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意图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92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千昊辰混蛋,终日被你虐待的那个小子已经被我抓走了,要是你还有一点儿良知想要救回他的话,申时准时到西边的花田树林,不然他的下场就会和你一样。”

千昊辰回到木屋的时候已经接近申时了,羽幻红被好好地放置在院子里,在屋子里的桌上发现了这一张字条,最后的署名是‘可恶的大灰狼。’看到字条的瞬间,他的表情有些沉重,不过下一秒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倒了一杯凉茶不慌不忙地坐了下来。

“千昊辰那家伙不会真的不管我吧?”司马月焦急地望着远处,夜幕已经降临,申时已经过了很久了,月亮早已高高地挂在夜空中,四周非常安静,偶尔会传来小动物穿梭于灌木丛中发出的声音,想起白天看到的那个山洞,司马月不禁有些害怕,不停徘徊于自己挖的那个坑前。

“你要是真的不来,我就将那十珠羽幻红全部毁掉!然后再偷偷离开。”其实都怪自己太笨了,掉下悬崖的地方这么巧会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而且又这么巧自己竟然能将他砸死,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小之又小。想起这几天自己怀着愧疚之心辛苦的日子,司马月使劲一脚踢向了旁边的树木。

“糟了!”自己的内力经常受到情绪的影响控制不好的原因,司马月一般都不会轻易使用武功,刚刚因为太过于不甘心,忘记自己现在严重的内伤,不自觉使用了内力,结果树木慢慢倒下的时候,她也吐血跪倒在地,“咳咳,我到底在干什么?”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是千昊辰吗?”司马月顾不了这么多,拿出兜里的东西抹在了脸上和衣服上。

看到倒下的树木,千昊辰加快了步伐:“怎么回事?”看到那张字条的瞬间,他就知道是司马月的恶作剧,本想等着他失望地回去,但是没想到过了申时很久,也不见他归去。

等千昊辰赶到时,司马月满身是血的躺在一堆枯木的旁边,偌大的树干横倒在他的面前,千昊辰并没有马上上前,而是谨慎地看着司马月。

“咳咳,”千昊辰并没有像她想象中一样冲上来,‘这个人未免太冷血了吧’?

‘的确有血的味道,难道不是他在恶作剧’?千昊辰仔细观察着周围,‘但是血的浓度不相称呀’?

“千昊辰……”司马月先开口说道,“好可怕……”

“你怎么了?”

“被可恶的大灰狼袭击了,咳咳……”

“大灰狼?”

“应该就是让你受伤的那个家伙。”

“喔?他长什么样?”

“……能长什么样,就是大灰狼呀。”

“大灰狼还会留字条?”

“这……咳咳,也许是不寻常的大灰狼。”‘我怎么这么笨’!

“你的伤还好吧?”千昊辰始终没有上前查看司马月的伤势。

“是我自己太没用了,说好要帮你报仇的,但是内伤太严重……咳咳……”

“……”千昊辰没有回答司马月的话,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司马月身边的那一堆枯木。

“千昊辰,我应该就快死了,咳咳……”

“喔。”

‘这人怎么会这么冷淡’?“难道看到我这个样子,你作为一个大夫不应该马上救治吗?”

“你不是你已经快死了吗?”

“我……咳咳……”司马月强忍着怒气,心里已经将千昊辰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我很小的时候就与父母走散,被迫远离他乡,这么多年来一直查找着父母的下落,不久前终于查清楚了,可是却……咳咳,想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咳咳……你能不能将我的骨灰带到雪蕤,找到一户姓欧阳的人家,将骨灰交给他们。”

此时千昊辰已经走到了司马月的身边。

“你只要将这块玉佩交给他们,他们就知道我的身份了。”说着慢慢拿出了腰间的玉佩。

“是吗?”千昊辰准备接过玉佩,可是司马月却紧抓着玉佩不放,“你的意思是?”

“咳咳……”‘等他掉进坑你再让他还回来就好了’。

“还真是一块好玉。”千昊辰的右脚已经踩在了枯木上,只要再移动一下,绝对会掉进去。

“你能扶我离开这里吗?好冷。”

“可以,不过在这之前……”说着移开了右脚,一把掀开旁边的枯木。

“喂!”司马月情急之下坐了起来。

“你的伤好了?”

