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分教教主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4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痛死我了,”司马月所在的位置在湖中心的一间屋子里,从外面看上去,屋子整体上非常朴素,但是做工及装饰都极其的精致,一条大理石的过道将屋子与岸边相连,绿油油的荷叶铺满湖面,仔细找找的话,会发现几朵还未盛开的花骨朵。

司马月走出了屋子,林樱瑾的身份让她很在意,他应该就是自己在晟安时不小心撞到的那个黑衣男子,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天内,这么多高手聚集在晟安,主要的原因司马月当然知道,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那个女人也真够狠的。”正当她跌跌撞撞走到过道中央时,从刚刚自己待的屋子里传来了些许的动静,如果不是司马月的内力已经恢复了两三成,恐怕是无法察觉到,她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去。

透过戳穿的小洞往里望去,司马月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驮着背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书架上翻找着什么,司马月小心地观察着此人,此时的司马月总觉得屋子里的一切有些说不出的不协调,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人突然停止了动作,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转过了身,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满脸的皱纹以及刀伤,让司马月想起了晟安山洞里赫连厥假扮的老人,不知道凡儿现在怎么样了,要不是那几个家伙也去了那个地方,她也不会这么着急的离开,等司马月回过神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影。

“怎么回事?”司马月在确定了屋子里没有任何人之后,推门走了进去,四处寻找着刚刚的老人,可是却一无所获。司马月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神有些呆滞,从小到大她司马月最害怕的就是诡异事件了,“难道是我看错了。”说着朝刚刚的书架走去,刚刚被翻过的书整齐地放回了原位,看不出动过的痕迹,就在司马月认为自己一定是见鬼了时,地面滴落的几滴水珠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是水。”难道刚刚这里真的有人?可是为什么会留下水滴呢?我出去之前这里没人,通道也只有那一条,那个人是如何在我面前进出这间屋子的呢?要是他一开始就在这所房子里,那么刚刚我换衣服时……想到这里,司马月攥紧了衣领快速冲出了屋子,等她喘过气时,自己已经被紫色包围得严严实实的了。

“你是谁?”还没等司马月反应过来,四柄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有话好好说,呵呵……”司马月看着围在自己周围的四人,天哪,怎么最近遇到的人都长得这么好看,每一个人身上都透露着冰冷的寒气。

“我从来都没有在总教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其中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子开口说道。

司马月看着眼前这个水灵动人的女子,一身白裙搭着蓝发,让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千昊辰时的感觉,关于那一头诡异的蓝色长发,很久之前有人对她说过,但是具体是什么,她已经记不起来了,“我的确是新来的,但是应该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意思。”

“什么?”蓝发女子轻皱了一下眉头。

“呵呵……”着灰色衣衫的男子轻笑着收回了剑。

司马月稍微松了一口气,这几个人的武功绝对不简单,这让她对林樱瑾的身份更加在意。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入教时应该有吩咐过你,绝对不能踏进这里。”蓝发女子说着也放下了剑,之后黑衫男子也放下了剑,但是另外一个女子一副生气地样子打量着司马月,手中的剑反而离司马月的脖子越来越近。

“你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呀,剑可不能这么玩。”

“雪。”蓝发女子开口提醒着。

“你的衣服是哪儿来的?”

司马月看着对于自己来说过于宽松的衣服,“是别人给我的,我的衣服脏了,所以……”

司马月还没有说完,脖子上就冒出了血珠,幸好灰色长衫的男子阻止了女子,不然司马月就凶多吉少了。

这个女人刚刚是真的打算杀了我,司马月坐在地上捂着脖子。

“你们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五人的耳朵里,之后林樱瑾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身着一件白色薄衫,湿发有些微凌乱的披散在身后,刚刚在沐浴时就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只是不知道竟然闹得这么大。

“参见教主。”

林樱瑾看着低着头的四人,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司马月。

司马月捂着脖子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参见教主。”司马月突然小声地说道。

“呵呵,你们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在这里起争执,而且……”林樱瑾说着看向了司马月已经浸满鲜血的手。

“教主恕罪,属下知错了。”嘴上这么说,但是语气和态度完全不像在认错。

“樱野雪,从小到大就没见你正真知错过。”

“教主,雪妹妹只是一时的意气用事,并没有打算要冒犯教主。”

“罢了,”林樱瑾摆手示意蓝幽不要再说下去,“你坐在那边干什么?”

“我……”司马月依旧一动不动。

“赶快起来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

“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

“我不敢,”司马月依旧背对着林樱瑾坐着。

林樱瑾走到司马月的面前,蹲了下去,“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把你一脚踢开。”

“教主,我也想马上走,”司马月两眼冒着泪花,“我感觉我一动,脑袋就要离开我了。”声音很小声。

看着司马月的样子,林樱瑾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司马月降低了音量,“你笑什么?”

“好吧,雪的剑可是出了名的快狠准,让我看看。”林樱瑾说完试图拉开司马月捂着脖子的手。

“我害怕。”

“不用怕,来,放开手让我看看。”林樱瑾拿开了司马月沾满鲜血的手,仔细观察起她脖子上的伤口,一旁的樱野雪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怎么样?伤口深不深?”司马月一副焦急的样子。

“真的很深呀,一不小心肯定会丧命的。”

“怎么办?你说过要负责我伤势痊愈的。”

“我说过这句话吗?”

“说过。”

“好好,说过,我现在为你包扎一下,你别乱动。”

司马月别过头任凭林樱瑾为她包扎着伤口,中途只感觉伤口很痛,自己眼前站着的四人表情很僵硬,不时嘴角微微抽动着。

“好了,这下应该没问题了。”说着站了起来,表情变得很严肃,“你们回去吧。”

“教主,真的没问题吗?”

“这里你们就不必担心了,我自会处理。”

“属下告退。”

“樱野雪,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最近他可能就会回到北辰,要小心行事。”

“是。”

“教主。”黑衣男子最后开口说道。

“什么事?”

“梦兮若姑娘她……”

“她到你那儿去胡闹了?”

“属下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对待她。”

“江厉风,你难道忘了你应该听命于谁了吗?”

“是,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四人纷纷离开了,但是灰色衣服的男子在离开时,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想着什么的司马月。

樱野雪、蓝幽、江厉风……这三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司马月听着几人的对话,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她才往后退了几步,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林樱瑾。

“你怎么了?”

那三个名字当然会耳熟,对于江湖中人来说,那三个名字当然有听说过,他们是天下第一大教弑魔教四大分教的教主,那么那个着灰色长衫的人就应该是紫陵分教的教主木长歌,所以眼前的这个人就是……

“没事的话就快点回到房间去。”说着转身离开了。

‘这个人就是弑魔教的教主林樱瑾,我现在在弑魔教的总教,要是师傅知道了,一定会和我断绝师徒关系的’。现在她可不敢回到那间屋子里去。“我迷路了。”

“你迷路关我什么事?”丢下这句话,林樱瑾消失在了司马月的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