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请求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52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来人慢慢拉起了萧子溪的红盖头,两人一声不吭地对视着,那是一张萧子溪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脸庞,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之人。

‘发生什么了?怎么没什么动静’。见两人没有任何的对话,司马月难免有些好奇。‘总之先克制住对方的行动’。想到这里,司马月举起刚刚情急之下在梳妆台拿的簪子,使劲往床前的那双脚刺去,白色的鞋子上顿时晕开了一团鲜血,但是并没有听到那人的叫声,司马月没有管这么多,冲了出去将此人按倒在地,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一只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月姑娘。”萧子溪吃惊地站了起来。

“你是?”当司马月看清那张不久之前才见到过的容颜时,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躺在地上的洛翼眼神里充满了杀意,要不是因为怕引起骚动,早在司马月刺伤他脚的那一刹那,她就没命了。

“原来你就是杜浩天!”

“什么?”洛翼紧皱着眉头。

“呵呵,月姑娘误会了。”一直站在门边看热闹的洛尘终于开口了。

“误会?”

“我们是来救人的。”

“呵呵,”注意到两人依旧穿着刚刚的衣服时,司马月尴尬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了,要是我不动作快一点的话,我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能伤到杜浩天那个混蛋呢?呵呵。”边说边往后退。

“这下可不好办了,”洛尘看了一眼洛翼,“兄长的脚……”

“没事,子溪是大夫,可以为他包扎伤口。”

“子溪?被逼婚的女子好像不叫这个名字。”

“子溪是为了救那个女孩子,自愿充当替身的。”

“呵呵,想不到今天遇到的两位女子都如此大仁大义。”

“子溪,你快去为他包扎一下吧。”司马月隐瞒了自己也懂医术的事实,刚刚的近距离接触告诉她,这个叫洛翼的人很危险,子溪与他无冤无仇,应该会好一点吧,反正司马月很怕这个人。

从刚刚起萧子溪就不时偷偷看一眼洛翼,她慢慢走到洛翼的面前:“我叫萧子溪,是一名大夫,你坐在那边的椅子上,我为你……”

“不用了,现在没那个时间,快离开这个地方。”说着转身就走,右脚好像并没有受到影响一样。

萧子溪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还请子溪姑娘不要在意,兄长一直都是这样的,好了,我们快离开吧。”

“是呀,现在应该抓紧时间逃跑才是。”

“嗯。”

已经接近子时了,空荡荡的街道上除了寻找着四人的大队人马,看不到其他任何的人影。

“一定要将人找出来!”领头的恶凶凶地喊着。

“看来这些人的武功都还不错。”洛尘看着远去的队伍说道。

“洛尘,你带着这位姑娘离开,保护好那样东西,天亮之后在城外等着我。”

“可是……”

“我还有一件事要去确认一下,正好用我的血引开他们的视线。”

“是。”洛尘看了一眼司马月,“子溪姑娘,我们走吧。”

“那我呢?”司马月有些着急地看着洛尘。

“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洛翼冷冷地回答道。

“我……”此时要是被那群人发现,一定会被当做重要的嫌疑人抓起来的,何况自己身上还藏了几件珠宝,“我还是跟着洛尘一起走吧,呵呵。”

“月姑娘。”

“月姑娘,不好意思了。”洛尘说着抱起萧子溪飞上了屋檐,最后留下了一句:“月姑娘一定要保护好我兄长。”

“喂!”司马月一时情急没注意音量,这一声足以将周围的搜寻人群招来。

“你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此时的洛翼可以说是生平第一次如此的生气。

“那边有声音……”人群慢慢朝这边赶过来。

“快走吧。”司马月说着准备离开,但是洛翼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你在干什么。他们要追过来了。”

洛翼没有回答司马月的话,那样东西不在身边的话,他根本就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脚很痛吗?”

“……”

人群的声音越来越近,想起刚刚洛尘留下的话,让我保护好他?难道这人不会武功,明明洛尘的轻功如此厉害,司马月焦急地跑到洛翼的面前,弯着膝盖背对着他,“我背你。”

“什么?”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磨叽呀,快点!”

洛翼看着自己眼前,弯着膝盖只到他胸口的司马月,无语地叹了一口气。

“来不及了,”见洛翼一直没反应,司马月一把将他推进了巷子里,将仅剩的花汁抹在了鞋底,朝前跑去。

“在那边,快追!”

“这么晚了,外面怎么如此吵闹。”林樱瑾满脸的倦意。

“教主,好像是这个地方的恶霸杜浩天强取的新娘逃跑了。”

“我看不但是如此吧。”

“教主的意思是……”

“我可不想多管闲事,你也快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上山见千昊辰。”

“教主已经知道破解的方法了吗?”

“不知道,但是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说着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你们能不能不要追了。”司马月大口喘息着对着自己身后的四五十人说道。

“你……”身后的人群的体力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一个个弯着腰喘息着,“你能不能不要跑。”

“你们追我我当然要跑。”

“你跑我们当然也要追。”

“我都说了我什么也没做,只是路过的行人罢了,你们整晚集中精力追我,真正的新娘可真要逃走了。”

“不只是新娘丢失这么简单。”

‘难道我偷拿了几件珠宝也被发现了’?

“总之你必须跟着我们回去。”

“不可能。”

“果然是做贼心虚,兄弟们,把他住起来。”

“你们别过来。”

司马月死死抱住屋檐下的一根柱子不放手。

“快点放手,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我不能跟你们回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

领队的话一出,所有人将害他们跑了一整晚的气全部撒在了司马月身上,众人你一脚我一拳,司马月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好几次想强行使用内力,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咳咳咳……”‘想不到我司马月竟会落到这个地步,可恶的齐西,可恶的千昊辰,可恶的师傅,可恶的’……她几乎在心里把她认识的人全部骂了一遍。

“住手!”

众人看向了站在街道中央的白发俊美男子。

“你是谁?竟敢管我们的闲事。”领队一副嚣张的样子。

“西晟已经落寞到这个地步了吗?竟然当街如此殴打一个少年。”

“哼!在这里我们老爷要做的事没人敢阻止,你还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给我继续打!”

众人正准备继续打司马月时,白衣男子突然消失了踪影,接着领队吐血倒在了地上。

“啊?”众人开始慌乱起来,冲向了站在领队身边的白发男子。

司马月慢慢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人群中央的白发男子,低着头悄悄离开了。等白衣男子解决掉所有人后,已不见司马月的身影,他眼神中带着一丝的不解,往刚刚司马月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最后离开了。

“呵呵,想不到你会亲自出马,水夜寒!”洛翼办完事赶到这里时,司马月已经被围在了人群之中,正当他准备出手时,白发男子却出现在了他眼前。

“太子殿下,您没事吧?”洛尘突然出现在洛翼的身后,低着头轻声问道。

“已经安顿好了吗?”

“我们走吧。”

“是。”

洛翼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刚刚司马月消失的方向,‘那个女人刚刚……难道是我的错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