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没有灵魂的女人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58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每个人的惊叹之中舞蹈结束了,舞女们分别走到了每一个堂主的身边,帮他们斟酒,白衣女子则走向了炎懿绝,女堂主们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是男堂主们却乐开了怀。

“教主,这是在做什么?”以为女堂主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呵呵,邓堂主难道对本教主的安排有什么不满意?”林樱瑾的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属下不敢。”

“大家不必在意,她们是虞苒新培训出的暗杀组织,我想趁今天这个机会试验一下她们的本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慌忙地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结果每个人的脖子左侧,都已经多出了一个红点。

“真不愧是虞苒,呵呵。”林樱瑾笑着端起了酒杯。

所有的堂主瞬间都离开了座位,跪在了大厅的中央,“请教主饶命!”

“不知懿绝和两位护法觉得她们怎么样?”林樱瑾没有理睬跪着的众人,看向了炎懿绝。

炎懿绝右手将自己脖子上的红点擦去,与甜思雨对视了一眼,笑着看了一眼跪在自己旁边的白衣女子,举起双手拍了起来,“好!不愧是虞苒,竟然培养出这么厉害的杀手组织,竟然连我都中招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眼前的美人的确武功了得,还是因为长得太美一时让我疏忽大意了,真想看看这面纱下的真容。”炎懿绝说着喝了一口酒。

“那就好,也不枉费了虞苒的努力。”

“既然四大密卫都在教中,那么属下也就放心了。”白纪澜开口说道。

“有劳白护法为我担心了。”

就在这时白衣女子站了起来,朝林樱瑾走去,跪在了他的面前为她斟起了酒,女子背对着众人,一双充满怨念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樱瑾,林樱瑾因为面对着众人,依旧摆出一副冷静的样子。

“你们都起来吧,说了只是试验,各位不必放在心上。”

跪着的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犹豫了很久才站了起来,“谢教主。”

“教主,这位白衣女子,竟然能在副教主不察觉的情况下,对副教主下手,属下不得不佩服虞苒大人的能力,请恕属下斗胆,想会会这位姑娘的武功。”说话的人正是刚刚开口的邓堂主,她隶属于紫陵分教,是木长歌的直属属下,平时最讨厌的就是教中的女教徒,甚至连两位分教的女教主也经常在她的讨厌范围之内。

“既然邓堂主有这个意愿,那么你们就比试比试吧。”说着看向了身旁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一个纵身飞到了大殿的中央,“还请堂主手下留情。”

‘这个女人的声音怎么好像听过’?白玉玲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白衣女子。

“请多指教。”

几个回合之后,邓堂主就败在了白衣女子的手中,所有人吃惊地看着白衣女子。

“想不到她的武功竟然如此了得,那么属下也想与她切磋切磋。”堂主们看是有些惶惶不安,觉得很没面子,一个个都主动请缨。

“承蒙各位堂主看得起,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白衣女子倒是答应得爽快。

接下来与白衣女子过招的人,虽然都败给了她,但是维持的回合数越来越多,直到第五个的时候,白衣女子的面纱掉落了,倾城的容貌绝对不逊于教中第一美人白玉玲,比白玉玲少了几分妖娆,多了几分灵秀与自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为她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就连旁边的下人们也一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大胆地看着女子。

正与女子交手的堂主也不禁被她的容颜吸引,停了下来。

‘这个女人怎么好像见过’。白玉玲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才咬牙切齿地握紧了双拳,这个女人不就是住在湖中心屋子里的女人吗!?

“你没事吧?”与司马月交手地堂主突然出声询问道。

“没事。”司马月轻轻地回了一句,转身看向了林樱瑾,今天中午,她和桐心高兴地吃着白玉玲送来的点心,就在这时,一群女人闯了进来,说是林樱瑾的命令,强行将她带走,之后一个凶巴巴的女人一直在教她暗杀的技巧与舞蹈,知道不久前才告诉她林樱瑾交代的任务,结果自己现在就站在了这里。

司马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强行使用了内力,‘我刚刚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的比试要求’?

“果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炎懿绝出声缓解着气氛。

“是吗?”甜思雨终于再次出声,她站了起来,想林樱瑾行了个礼,“请恕小女子身体不适,先告退了。”说着离开了,在与司马月擦肩而过的瞬间,她侧头看了一眼司马月,‘这一生,我们注定成不了朋友,只能作为敌人活下去’,这是很久之后,甜思雨对司马月说的话。

“看来甜姑娘吃醋了。”白纪澜出声说道。

“是呀,我得赶快追上去哄哄她才是,那么属下也告退了。”

炎懿绝离开之后,林樱瑾才开口说道,“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你们都退下吧。”

“那么属下就告退了。”白纪澜最先开口,白玉玲极不情愿地跟着父亲离开了,舞女们也跟着慢慢散去。

“你给我留下!”林樱瑾的话,让准备散场的人一时停了下来,大家看了一眼司马月,又纷纷离去。

等所有人都离去,大殿之中只剩下林樱瑾和司马月时,林樱瑾才慢慢走了下来,站在司马月的面前,“我有让你答应后面的比试吗?”

“我以为你就是这个意思。”其实这个问题司马月也想问自己。

“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我让你这么做了?”

“第一个都答应了,你有什么地方暗示我不准答应后面的比试吗?”

“我记得我给你准备的衣服,好像不是这一件吧。”

“还不都一样。”

“都一样,穿得这么暴露给谁看?”

“这个你去问那个凶女人呀,我怎么知道她会让我穿成这样?”

“从明天起,不准穿女装。”

“不穿就不穿。”

“在你伤势完全好之前,不准踏出那间屋子。”

“林樱瑾!你要我给你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司马月,从你踏进这个地方开始,我对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好吧,我不想和你吵了,再见。”司马月边说边将自己的头发拆散,边把发簪扔到林樱瑾的身上,“真是难应付。”说着又将裙摆撕开,围在了肩上离开了。

“呵呵,这个女人真是有趣。”司马月走后,一个黑衣女子出现在了林樱瑾的身后。

“虞苒,不是让你们不要现身吗?”

“他们想要察觉到属下的存在是不可能的,教主识人的眼光果然还是没变,属下也没想到她竟然能学得如此之快。”

“你真的这么认为?”

“也不全是,属下总感觉那个女人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从她的身上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

“你知道强行突破迷雾阵的代价是什么吗?”

“迷雾阵,属下曾听觉罗提起过,要是强行突破的话就算是教主的功力,也要损耗七成的内力,难道教主您的伤势……可是……”

“我和风凌天赶到的时候,迷雾阵已经被人强行突破了。”

“教主怀疑与司马月这个女人有关?”

“还不敢确定,那时她已身受重伤,体内的内力完全使不出来,要是她做的,绝对不会活到现在,而且晟安发生的事情也让我很在意。”

“思雨,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炎懿绝跟在甜思雨的身后,语气中带着顽劣。

“炎懿绝,你可千万不要对刚刚那个女人下手。”

“看来是吃醋了,呵呵,不过她要不是林樱瑾身边的人,我可不敢保证喔。”

“很危险。”

“危险?”

“你相信灵魂的存在吗?”

“本来是不相信的,如果思雨你说有,那么我就相信。”

“那个女人没有。”

“没有什么?灵魂吗?呵呵,思雨真是爱开玩笑,人要是没有了灵魂,还能好好活着吗?”炎懿绝说着跟着出现在前方的司马月身后走去,”这个女人怎么变成了这幅德行,我跟上去看看。“

“懿绝……”看着司马月和炎懿绝的背影,甜思雨摇了摇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