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巫毒谷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93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幕已经降临,少女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着,听说雪灵峰半夜时分,经常有鬼怪出没,所以必须赶在此之前抵达弑魔教,她行骗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失败过,没想到上次竟然败在那个人手里,是自己运气不太好吧,竟然遇上了弑魔教的教主,她看了看已经侵蚀半条手臂的淤青,摇了摇头,将披散着的头发挽起。

“姑姑,你可没教过我对付林樱瑾这种人的办法呀。”说着看向了夜空中的明月。

就在这时从后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她马上藏了起来。

“你回来了。”

“林樱瑾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事情一直在您的预料之中。”

“那就好,这下林樱瑾着小子应该无路可逃了吧。”

“只是……”

“不用担心他,时机到了就动手。”

“是。”

说完两个男子消失在了黑夜中,桐心并没有看清两人的长相。

“那两个人与林樱瑾有什么关系吗?看来我得小心行事。”

司马月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白纸,记忆之中自己被罚抄,还是很多年前在无幽谷的时候,今天下午两人走到禁地出口时,林樱瑾指向了一颗古树上的‘禁地’二字,之后便莫名其妙写下了这两个字,让她抄写一百遍。林樱瑾到底算什么东西?竟然罚我写字!还说什么对谁定什么样的罪,是他的权力!

“呸!”司马月气愤地将纸撕碎扔了出去,“你以为你的字很好看吗?”说着拿起笔将林樱瑾写的字画了个叉。

她看了看四周,“又回到这里来了,”想起早上看到的人影,她难免有些不安,“脖子怎么会越来越痛了?”说着取下了布巾。

“这是什么药?”司马月闻了闻,一股血腥夹杂着泥土的气味让她握紧了双拳,“林樱瑾!”说着将布巾扔向了门口,正好砸在了正开门进来的林樱瑾的脸上,此时司马月的心就像从林樱瑾脸上滑落的布巾一样,一下掉进了万丈深渊。

“你叫我有事?”

“没有,呵呵。”说着迅速将桌上被自己画花的字遮了起来,之后收拾起地上的碎纸片。

“我刚刚好像听到你叫我的名字了?”

“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呀。”

“这是什么理由?”

“你不是说在你面前叫你名字的只有我一个人吗?这就说明在你背后叫你名字的人很多嘛,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你!”林樱瑾抬起手轻轻擦了一下被弄脏的脸颊,眼神中溢满愤怒。

“对不起,我刚刚被自己吓到了,所以……”说着替林樱瑾擦起脸来。

“滚!”

“好的。”

“你手上的是什么?”

“没什么。”司马月将握着碎片的手藏在了身后。

林樱瑾上下打量着司马月,“一天之内,你就将这件衣服折腾成这副模样了?”

“太大了,所以我就把多出来的部分撕掉了。”

“看来我得重新为自己定制一件衣服了。”

“你?这是你的衣服?怪不得早上那个女人要对我这么凶了。”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呀?”

“看来你还想再去悬崖那里……”

“等等,让我想想,”不明白林樱瑾所说的是什么,司马月努力回想着刚刚两人的对话,这家伙不会与千昊辰一个样,让我赔衣服吧?“我明白了。”

“那就好,明天早上将这件衣服换上,会有侍女到这里来帮你准备。”说着将手中的包裹丢在了桌上。

“什么意思?”

“你的问题可真多,不是说过要替我办一件事情的吗?”

“我知道了。”

林樱瑾转过身准备离开,司马月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

“我可不可以不要住在这里。”

“为什么?”

“我……我害怕水。”

“你该不会是看到了些什么吧?”

“没有,绝对没有。”

“今天要是抄不完,你就别吃饭了。”说着离开了。

林樱瑾走到过道中央时,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他转过身,只见两扇门齐齐地倒在了地上,他用冰冷的神情质问着司马月。

“呵呵,刚刚关门太用力了,我一定会把它修好的。”

“脾气倒是不小。”说着转身离开了。

“啊,我怎么这么意气用事,这下该怎么办?”

巫毒谷是天下闻名的阴寒之地,据说巫毒谷的谷主一生只收一个弟子,所以此地常年见不到半个人影,谷主的医术如何世人众说纷纭,但是毒术却是无人能比,江湖中人对于巫毒谷多少有些敬畏,很多人说现任谷主是以为美若天仙的女子,可是也有人说是一位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虽然明月高挂,但是夜晚的巫毒谷看上去,依旧给人一片漆黑的感觉,阴沉压抑,到处都听得见虫子嗡嗡的叫声,从此处可眺望整个巫毒谷,男子一只手托着脑袋,在岩石上陷入了沉睡,精致绝美的五官成了黑夜中唯一一道风景线,长发划过他宽厚的肩膀,垂掉在岩石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

“你的眼睛可真漂亮。”

“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

“隐殇哥哥,你待在这个地方,千万不要动喔,我去附近找些食物来。”

“谷主!”

女子的声音将幻隐殇从梦中拉了回来,男子睁开了他的眼睛。

“谷主,您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

“没事。”幻隐殇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吗?”

“皇宫传来书信,请谷主过目。”

幻隐殇看过书信后,俯视着黑夜中的巫毒谷,“雪儿,明天早上准备回宫。”

“是!”千寻雪看着幻隐殇的背影,眼神中含着些许的悲伤,刚刚他一定有做梦了,虽然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但是千寻雪知道,这么多年来,这个人每天都做着这样的梦,每一次都是在悲伤之中醒过来,这次也是一样。

“谷主。”千寻雪的声音有些小声。

“……”

“夜里风凉,您还是回房去休息吧。”

“你先回去,让我单独在这里待一会儿。”

“可是……”千寻雪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每次回到这里,他晚上都会待在这个地方,从不回房,千寻雪将手中的毯子放在了岩石上,“属下告退。”说着离开了。

夜风轻轻拂过幻隐殇的脸颊,黑色的眼眸泛起了微微的光影,他好像努力在黑夜中寻找着些什么,最后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