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实验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33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从后山回来之后,司马月比以前稍微开朗了一些,也会回答别人的话,虽然有时就是一两个字,但是比之前谁的话都不理进步了很多。这两个月来,她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厨房,每天都和风魔离采集很多食材,准时蹲在厨房,纠缠着风姐姐做好吃的,有时两人也会帮忙做杂活。

“离儿,不能把柴火全部塞进去,火会熄灭的。还有月儿,快下来,站这么高很危险。”风青蓉刚进厨房就看见两个小孩,一个在不停往灶里塞柴火,一个站在凳子上翻搅着锅里的汤。“我都说了,不用你们帮忙,做好了会叫你们的,快出去。”两人在风青蓉的催促下,跑出了厨房。

“矮个儿,那是什么地方?”司马月指着厨房对面的山顶问道。厨房被围墙包围着,外面就是万丈悬崖,一座已经有些岁月的铁链桥连接着对面那座山,山顶开着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

“月儿记住,我们是不能到那个地方去的,那是山庄的禁地。”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总之不能过去,对面那座山从山腰开始地势就十分险峻,没有人能从那边爬上山顶,要想到达那里,必须通过这座桥。你看,上锁了。”风魔离指着被铁门锁着的桥。

“喔……”

司马月坐在山庄的大门前,望着山腰隐约可以看到的人群,今天一早紫慕轩就戴着大部分的门徒下山了,天还没亮就开始飘起了今年第一次的雪花,这是司马月到这里第一次看到的雪,从刚刚开始就没见到过其他三个小孩的身影。看着离去的人群,司马月抱着双膝哼起了曲子。

“喂!”

司马月转过头看着花少凌。

“你看见小师妹了吗?”

“没有。怎么了?”

“没事,你在看什么?”

“没有看什么。”

“今天是初十。”花少凌说着也坐到了大门前的台阶上。司马月往旁边移开了一些,“我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打架了,你为什么要讨厌我!?”花少凌嘟起嘴有些生气。

“我没有。只是不习惯。你说今天初十,那又怎么了?”

“听说每年的十月初十,庄主都会离开山庄,只不过去年都是一个人离开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带这么多人。”

“你来这里有多久了。”

“一年左右。”花少凌一直看着山下。

“你是自愿到这里来的吗?”

“我不知道,”花少凌摇了摇头,眼睛开始湿润起来,鼻涕也不自觉地掉了出来,“哥哥他……”

“你还真是没用,就知道哭……呜呜……哥哥……”司马月不知道为什么也哭了起来,只是有些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我……”听见司马月的哭声,花少凌哭得更大声。

就这样一个比一个哭得更大声,两个小孩的哭声遍布了整个山庄,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管家的声音制止。

“一大早你们两个坐在大门前哭什么!这么冷的天气,快回房去,别像小姐一样生病了。”上了年纪的管家训斥道。

“小师妹生病了?”

“是呀,好像还很严重。你们快回屋,我把药送到厨房去。乖,不准哭了。”说完留下两个抽泣着的两人离开了。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噗嗤笑出了声。

“好脏,鼻涕都流出来了。哈哈……”

“你还不是一样。”花少凌用袖子擦了擦鼻子。

“我那有你这么脏呀。”

“哼!”

“师妹生病了,我们去看看吧。”

“嗯,师妹的身体一直都很不好,大多数时候都呆在房间里休息。”

“……”

两人刚到达房间门口,就听见里面大夫和风青蓉的对话。于是偷偷通过门缝观察着里面。

“小姐的状况真的有这么差吗?”

“哎,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很危险。”

“想不到庄主刚走,小姐的身体状况就开始恶化,要是小姐有什么不测,我该怎样对庄主交代。”

“你不要这么难过,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治小姐的。”

听到这里,司马月拉着花少凌的袖子离开了。

“大师兄也在里面,我们不进去吗?”

“又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不要打扰师妹休息。”

“上次也是这样。”

“诶?”

“上次师妹也是半夜身体不舒服发高烧,师傅和大夫忙了整个通宵。”

“她的身子怎么这么弱。”

“我想起来了!”

“怎么了?”

“上次是庄主到后山去采了一味药草回来之后,师妹的病才见好转的。”

“什么药?”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但是记得长什么样子。”

“那快去告诉大夫和风姐姐呀。”

“不行!你知道后山只能庄主和我们四个弟子才能去吗?而且采药的事,我也是无意之中看到的,庄主好像并不想让别人知道。”

“可是现在师妹的情况很危险。”

“那就我们去采吧,到时候瞒着风姐姐让师妹服下。”

“嗯,好。”

两人顺着后山山路一直往上找到山顶,山路的一边就是看不见底的悬崖,所以两人贴着里面小心地前进着,但是始终没有见到花少凌看到的那种药草,直到来到山顶处一块长满各种花草的平地。

“你是不是看错了。”

“也许吧,但是从后山出来手上真的拿着那个,第二天早上小师妹就能下床了。”

“那就再找找吧,你可要看仔细了。”

两人继续找着,直到司马月被一个大坑绊倒。

“你没事……”花少凌看着掉进一小块垇地里的司马月问道,但是下一秒就高兴的叫了起来,“太好了!”

“你!”

“不是,你看自己的身后。”

司马月转过头看着自己的身后,三株大概八寸长的植物出现在她的眼前,尽管寒冬暗淡的天气里,三株植物却异常的有朝气,绿色的叶子好像发光一样亮,一株上有很多分枝,每一根分枝的顶端都有一颗红色的小果子。

“就是这个!”

“只有三株了……”说着站了起来,非常轻松地将其中一株拔了起来,揣进了怀里。

就在两人准备下山时,司马月停下了脚步,睁大眼睛看着平地另一边,一动不动。

“你怎么了?”司马月没有回答花少凌的话,于是他也看向了同一个方向,“喔!!!是刚刚才盛开的吗?刚才都没有发觉,那是什么花,好漂亮。”

“梅花……”司马月低声像是在自言自语。

“怎么会是梅花,花瓣有很多种颜色耶。”

“七彩雪梅。”司马月说着往那个方向走去。

“喂!!你怎么了?”

司马月来到了梅树树下,再往前一步就是悬崖,但是她的注意力全部在梅树上那一朵唯一盛开的花朵上。

“危险!”花少凌想去将她拉回来。

司马月踮着脚尖试图触摸花朵,可是高度远远不够,她更加用力重新试了一次,此时刮起了一阵风,司马月有些重心不稳。见这情形,花少凌加快了脚步,但是却被花丛绊倒,整个身子朝前扑去,正好推了司马月一下,等花少凌回过神时,眼前已经没有了司马月的身影,只有刚刚掉下去的瞬间,司马月看着他的眼神还回荡在脑海里。

“司马月!”

“月儿……月儿……”

“母后,为什么不要月儿了?”

“月儿,答应母后要好好活下去,总有一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