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千昊辰 再见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0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所以你刚刚说的神医是女的,而且在研究一种新药,说的就是你?”林樱瑾不知何时站在了司马月的身后。

“正是……不不,研究新药是真的,所以自己猜成了这副样子,咳咳,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人。”

“是吗?”林樱瑾笑着看了一眼在旁边一直神情有些紧张得千昊辰,一把将司马月抱起夹在了胳膊下。

“你干什么!?”

“还请神医跟我走一趟。”

“你跟我说症状,我自会开药于你。”此时身上旧伤加新伤,司马月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不亲自诊断一下怎么行呢?”林樱瑾弯着腰看着司马月,两人的脸颊离得很近。

“呸。”看着自己眼前的脸庞,司马月不禁将嘴里的血,带着唾液吐在了林樱瑾的脸上。

所有人一时都愣在了原地,林樱瑾慢慢直起身,风凌天马上为他擦去了脸上的带血唾液。

“啊……”司马月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此时林樱瑾的表情让她觉得无比的害怕。

“等等。”所有人都看向了千昊辰,千昊辰从角落走到了空地中央,依依试图阻止,但是却没有作用。

“呵呵,”林樱瑾狠狠地将司马月仍在了地上。

“哎哟。”

“你终于出声了,千昊辰,我还以为你会任由他们闹下去呢,不过这两个女人这么拼死保护你,真是让人羡慕。”

‘她是女孩子’?这是依依与风凌天的第一反应,千昊辰倒是并不惊讶,早上为她治伤时就已经发现了。

“你知道我是女孩子,还这样对我。”

“不管男女,只要是贱人,我都同等的对待。”

“你!”

“不过我只是想请神医为小妹诊治一下久治不愈之症而已,你们的反应也未免太大了。”

“症状如何?”

“小姐从12岁那年开始,每到秋季就高烧不退,一连就是几个月。”风凌天连忙说道。

“住宅处可有什么特别多的植物?”

“……”风凌天想了想,“是紫藤花。”

“十二岁那年你们小姐可有遭遇些什么?比如说意外伤害?”

风凌天的表情带着些惊讶,“神医说得对,12岁那年小姐曾经掉进湖里,当时就是高烧不退,时隔三个月病情才见好转。”

“那就没什么大问题,只需将紫藤花全部摘除即可。”

“真的这么简单?”

“你大可不必相信我说的话。”

“失礼了。”风凌天看向了林樱瑾,“教主……”

“我当然不会怀疑神医所说的话,只是还有一件事想请教一下你。”说着靠近了千昊辰。

林樱瑾的话刚出口,千昊辰的眼神就变得谨慎起来,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月光下得两人美得让司马月和依依汗颜,司马月与依依竟然同步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鬼雾岭这个地方?”

依依开始将手放在了,朝两人靠近了一小步。

‘他也知道鬼雾岭’?司马月开始慢慢爬了起来。

“从未听说过。”千昊辰冷静地回答道。

林樱瑾看了一眼依依藏在身后的右手,“呵呵,神医不亲自诊断一下的话,我果然还是放心不下。”

“很遗憾,我现在不方便跟你们走。”

对林樱瑾的话语感到疑惑地风凌天,悲伤地看向了别处,对于这次教主竟然不惜耗损内力也要找到神医为玉玲看病,他多少为玉玲感到高兴,这么多年的执着总算有了些成果,但是现在看来,教主的目的并不是这个。果然林樱瑾永远是那个冷漠的林樱瑾,不管是一起长大的白玉玲也好,还是一直无私付出的梦兮若也好,都无法改变这个男人。

“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司马月与依依就同时挡在了千昊辰的面前,将两人隔开了。

“你们是想送死?”

两人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被林樱瑾打倒在地。

“十二年前,鬼雾之森,白发玉损,紫樱于上,凄璃寒舟……”

千昊辰的表情有了些变化,很痛苦地捂着脑袋。

“少主……”依依试图想站起来。

“絶涯落渊,笑泪悄然,忠君不悔,望诉衷肠。”司马月抓住了林樱瑾的脚,小声地说道。

林樱瑾和千昊辰吃惊地看着眼角不停流出泪水的司马月。说完司马月松开了林樱瑾的脚,目光呆滞,将头埋在了地上。

“你到底是谁?”林樱瑾蹲下托起司马月的脸颊,表情柔和了许多。

“所以说我很厉害的,我也知道鬼雾岭,你有什么气撒在我身上好了,不准对千昊辰出手!”

依依趁机扶住了有些崩溃的千昊辰,两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司马月。

“我只是因为一些无聊的原因,导致身受重伤,你要是个男人的话,等我的伤痊愈了,再和我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司马月说着这话,但是双眼早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你就这么有信心能赢我?”

“当然。”

“好,我就答应你。”

“爽快,”司马月稍微有了些精神,“那么一个月之后我们约在司琪国的……”

“不用,你说得这么厉害,我突然之间也想好好见识一下,所以这一个月就请你在我那里好好养伤。”说着将司马月抱了起来。

“喂!”

千昊辰朝前走了一步,却被右臂的疼痛阻止了。

“那么我还是带走千昊辰好了。”

“你……”司马月已经没有力气再与林樱瑾争执了。她转头看向了千昊辰,笑着说道:“呵呵,你别看我的态度差,但是我真的很感激你救了我,”说到这里她指了指刚刚从竹篓中掉落在地上的药草,“也许你知道,不过那是师傅的研究成果,把它与羽幻红的叶子混合,止痛效果非常好,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了?”

“说完了。”

“那天你说的话还算话吗?”就在林樱瑾准备离开时,千昊辰痛苦地挤出了这句话。

“哪天?”

“没什么。”

“不过你放心,我说的话都算数的。”

“我也一样。”

“呵呵,对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

“……”

“我叫司马月。”

话音刚落三人就消失在了千昊辰与依依的面前。

“少主,你好像受伤了。”依依低着头小声说道。

“放心,我的手臂很快就没事了。”

“手臂的话……”

“我们回那里去吧。”千昊辰眼神深邃地看向了远方。

“嗯。”

“你刚刚的笑容我可从来没见过。”

“笑这种事依依不懂得如何去做。”

“很好看。”

“谢谢少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