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十三年前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9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听说了吗,李家的二女儿被杜老爷抓去做小妾了。”

“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样被糟蹋了,这个该死的杜浩天!”

“小声一点,要是这话传到他的耳朵里,你可要遭殃了。”

“看我这嘴巴,不说了,我回去做饭了。”

“对对,我也要回去了。”

两个妇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司马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四周,有些在意刚刚两人的谈话。

“呵呵,这下有很快就还清债务的方法了。”说着朝夜市走去。

浅木城是晟安周围的一个小城市,虽然比不上晟安的繁华,但是街道却也非常热闹,奇怪的是街上很少能见到少女的身影,司马月穿梭在人群中寻找着她的目标,突然远方传来了喇叭声,人群开始变得拥挤起来,司马月被身边的一个醉汉撞到在地,正面朝下趴在地上,脸刚好摔在一只脚上。

“姑娘,你没事吧?”

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司马月抬起头,一张好看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前,男子温柔地笑着看着她,伸出一只手示意要拉他起来,“谢谢你。”说着自己站了起来。

“姑娘这是去做了什么?”男子看着司马月一身狼狈样说道。

“你知道我是女子?”司马月有些开心,这么多天终于有一个人能看出她是女人了。

“当然,即便姑娘一身男子的装扮,可是却也骗不过我这双眼睛,不知姑娘着一身装扮是为何?”

“这是……你有所不知,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背叛了,我为他吃了很多苦,帮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可是他却娶了别的女人,呜呜……”

司马月此时的脑子里全是于她而言可恨的千昊辰,根本没有注意到站在男子身边的,刚刚正对自己脸颊的脚的主人。

“但是老天有眼,他娶的那女子很快就死了,但是他却把那女人的死怪在我头上,拼命的折磨我,伤心欲绝的我决定离开他,所以……呜呜……”

“哎,姑娘既然决定忘掉他,就不应该再为他掉眼泪了。”

“你说得对。”司马月擦掉了半天才挤出的泪水,一下恢复了正常。

“呵呵,姑娘的情绪变化还真是快。”

“可能是因为人生起伏太大的原因吧。”

“姑娘的话倒是很有趣,在下洛尘,这位是家兄洛翼。”

“诶?”司马月这才注意到洛尘身边的紫衫男子,男子的眼神有些凌厉,扫了一眼司马月,很快移开了视线,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慑人的寒气,精致的五官在灯火的照耀下轮廓分明。“我叫……千昊月。”

“洛尘,不是提醒过你,不要随便与人搭话吗?”洛翼的的语气明显包含了些责怪。

“是我疏忽了。”

“呵呵。”司马月带着尴尬的笑脸看向了已经走到他们眼前的迎亲队伍。‘怎么长得好看的人脾气都这么怪’?

周围的人群都在讨论着路过的迎亲队伍,每个人都是一副厌恶的表情。

骑在马上四十来岁,面向凶恶却带着笑容,脸的人就是浅木有名的恶霸杜浩天了,他仗着从祖上继承的产业与地位,在浅木为非作歹,县令对他的行为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近几年他的恶行更是变本加厉,这是刚刚司马月在闹市之中打听到的消息,既然这人这么可恶,那么就去会会他。

“又有一个女孩子要被糟蹋了,哎……”

“听说李大姐都已经哭晕好几次了。”

“真是可怜呀,以后这镇上的女孩子都要不敢出门了。”

“喔,对了,我还有事要办,就先告辞了。”

“姑娘一个人要当心一些。”洛尘笑着提醒道。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加倍小心的,告辞。”

“告辞。”

司马月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人群之中。

“大哥不要一直摆出一张严肃的脸嘛,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洛尘,再一次提醒你,不要因为女人而耽误了重要的事情。”

“好好,我知道了。”洛尘看了一眼洛翼摇了摇头。

已经进入七月下旬了,晚上的风有些沁凉,千昊辰看了一眼悬挂在夜空中的玄月,继续坐在摇椅上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

‘竟然有人找到了五行位置,更改了阵法的出口,难道是他’?千昊辰看着腰间的玉佩,不禁怀疑起了司马月的真实身份,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曾经在那个地方看过这块玉佩,但是如果这块玉佩真的有那么重要,他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拿出来。

‘他不会真的离开了吧’。千昊辰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此时心里有些慌乱。

“守卫也太松散了吧,那家伙还真以为没人敢与他作对呀。”司马月借助院子外的一棵树翻进了杜府的后院,轻松躲过了几个护院,来到了新房的门外。

“奇怪,里面怎么没什么动静呀,不是被强迫的吗?至少应该大吵大闹让那家伙下不了台阶才行呀。”司马月边自言自语,边推开了房门。

房中的女子已掀开了盖头,脱下了红色的嫁衣,一只脚搭在窗户的框上,两人互相睁大着眼睛看着对方。

司马月迅速关上了房门,“别害怕,我是来救你的。”

“月姑娘?”女子笑着小声叫道。

“诶?”司马月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女子,“喔,你是山洞里面的那个医女。”

“真的是月姑娘。”

“好像叫……子溪。”

“嗯嗯,想不到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你。”

“看来我们挺有缘的,找到你父亲了吗?”

“没有,而且中途又与商队走散了,只好在浅木歇歇脚,看能不能遇上别的商队。”

“一个人一定要特别的小心,不过你怎么变成了李家的……”

“我不是。”萧子溪摇了摇头,“其实昨天我刚到浅木城外时,发现一个女孩子跳河自尽,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救起了她。”

“那个女孩子就是……”

“对,就是被逼婚的女孩,她才刚满十六岁,听到她的遭遇后,我决定充当她的替身,让他们一家在今天之内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子溪,你这样做太冒险了。”

“月姑娘还不是一样。”

“我是因为……”对于自己是为了捞些钱财还债顺便来救人这种话,司马月没办法说出口。“所以你刚刚是准备从窗户逃走?”

“嗯。”

“嘘……”

这时门外传来了声响,此时要逃走看来是不可能的,萧子溪马上将脱下的嫁衣重新穿戴好,盖上了红盖头,司马月则迅速躲进了床底,要是那家伙的话,司马月与萧子溪两人便能应付,要是是其他人的话,如果房中没什么情况,不就便会离开。

慢慢的房门打开了,脚步声离两人越来越近,不一会儿一双白色鞋子出现在司马月的视线之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