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白玉玲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6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藤花盛开得正旺,紫色晕染着整个山谷,花道上散落着零星着花瓣,风轻轻拂过时,花瓣便随风起舞,漫天纷飞,在这充满梦幻的庭院中,身着一袭淡紫色长裙的女子,此时正在摆弄着舞姿,曼妙的身姿仿佛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绝世的容颜在微笑的点缀下,让看得人如痴如醉,站在一旁的风凌天似乎早已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直到女子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天哥哥。”女子说着跑向了风凌天。

“不是说过不要这样叫我吗?你是未来的教主夫人,这样的称呼属下不敢当。”

“哼,这有什么嘛,玉玲就喜欢叫天哥哥。”

“可是。”

“呵呵,放心,在爹和教主的面前,我会注意的。”

“你才刚刚醒过来,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都说了你不能离紫藤花太近,否则又要一直躺在房间里了。”

“我知道了,只是紫玲苑的紫藤花突然之间全部移走了,有些不习惯而已,而且想看看教主回来了没,现在马上回去。”

“嗯。”

“对了,教主没在屋子里,”说着看了看旁边的房间,“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呀,玉玲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

“这……”

“哼,难道又与梦兮若那个臭女人在一起?”

“不是,最近都没有看到过梦姑娘。”

“那么就是去会他的那些情人咯?”

“玉玲你……”

“别一直把我当小孩子。”

“你不生气?”

“只要不是梦兮若就好,至于其他女人嘛,教主也就是玩玩而已,成亲后他自然会与她们断绝来往的。”

“不过现在教主人依旧在教中。”

“是吗?原来我在昏迷之中看到的人影真的是他。”

看着白玉玲高兴的样子,风凌天不忍说出真相,“当然是教主,你知道教主这次为了找到神医千昊辰,不惜耗损大半的内力。”

“呵呵,我这就去找他。”说着丢下风凌天一个人,轻快地跑出了庭院。

‘这个女人还真能睡’。林樱瑾看着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的司马月,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昨晚来看她的时候,就发现床上没有了人影,最后在厨房中找到了她,她一个人蹲在墙角一边谨慎地注视着周围,一边啃着冰冷的馒头,最后因为厨房里什么都没有而生气地骂了半天,当时林樱瑾一直在旁边,并没有现身阻止她。

‘已经这个时辰了,还不起来?想在我面前装睡,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想到这里,林樱瑾嘴角轻扬,邪魅的脸颊慢慢靠近司马月的耳朵,微微张开嘴巴,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响起,“该起床了。”随后轻轻咬住了司马月的耳垂。

“啊!”司马月像是受到惊天霹雳般迅速坐了起来,一脸惊恐的样子,颤抖着右手指着坐在床边带着笑容的林樱瑾,“你……”

“我怎么了?”

“你这个贱人!流氓!你不要脸!”

“呵呵,有人脸红了。”林樱瑾笑着看着此时满脸通红的司马月。

司马月马上双手捂住了脸颊,两只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林樱瑾,两人互不相让地对视了很久,司马月突然开口说道:“你背后的那是什么?”

林樱瑾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司马月趁机右手手掌使劲挥向了林樱瑾的脸颊。

“啊!”司马月痛苦的尖叫传遍了四周,就在它的手掌要靠近林樱瑾时,林樱瑾举起了自己的拳头护住了脸颊,司马月刚好一掌狠狠地打在了林樱瑾的拳头上。

“这可是你自找的。”

看着红肿的手掌,司马月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知道到现在为止,我被女人打过几个耳光吗?”

“一万个。”司马月依旧低着脑袋。

“呵呵,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的脸早就被毁了吧,答案是零。”

就在这时司马月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林樱瑾的腰上,“你记着,你欠我一个耳光,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

“看来你果然会武功,不过这只脚你是不想要了吧?”林樱瑾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你要干什么?是你自己错在先的,而且不是说好了等我伤痊愈,再堂堂正正的一绝高下吗?”

“我是这么说过,但是是你先违反约定动手的。”

“要不是你先调戏本姑娘,会发生这些事吗?”

“你刚刚那一脚用了几成的功力?”

“反正尽力了。”

“尽力?”

“不是,那个……”

“要是继续被你这尽力的一脚多踢几次,恐怕等你痊愈的那一天,我反而受了重伤。”

“不会的,只要你保证不再这样对我,我绝对不会再动手的。”

“我不敢保证。”

“你!”

“所以就要趁现在动手。”

“好好,我保证在我的伤痊愈之前,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再对你动手,这总行了吧。”

“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嗯嗯。”

“教主。”此时白玉玲闯了进来,看见坐在床上的两人,脸上的笑意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是谁?”

“我……”

“玉玲,你终于醒过来了。”

听见林樱瑾的声音,白玉玲马上恢复了笑容,使劲将司马月推开,自己坐在了林樱瑾的身边,挽住了他的手。“教主,你这次走了好久,玉玲想死你了,你知不知道梦兮若那女人把这里闹成什么样子了,以后最好不要让那个女人踏进教门一步。”

“好了,玉玲说什么就是什么,”林樱瑾说着站了起来,看向了司马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房间,衣服在那边,待会儿把你那一身好好整理一下。”说着捂着腰离开了。

“教主。”白玉玲焦急地看着林樱瑾的背影,走之前抓起司马月的衣领,“你和教主刚刚在这个地方做了什么?”

“姑娘真是问得奇怪,我们两个大男人能做什么?”

“男人,你少骗我了。”说着用力往司马月的胸口打了一拳,愤怒的离开了。

“啊!”司马月捂着胸口蹲在了地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