什么要对我们隐瞒真实的姓名呢?还是两个名字都是假的?”

这一天弑魔教内,除了不时能听到丫鬟们讨论着炎懿绝和林樱瑾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相比以往有些过于安静了,司马月徘徊在各个别院之间,寻找着消失的桐心,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收获,黑夜开始慢慢降临,夜风有些喧嚣,被吹打着的树叶哗哗作响,石子路上散落着星星散散的紫色花瓣,细雨在朦胧的夕阳之中悄悄落下。

司马月看了看自己眼前的院子,‘炎轩阁’三个字映入她的眼帘,今天虽然没有打听到桐心的消息,但是却意外地让她找到了一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她攥紧了衣兜,叹了一口气。弑魔教除了禁地之外,还有三个地方是一般人绝对不能踏入的,一处自然是林樱瑾的住处‘樱韵阁’,上次司马月虽然在樱韵阁的前面遇到了四大分教的教主,但是樱韵阁在她的脑海里,除了一片紫色之外别无其他;还有一处就是副教主的住处炎轩阁了,至于第三个地方再哪里,司马月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哪里一般人根本找不到。

林樱瑾那里的话,对现在的司马月来说,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私闯,所以她准备从副教主这边着手,而且刚刚看见炎懿绝正在前院与小丫鬟们说笑,正好趁这个机会到炎轩阁去看看,不易察觉的细雨小水珠已经沾满了司马月的头发,她穿着自己原本已经洗干净的衣服,小心地溜进了炎轩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