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禁地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2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如果这里真的是弑魔教的总教的话,就不得不快点想办法离开,就算自己的内力全部恢复,没有那个东西的话,是赢不了林樱瑾的,早知道就把它带在身边了。

司马月脑袋尽量保持不动,用力撕扯着多余的衣角,一天都在试图寻找着出去的方法,但是前门的守卫太多,后面环绕着悬崖峭壁,想要出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根据她的经验,越是陡峭的悬崖,越容易找到出路,所以现在她正身处后山的山岭之中。

“奇怪,魔教怎么会有这么多紫藤花?不仅院内有,连后山也有。”司马月一只手托着脑袋,谨慎地前进着,“伤口从刚刚开始就隐隐作痛,难道刚刚我太用力了?”

就在这时从前方传来了一阵笛声。

记忆中她应该听过这个旋律,但是对于司马月的记忆,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这么模糊。

笛声渐渐大声起来,只能并排行走两人的小路上,笛声伴随着紫藤花的花瓣,飘过司马月的耳边,突然眼前变得明亮起来,一块开满紫藤花的宽地出现在眼前,前方便是万丈的悬崖,在夕阳的照射下,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男子,正站在悬崖边上吹着玉笛。

司马月一时陶醉在这意境之中,竟然安心地靠在树干上,静静地听着笛声,晚风拂过,吹起了男子的头发,几片花瓣附在了他的衣服上,司马月就这样一直听着,直到两行眼泪流过脸颊。

“怎么回事?”司马月擦去了眼泪,站直了身子:“这个背影好熟悉。”说着仔细观察起来,“难道是林樱瑾?”直到那股熟悉的香味迎风飘来时,司马月才肯定了眼前这个人就是林樱瑾,本来准备马上逃走的,但是就在那时,角落里的一尊女子雕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你在这个地方干什么?!”

听到林樱瑾的声音,司马月急忙转过身想逃走,但是却正好撞到了身后的树干,“好痛!”司马月马上扶住了脑袋。

“你不是大夫吗?怎么这点伤就把你吓成这样,难道是你自认为你这颗脑袋太值钱?”

“要你管。”司马月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此时她才意识到刚刚林樱瑾的问话有多恐怖,一副疑惑的样子看着林樱瑾,“你怎么知道我是……”

“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司马月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告诉他迷路了?林樱瑾怎么可能会信?就在司马月思考着该怎样回答林樱瑾时,林樱瑾却扯断了树上的藤蔓,将司马月的腰绑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闭嘴!”说着将司马月提起丢下了悬崖。

“啊!!”

司马月拼命挣扎着想抓住悬崖上的石块,可是都失败了,她就这样一边往下掉一边挣扎着,但是突然却停止了下落。

“教主,您果然在这里,玉玲找了你很久了。”

“不是说过不许踏进这里的吗?”林樱瑾的表情有些生气。

“可是我刚刚遇到了四个分教的教主,他们四个人从来都没有一起出现在这里过,所以玉玲担心出了什么事,再加上你一直不见人影……”白玉玲说着哭了起来。

“好了,下不为例,你先……”

“这个是?”白玉玲说着走到了雕像的面前,“好漂亮。”

脚下踩着的藤蔓不停扭动着,林樱瑾都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在这种状况下一直踩住,‘她到底在干什么’?

“这位难道就是……”

“玉玲!”

“教主……”

“我再说一遍,马上离开这里。”他不想听到白玉玲接下来要说的话。

林樱瑾虽然对她忽冷忽热的,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这样吼过她,白玉玲一时愣在了原地,司马月顺着绳子爬了上来,本想生气地指责林樱瑾,可是却被白玉玲的身影吓得马上缩回了头。

“教主,玉玲知道错了。”眼泪沾湿了她的双眸,此时的白玉玲美得让人怜惜,她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林樱瑾,慢慢迈出了脚步,但是没走几步就摔在了地上,林樱瑾本想上前扶她,但是脚下踩着的藤蔓不容他移动一步,面对着这样的林樱瑾,白玉玲伤心地站了起来哭着跑开了。

“她好像很伤心,你还是追上去看看吧。”

司马月的声音让林樱瑾吓了一大跳,想不到她会沿着绳子自己爬上来。

“你刚刚被吓到了?”司马月双手趴在悬崖边,一副鄙视的眼神,脸上却带着嘲笑的意味。

“你!”

“你太可恶了吧,”说着准备爬上来,结果藤蔓却往下滑了一截,司马月紧张地顺着藤蔓看向了林樱瑾的脚,“你可不要乱来呀。”

“你刚刚不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吗?”

“我哪有呀……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约定?呵呵,你擅自私闯本教的禁地,这可是死罪。”

“可是刚刚那个女人也……”

“要对谁定这条罪,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

“你!谁会知道这个地方是禁地,魔教的禁地怎么可能会像这个样子呀?而且要不是因为你没事吹笛子,我也不会到这个无趣的地方来,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的司马月,抬头看了一眼林樱瑾,对上他眼神的那一刻,迅速地下了头。

“继续说。”

“我没说的了,是我错了,我不该私闯禁地,以后再也不敢了,实在是因为刚刚教主的笛声太美了,我一时没抵抗住,而且你知道吗?刚刚的林樱瑾真是太帅了……”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嗯,一不小心。”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敢当着我的面直呼我名字的人,好像只有你一个人。”

“不不,我知道错了,教主。”

“只要你答应帮我办一件事,我就救你上来,要不然……”

‘明明是你把我扔下来的,救我不是理所当然吗?竟然还谈条件,贱人’。司马月不服气的瞪着林樱瑾。

“再见。”

“我答应,什么都答应。”说着迅速爬了上来,远离了悬崖边。

“速度很快嘛。”林樱瑾笑了笑看向了雕像,“上次在千昊辰那里,你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

“什么话?”

“难道要我提醒你?”

“对对,好像说过,但是那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

“朋友?”

“嗯,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我和她只见过一次面,她在睡觉的时候,一直在重复说这句话,所以我就记下来了。”司马月也看向了雕像,“这个人好漂亮呀,”她看了一眼林樱瑾,“呵呵。”

“你笑什么?”

“这个人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

“那又怎样?”

“没什么,只是觉得林樱瑾刚刚的表情有些好笑。”

“你说什么?”

“对不起,只是习惯了教主一脸冰冷的样子。”

“……”

“对你来说,她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吧。”

林樱瑾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对我来说,记忆中也有这样一个女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漂亮的人,那就是我的母亲,但是很小的时候,我便于她分离,现在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最近好不容易得到了关于她的消息,所以想快点与她相见,我想我的心情应该与你是一样的吧。”司马月哭着看向了林樱瑾,结果身边早已没有了人影。

“还不快走。”林樱瑾已经站在了小径的入口处。

‘我怎么这么笨,竟然想得到这个魔鬼的同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