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改变

作者:紫雨馨月 字数:29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昨晚千昊辰让司马月睡自己的床,而他睡的柴房,只是最后对司马月说了一句,明天早上浇水的任务就交给他了。一大早醒来就不见了他的踪影,山边的朝阳也慢慢探出了头,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香味,羽幻红果然被好好地放置在了院子里,司马月伸了个懒腰,朝厨房走去。

“这家伙不会又消失了吧。”司马月一边吃着刚刚在厨房找到的馒头,一边在房屋的周围寻找着千昊辰的踪影,昨晚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疲劳了,竟然在那一瞬间完全忘记了千昊辰身上的伤,不知道他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而且自己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前几天徘徊在附近的人影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为了羽幻红,千昊辰的伤与那个人影有关吗?

怀着各种疑问,千昊辰的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司马月的面前,此时的千昊辰正蹲在湖边清洗着左臂上的伤口,从侧面仍然可以看出他皱着眉头痛苦的表情。‘有这么严重吗?昨晚他因该自己处理了伤口,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要重新换药’?

“我来帮你吧。”司马月将剩下的小半个儿馒头咬在嘴里,蹲下接过千昊辰左手的棉布。

“你还真是悠闲,昨晚发现我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好意思赖在我怀里睡着。”

“有吗?”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那是我记错了?”看着不停咀嚼着馒头的司马月,千昊辰摇了摇头,“看着这样的伤口,你还真吃得下东西。”

“别忘了我也是个大夫。”

“……”

“很痛吗?”

“也许……”

“这是什么回答呀。”司马月叹了口气,稍微减少了些力度。“作为一个大夫,首先要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还真是没用。”

“有些伤害是伴随着出生开始的,注定无法避免。”

类似的话从小到大司马月听过很多人说过,已经习以为常了,她没有过多地去追问,只是认真的为千昊辰包扎这伤口,整条手臂就像被千支针不停刺过无数遍一样,可以说是血肉模糊,就算是千昊辰,此时也因药物的作用,手臂微微颤动着。

司马月抬起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痛苦的千昊辰,“太可恶了!到底是谁这么残忍!”说着已经完成了包扎,有些气愤地站了起来抱着双手:“你不要觉得委屈,别看我这样,其实我是会武功的,等我内力恢复了,我一定帮你报仇!”

千昊辰微微睁大双眼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司马月。

“要不我交你武功吧。”

“什么?”

“虽然现在才开始学有些晚了,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吧。”

“呵呵。”千昊辰站了起来往屋子走去。

“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对了,你在我房中放置了这么多花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好看呀。”

“好看?”

“伤你的到底是什么人呀?”

“一只非常丑陋的大灰狼。”

“这几天我感觉周围一直有可疑的人影出没,不会就是那只大灰狼吧。”

“放心,那只怪物暂时不会出现了。”

“喔。”司马月看着千昊辰的背影,莫名的觉得有些凄凉,心里的愧疚之情越发明显,要是自己没有从悬崖上掉下来,他的妻子也不会死,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变成孤单的一个人。想到这里,看向了被自己砸死的那个人的坟墓方向望去。

“又走回原地了。”风凌天看着面前的石碑,从早上开始两人就一直在这座山里寻找着千昊辰,但是不管怎么走,都抵达不了山腰。

“看来这座山被人设置了迷雾阵,今天就先找到这里,晚上呆在这里面非常危险。”林樱瑾看了看已经快要落山的太阳。

“是,明天就由属下一个人来找,教主就留在客栈好好休息。”

“我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更何况我们两人对迷雾阵都不是很了解,要想在短时间内破解,必须要借助内力,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是。”

司马月一只手蹭着脸颊,一只手敲打着桌面,气愤地等待着千昊辰的饭菜上桌。

“可以吃了,今天熬了鸡汤,趁热喝了。”千昊辰坐了下来。

“哇,好棒,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的妻子叫什么名字呢?”

“……”千昊辰沉默了一下,“咳咳,苏……依。”

“是吗?难道不是叫小花吗?”紧盯着千昊辰。

“咳咳,对了,你今天下午去了哪里?”

“散心。”

“这周围很容易迷路,你最好不要走太远。”

“是!吗!”

“你好像很生气地样子,再不快点吃饭菜都凉了。”

生气?司马月当然生气了,今天下午本来是出于对他妻子的愧疚,想亲自到她坟前道歉,病告诉她羽幻红栽培成功的几率很大,却发现墓碑上并没有刻有任何的这样,觉得奇怪的她仔细查看了一下坟墓的周围,结果在坟墓的石块上清楚的刻着‘爱狗小花之墓’!

司马月悄悄的拿出了她藏在身上的东西,看向了门外:“什么人!”

“怎么了?”

“刚刚看到一个人影。”

千昊辰快速出门查看情况,司马月趁机将手上的药粉撒进了千昊辰的鸡汤中。

“没有发现什么。”

“可能是我看错了,快吃饭吧。”

“对了,厨房里的馒头忘记拿了,你去拿一下。”

“好的,你快点趁热吃呀,手臂的伤这么严重,多喝一点汤好好补补。”

等司马月拿回馒头时,千昊辰正准备喝汤,“你也趁热喝了。”

“恩。”说着端起了汤,边喝边看着千昊辰,‘对,多喝一点,待会儿折磨死你’!白色的粉末是司马月在回来的路上发现的‘笑不停’,这是一种一年四季都呈干枯状的白色药材,人吃下之后会笑个不停,直到药效慢慢消失,才能停下来。

“味道还不错吧?”千昊辰微笑着看着司马月。

“嗯嗯,很好喝。”其实自己刚刚的注意力全部在千昊辰的身上,鸡汤是什么味道她根本就没有在意,‘还在笑?待会儿让你笑到苦’。

“这是我拿手的菜,你也尝尝。”

“好好。”‘怎么还不发作呢’?

“羽幻红好像状况不错。”

“哈哈……”

“你怎么了?”

“没……哈哈哈。”

“你难道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吗?”

“哈哈……怎么回事?”司马月看向了自己刚刚和鸡汤的碗。

“我吃饱了。”说着放下碗筷离开了饭桌。

“你……哈哈哈。”

关闭