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真相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31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求求……哈哈……你了……帮我……哈哈……配制解药,哈哈……”司马月捂着肚子坐在千昊辰的床前一边笑个不停,一边祈求着千昊辰为她配制解药。

躺在床上的千昊辰看着此时的司马月,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都是这小子自找的,竟然妄想在他碗中下药,他翻了个身没有理会司马月。“自己去配制,材料的话药房中应该还有。”

“你……哈哈……”看着千昊辰毫不在乎的样子,司马月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老天爷,这不是我的错呀,本来就是那家伙骗我在先的,为什么受伤的会是我,呜呜……好痛’!全身的伤还没有痊愈,再这样下去非痛死她不可。‘既然你不管我,那么我就让你今晚无法入睡’。

想到这里司马月笑着爬上了床,睡在千昊辰的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地继续笑着。

“你!”千昊辰的严重充斥着明显的不满。

‘怎么样’?司马月心中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千昊辰沉默了几秒,一把抱起了司马月朝门外走去。

“你……哈哈……干什么……”

千昊辰抱着司马月来到了柴房,将瘦弱的她放在了木床上,一声不吭的离开了,等司马月追上去的时候,他已经将自己的房门锁死。

“你这个……哈哈……坏人……”司马月不停敲打着门框,一心想着自己不能睡好,也一定不能让千昊辰好过,可是任凭她敲得有多大声,笑声有多肆意,房中的人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巨大的敲门声伴随着女孩子的笑声在深夜里传向四面八方,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精疲力尽,放弃了挣扎,两眼无神的笑着朝药房走去,不一会儿笑声与器材掉落的砰砰声在药房中一直持续到天明。

齐西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谷衣,发自真心佩服这个女孩儿的脚力,昨天本想趁机甩掉她,没想到这样都会被他给追到。

“齐西哥哥,你看那个号漂亮呀。”说着拉着齐西走向了前方买糖的小摊。

‘还真是个小孩子’。齐西一副不耐烦地样子。

“齐西哥哥喜欢什么,那只小熊模样的怎么样?”

“我什么时候准许你这么叫我了?”

“哼。”谷衣嘟着嘴巴不以为然,“齐西哥哥,就选那只熊好了,老板,这个给我两个。”

“好的。”

“我可不要,要吃你自己吃……”齐西的话还没有说完,谷衣就将糖塞进了他的嘴里。“你!”齐西急忙推开了谷衣,可能因为事发突然,没有控制好力度,谷衣被推倒在地。

“呜呜……”谷衣一手拿着一只糖哭了起来。

“真是麻烦,你继续在这里哭,我要走了。”

就在这时谷衣从地上站了起来,露出了笑脸。

‘这丫头就该这么’……

“二师兄!”

齐西看向了自己左侧,此时一个身着灰衫的男子正朝他们走来,‘这个人的气息好熟悉’。

“二师兄。”谷衣一把抱住了男子,“师妹找你找得好辛苦呀,呜呜。”

“呵呵,”男子有些不知所措,“谷衣,你怎么会在这里。”

“师兄,”谷衣满脸泪水看着男子,“那个家伙欺负我。”

男子在看到齐西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谷衣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好了,师兄知道了,快放开我,你的糖沾到了我的衣服了。”说着走向了齐西。

“在下是谷衣的二师兄秦墨,想必师妹一定给兄台添了很多麻烦,在下在这里为师妹的无理道歉了。”

“在下齐西,这个小姑娘的确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但是秦兄应该也受害不小吧。”齐西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长相与他自己不分上下的男子。

“咳咳,”秦墨的表情有些尴尬,“这丫头从小就是这样,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坏意,还请齐兄不要放在心上。”

“喂,你们不要再说我的坏话了好不好。”谷衣有些生气地打断了两人的话。“二师兄,三师姐她离开无幽谷了,太狡猾了,竟然不带着她最喜欢的谷衣一起玩儿,谷衣最讨厌三师姐了。”

“所以你就跟了出来?这下师傅该着急了,马上回去。”

“我不!”

“你从来就没有下过山,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不知道有多危险。”

“我不!”

“这是师兄的命令,我会派人送你回去的!”

“我不要!”

“你再这样……”

“师兄再这样逼师妹的话,我就去像玉儿师姐告状。”

“呵呵,早点让你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也是好的,那你就跟着师兄走吧。”

“可是……”谷衣看了一眼齐西。

原来如此,这丫头看来现在离不开这个叫齐西的,本来让她回去也是为了摆脱她,既然这样就将她交给齐尚居的少主齐西,自己好脱身,“哎,我知道了,师兄这就要准备回去了,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月儿,就跟在齐兄的身边找找她。”

“秦兄,这……”

“齐兄,将她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

“秦兄,你怎么能这样……”

“少爷,我们该出发了。”一个长相俊秀的女孩子驾着一辆马车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那在下就告辞了。”

“师兄,这位是?”谷衣明显有些生气。

“只是丫鬟而已,你可千万别在夙玉儿的面前颠倒是非。”

随着马车的远去,刚刚被秦墨和齐西的美貌多吸引的三三两两的人群慢慢散去了。

“齐西哥哥,今后就多多指教了,呵呵。”

‘那人莫非是紫星秦庄的少爷秦墨?他到西晟来是为了什么’?天下有两大商行,一个是齐尚居,另一个便是紫星的秦庄,虽然目前齐尚居领先秦庄,但是从前两年开始,秦庄却慢慢赶了上来,双方的实力差距开始缩小。

‘昨天遇到的那男子又是什么人’?想到这里,齐西看了看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青铜卷轴,那是自己第一次逃走被青儿抓回去时,青儿交给他的,难道与这次的事件有关。

司马月呈大字状躺在地上,脸上因为大笑了一晚而留下的泪痕清晰可见,嘴唇有些干裂,药房的地面上摆满了各种药具,药材也洒落在房中各处,千昊辰捡起一块被摔碎的药碗碎片,看向了司马月月。

“你睡够了没?该起床了。”

“恩……”司马月不耐烦地微睁了一下眼睛,马上又闭上了。“你干什么,我现在只剩这一条脆弱的命了,你想拿去就随便,反正我是不会睁开眼睛的。”

“这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谁让你想害我的。”

“滚,我不想和你说话。”

“是吗?也对,在赢了自己的对手面前,你当然无地自容了。”

“你赢了我?”司马月瞬间坐了起来,“要不是我太善良相信你,也不会到厨房去拿馒头。”

“在我发现你下药的那一瞬间你就已经输了,与你拿不拿馒头无关。”

“你!”

“把我的药房弄这么乱,赶紧收拾整齐,还有把你放在我房间的花全部扔了,你这个样子也不敢把羽幻红交给你了,今天就让我来照料。”说着离开了药房。

“千昊辰!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恶作剧,一定要让你向我求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