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救人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36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累死我了。”天还没有亮,司马月一边咬着从厨房偷来的馒头,一边眼睛都快闭拢了,修理了一晚上,还是没把门修好。

“小姐可真残忍哪。”

“嘘,小声一点,你就不怕下一个是你?”

“我刚刚送饭进去,看见那个女人已经不成人形了。”丫鬟说着看向了亮着灯的屋子。

“哎哟,我们还是离远一点吧。”

“她们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司马月说着朝那间屋子走去。

“啊。”女人的惨叫声让司马月停下了脚步。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说着转身离开了。

屋子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两个长相普通的男子正坐在桌前喝酒,女子被四条绳子掉在空中,脸上和身上都沾满了血迹,旁边的桌上放着各种刑具。桐心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爬上山,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那个女人,而且她还部分青红皂白就讲自己带到了这里,结果现在自己就成了这副样子,姑姑,桐心难道会死在这里?

“这个女人也真够惨的,居然在小姐心情这么不好的时候,出现在这里。”

“是呀,死在小姐手上的女人可不少呀。”

‘既然你们都觉得我惨,为什么还打得这么用力?那个女人真的有这么残忍吗?明明长得这么漂亮的’。

“对不起了,你可不要怪我们。”男子说着端起了桌上的盐水,朝桐心走去。

‘谁来救救我,我怎么这么可怜’。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脸的谨慎。“谁?”

外面传来了男子的声音,“我是厨房的人,看你们的灯还亮着,想提醒一下,刚刚我在附近看到教主一副生气的样子,万一他要是路过这里,看到灯光依旧亮着,说不定会将气撒在你们身上。”

“谢谢你的提醒。”

“那么我就先走了,教主应该快过来了,我得赶快回厨房去。”门外的人说完离开了。

“怎么办?要是被教主发现就糟了,虽然教主不会到这里来,但是要是被他发现了灯光……”

“将这个女人的嘴巴塞住藏在柴草后面,等天亮了再过来收拾她。”

“只有这样了。”两人将桐心藏起来后慌忙的离开了。

‘他们说的是林樱瑾吗?这件事林樱瑾难道不知道?总之现在得想办法松开绳子’。就在桐心准备挪动身子时,门突然打开了,怎么回事?他们又回来了?桐心紧张地听着柴草外面的动静,渐渐地,自己眼前的柴草被移开,一个人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不要害怕,我是来就救你的。”司马月说着替他解开了绳子。

“谢谢你。”

“没事,天就快亮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说着拉起桐心的手朝外面走去。

“刚刚的那个人是你吗?”

“对。”

“可是……”

“在江湖上闯荡,那点技能不算什么。”

“你是这里的人吗?”

“不是,我也是被抓来的。”

“什么?”

“先别说这么多,你的样子太招人注意了,总之先藏起来。”

两人一路小心地回到了湖中心的屋子。

“这里是?”

“暂时只有我一个人住,你就先藏在这里吧。”

“谢谢你。”

“想不到那个女人竟然如此狠毒,我去找些药来,你待在这里不要出去。”

“不用了。”桐心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里面的衣服上用线绑着很多的小袋子。

“这是?”

“以防万一嘛,里面穿着姑姑留给我的天蚕衣,所以身上的伤是假的。”

“呵呵,看来你在江湖上闯荡了很久了嘛。”

“当然,我可是从5岁开始,就与姑姑一起闯荡江湖了,但是没想到会栽在那个人的手里。”

“谁?”

“没什么?我叫桐心,你呢?”

“我叫司马月。”

“那以后我就叫你月姐姐,好不好。”

“当然可以,给你。”司马月说着拿出了兜里的馒头,递给了桐心,“还是热的,刚刚从厨房里拿来的。”

“谢谢姐姐。”桐心大口地吃了起来。

司马月叹了一口气,继续修理着被她摔坏的门。

“姐姐,交给我了。”

“你会吗?”

“做我们这一行的,关于门窗的问题,太简单了。”

“你是做什么的?”

“那个……工匠呀,呵呵。”

“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又是一个女孩子,竟然是一个工匠,好厉害,我有一个师妹也与你一样,特别擅长修理东西,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你们可以好好探讨一下。”

“呵呵,是吗……”

“教主,他已经回来了。”

“你去告诉风凌天,让他转达那个人,我今天一天都会在禁地修炼,晚上摆宴接待他。”

“是。”

“觉罗,灵风怎么样了?”

“她还是不肯回来。”

“哎,着丫头太固执了,就随她去吧。”

“属下告退。”

林樱瑾透过窗户看向了院子里的紫藤花,“司马月,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你给我出来!”白玉玲用力敲打着门。

“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你这样敲打,这扇门会坏掉的。”

“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影?”

“没有,有刺客吗?那么要赶快通知教主呀。”

“教主?你最好少在我的面前提到他。”

“好吧。”

“滚开!”说着推开了司马月,朝屋子里走去,四处寻找着。

“小姐与教主吵架了吗?”

“不是让你别提他吗?”

“呵呵,夫妻之间吵架是很正常的,小姐应该原谅教主才是。”

“你说什么?”

“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虽然与教主见面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却很多次听到教主提起小姐,而且在我们这些旁人眼里,你们的关系就跟夫妻差不多了,小姐长得美若天仙,教主又年少有为,再般配不过了,都盼着哪天能喝到你们的喜酒。”

白玉玲笑着坐了下来。

“哎,因为一些小事惹怒了教主,所以才被抓到这里来还债,这几天他让人不准往这里送东西,别说点心了,连茶水也没有一杯,每天就是两碗白饭,所以没什么可招待小姐的。”

“辛苦你了,教主那个人有时确实残忍了一点,待会儿我让人给你送点好吃的过来。”

“谢谢小姐,不怕小姐笑话,我已经很多天没吃肉了。”

“太可怜了,姐姐好好休息,玉玲就不打扰了。”

“小姐慢走。”

“吓死我了。”白玉玲走后,桐心从床底爬了出来。

“她其实也不是怀疑你在这里,只是想找我的麻烦而已。”

“要不是姐姐及时应对,恐怕刚刚真的要被她发现,那个坏女人还真有脸说别人残忍。”

“也许她本性并不坏。”

“诶?”

“有一些傻女人,总是违背自己意愿去伤害别人,其实只是为在他的眼中找到存在感而已。”

“姐姐?”

“没什么,很久之前不知道听谁说过这句话,外面比平时多了些人,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司马月转头看了看放在床上的包裹,林樱瑾让她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