“哎哟……咳咳。”说着又装出一副微弱的样子,“好危险,这是谁做的?”

“可能是山中太过于无聊的野猫做的吧。”说着看了看司马月的长指甲,坑里的带刺荆棘让他稍皱了下眉头:‘这家伙是有多狠毒,就这么恨我’?

“你……”

“你不要在装了,想整我还要再训练一百年。”

“我……”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要是不想变成我这样,还是快点跟我回木屋,说不定那只大灰狼现在就在这附近,如果你坚持要装下去,那么我就先走了。”

千昊辰的话让司马月想起了沾满血迹的山洞,“哼!”司马月慢慢站了起来,“把玉佩还给我。”

“是你自己交给我的。”

“所以你想占为己有?”

“呵呵。”

“你拿着那个对你没有好处。”

“是吗?”

“恩,所以快点还给我,咳咳。”

“那么明天我就拿到当铺去当了。”

“你这个无耻的人!”说着急忙想上前抢回自己的玉佩,可是没想到脚一滑掉进了自己挖的大坑里。‘糟了!带刺荆棘’。

“啊!”就在司马月闭上眼睛迎接自己准备的尖刺时,却跌进了一个宽大的怀里。

千昊辰将司马月护在怀里,尖刺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后背。

发现自己躺在千昊辰怀里的司马月急忙爬了起来,“你……”

千昊辰紧皱这眉头慢慢坐了起来。

“你没事吧?”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确实是,这下气总算消了。”边说边看了一眼千昊辰衣袖上隐约的血迹。

“你!”

“你跟着跳下来干什么?这下我们该怎么上去,真是的。”说着撕下了自己的衣角,掀开千昊辰的衣袖,伤口果然裂开了。

“你的力气倒是不小。”

“我都说了我会武功,只是因为失误受了内伤而已。”她仔细地为千昊辰包扎着手臂。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疤,裂开的伤口渗出淡淡的血迹,一块块地疤痕遍布整条手臂,看着呈现在自己眼前不成样的手臂,司马月的心凉了一大截。

“是不是很恶心。”千昊辰的这句话没有带任何的感情,像是在自言自语。

“对不起。”

“呵呵,我还以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三个字的存在。”

“那是你吧,掉下悬崖砸死别人这种事,亏你想得出来。”

对于自己现在为什么会在坑里,千昊辰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在那一瞬间想起了坑底的荆棘,身体不受控制地跟着跳了进来。

“把衣服脱了。”

“为什么?”

“我检查一下你背上的伤。”

“你身上应该带着止痛药粉吧?快点。”

看着千昊辰背上斑斑点点的伤口,司马月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了头。

“严重吗?”

“……呵呵,也没有多严重嘛,呵呵。”

为千昊辰处理完背上的伤口后,司马月轻轻挽着他的右手手臂,“这下我们该怎么上去?”

“你害怕了?”

“我才没有害怕呢。”

“那你挽着我的手臂干什么?”

“亏你还是一个大夫,这是在保护你受伤的手臂呀,让它保持温暖。”

“你不害怕?”

“害怕什么?”

“没什么。”每次受伤之后结疤的那段时间,就连千昊辰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的手臂恶心。

“这一切都要怪你。”

“怪我?要不是你挖这么大一个坑……”

“你不要跳进来不就好了!而且你要是不要一心想着折磨我,早点讲我的内伤治好,现在我就可以带着你飞出去,你到底是不是那个天下闻名的神医呀,要是想让我帮你栽培羽幻红,好好求我就行了,何必编出这么个谎言,你要是不骗我,我也不会……”

千昊辰没有打断司马月的话,任由她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月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谢谢你,千昊辰。”

等千昊辰听了这句话看向司马月的时候,她已经倒在他肩上睡着了,“呵呵,”千昊辰笑着为她擦去了脸上的花汁,“我可没有骗你。”

就在这时,司马月的手背上的皮肤凸出了一小块,就像皮肤下有什么东西存在一样,慢慢的那一小块开始移动起来,钻进了衣袖中,“这是!”千昊辰睁大了眼睛看着已经熟睡的司马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